赫莱尔|-|赫尔加

赫莱尔Helel,赫尔加Helga
主题是Fate
包括FsnFzFaFeFpFsfFgo……
cp不忌,完全不忌

三次元怀疑人生,闭关反思去了。

迦勒底手记、弃子(伯爵相关)

时间点:赝作活动

发生事件:魔改的美术馆(参照活动难度)

相关人物:伯爵(羁绊一),赫尔加(私设咕哒子),赫莱尔(御主哥哥、愉悦犯)


不是小甜饼,也没有刀子

私设的意思是赫尔加不是混沌恶

-

第零层.

“喔,这幅画虽然看不懂,但是扑面而来死亡的愉悦呢!嗯……既然是赝作,我就打开闪光灯拍照了?”赫莱尔开启着魔眼,饶有兴趣地在一排画风扭曲诡异的陈列前拉着玛修参观,大声发表着感想。

“前辈……请注意场合和气氛……”玛修小声提醒他,看起来并没有心思看展览。

“我和赫尔加分工明确,她负责清理赝作美术馆,我负责带你参观。”赫莱尔闭起一只眼,轻松地对玛修说道,“工作和学妹都很重要。”...

枪巴、一日契约(附番外)

曲折的产文过程:

原本打算作为100fo感谢的应梗写,但是写出来发现和重锦锦点的梗完全对不上,就去写了一篇别的。然后找空补完了,作为一个独立篇,顺便表示对之前文忘记放出来的抱歉。

-

原梗是:枪巴、想象中大英雄的破灭

 @重锦锦 

-

fa圣杯大战背景,亚种圣杯遍地,巴泽特没有参加过五战。

说是枪巴不太准确。

-

巴泽特走入王之间时,只有他还活着。

今夜的月亮很圆,是象征疯狂的满月。在月之女神那只眼的注视下,自相残杀发生于这座破旧的古堡。即将丧失神秘的魔术师,背负悲愿的诅咒造物,和那一点究极魔术的结晶碎片,造就了此地的血流成河,宛若死境。

巴泽特从外围...

100fo感谢|枪巴、修女的倾听室

 @重锦锦 点的梗,关键词是“想象中大英雄的破灭”

说不清道不明的论坛体,可以理解为幻想嘉年华或者fha背景的变体

第一次写论坛体,格式搞到手忙脚乱orz但是感觉没有写出想要的东西来,变成了奇怪的发展……

(17.7.13我我我错了!我今天突然发现这篇之前被查了水表,所以被屏蔽了!我还以为已经放出去了……)

-

这个bbs是慎二搞的(fe里他对电子类超级拿手)

-

BBS今天的冬木市也是一如既往的核平>交流区>

[树洞]修女的倾听室


我将竭尽所能,为前来的各位排忧解难,只要你们愿意将心中的痛苦和迷茫在这里说出。

[开放的紫阳花.jpg]...

这不叫单挑,这叫调戏…
对面一回合三动伯爵np就满了…伤害还是蓝字毫无威胁…
带的圣诞贞德,本来想试试暴击平a流,结果白字砍死了…
第六章的拉应该就没这么容易了

迦勒底手记、未远未息(fz活动相关)

fz活动结束一周了,写一下自己迦勒底的手记

相关从者:伯爵,卫宫,两仪式,c妈小次郎,幼年凛客串。

-

私设咕哒子,名字赫尔加,擅长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哥哥赫莱尔,愉悦犯,私设平行世界千里眼日服进度,一句话他有挂。

具体渊源参见tag赫莱尔与赫尔加

-

出发前的闲聊

这次的特异点探查,迦勒底派出第一队伍如下:

御主赫尔加,备用御主赫莱尔;亚从者玛修,拟似从者埃尔梅罗二世(诸葛孔明),从者岩窟王。

赫尔加抢过医生的平板在岩窟王后面补上了爱德蒙唐泰斯几个字,换来伯爵一声不爽的啧。

“优雅,要优雅,你可是有伯爵封号的男人。”一旁的赫莱尔带着笑拍拍他安抚道,然后眼疾手快地躲过他肩上...

迦勒底手记、身后之人(伯爵相关)

私设咕哒子,名字赫尔加,擅长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哥哥赫莱尔,私设平行世界千里眼日服进度,一句话他有挂。

具体渊源参见tag赫莱尔与赫尔加

-

身后之人(灵异版)

今天来讲个发生在迦勒底的故事吧。

是很有名的背后灵的故事。

特产偶像、有钱人和女装大佬的迦勒底里,住着一个普普通通的少女。

少女善良而活泼,大家都很喜欢她,和她相处的也很好。

但是从有一天开始,有人发现她的身后有什么存在。

据喜欢做饭的红色的人说,那是一个看不见脸的黑影。

而擅长打扫的黑色的人说,那个黑影有着凶恶的红眼睛。

少女并无所觉,依旧和大家说笑。

没有人愿意告诉她真相,尽管……

只要靠近就能感觉到满溢...

迦勒底手记、真名为何(伯爵相关)

私设咕哒子,名字赫尔加,擅长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哥哥赫莱尔,私设平行世界千里眼日服进度,一句话他有挂。

但是这篇和私设基本无关。

-

空境活动后

两仪亲灵基突破完毕时,顺手邀请御主去自己房间玩,但是御主当时只顾着趴在屏幕上一脸认真地研究她的面板,别的都来不及说。

“怎么了,我的面板有什么问题吗?”不像是剑阶的她有一个单独显现的奇怪技能,Assassin的两仪式面板很正常。

“没有启示类的技能啊……那个,直死之魔眼可以看透从者的伪装吗?”赫尔加不懂就问了。

“不能,比如莫德雷德不摘下头盔,我是不可能看见她的面板的。”两仪式回答道。

“嗯……”赫尔沉吟了一下,问道:“我一直很想问了...

汪咕哒向、“让角色做一些蠢到不行的事来逗笑亲友吧”

群里写手组Day4的题目

补充了我最想写的段子“我家御主居然拿我当闺蜜(by旧狗)”

-

召唤室,伴随着圣晶石丢入阵中的叮叮当当声,又一轮光芒升起,在咕哒子的咒语中飞出魔力的碎片。

“时钟塔,阿兰若,又是你……啊这波不亏有虚数魔术。”三只库丘林挤在监控室里看着召唤阵的情形,都有点替自家御主心疼。

咕哒子毫无预兆地昏迷,被囚入监狱塔,然后终于脱险。结果她念叨着什么“罪之映像”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在罗曼给她检查完后就去了召唤室。

“Master刚醒过来,就连续召唤,吃得消吗。”年轻的库丘林抱着枪,提出自己的担忧。

“按照弗格斯的说法只是灵魂被囚禁,所以身体并不会有太大负荷。比起这个,...

汪咕哒向、刺穿死棘之解

群里某个问题我的回答

现代黑道AU

我的男朋友要来杀我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

库丘林接到他的任务时,一贯稳定的手轻微地晃了一下。

“怎么样,能完成吗。”言峰愉悦地笑着问他。

“已经许诺了就算是影之国也杀给你看,那么现在回头岂不是违反了Gies。”冷静地这么说着,光之子拿上他的枪离开了据点。

赤红的,雕刻有荆棘的,拥有魔枪之名的手枪,其出膛必将击中敌人心脏。

某个敌对势力的接班人而已,并非第一次执行类似的任务。

只是那张脸该死地太眼熟了些。

上一周才一起逛过街,钓过鱼,还许诺过无论她要什么生日礼物都会想办法搞到不是吗。

真是的,虽然早知道她是敌人了,没想到就在她生日的前一天成...

100fo感谢|德文教师、弓凛师生现代paro

画风完全脱离师生王道的现代弓凛

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离家出走的黑道打工大小姐碰上了一个三观正直的“普通”客户

-

凛抱着双臂,快步从学校后面的小巷穿过。

现在是凌晨两点,她刚刚从打工的酒吧下班,急切地想回到宿舍睡一觉。

小巷里没有人,只有惨白的路灯光把她的影子拉成诡异的长度,在脏兮兮的墙壁上滑动。

她突然停下脚步,凝神细听,不远处好像有女孩哭泣求饶的声音。

凛将手表摘下来放回口袋,活动了一下手腕,贴近墙壁,悄悄地向那边靠近。

拐角的墙角里,三个不良少年打扮的男人围住了一个年轻的白领女子,旁边扔着一只黑皮挎包。那个年轻女子蜷缩在地,依稀听见她说:“求求你们,放我走吧……...

100fo感谢|弓伊、执子之手

这就是说点3个梗但是最后接了5个梗的后果orz因为想三个梗一起写完所以这篇隔了一个月才放出来

四个月过去了……我大概是都写完了orz隔天放出

-

类hf线的第十日

伪伊莉雅线,第一日夜里Archer没有被Saber砍伤,与Berserker发生了战斗

士郎对女孩子们的好感度都没有满,把凛当作伙伴,樱和伊莉雅当作妹妹,Saber掉进了黑泥里。除了弓伊其他都可以当作友情向真的。

士郎主视角

和谐模式,补魔为吸血或移植回路

-

/第十日.清晨/

卫宫士郎从自己的卧室醒来,普通的起身动作让他眼前一黑。

恶心。

仿佛身体被完全掏空了再塞进去别的黑色的东西,毫不空虚,只要这样凝固下...

带着迦勒底男友回家过年#3二世篇

演绎群里小朋友都在赶作业,而我在看鬼畜,于是有了这一篇……

开学焦虑综合症,一边要死要活赶100fo的梗,一边打算杀死一个女主排解压力= =

-

非私设的咕哒子,也就是藤丸家妹妹。

人理已经修复的新年。

没啥糖,主要是玩梗

-

蓝卡队闺蜜的怨念.

人理修复了,新年也过完了,迦勒底新来的梅林欧尼酱终于咽下最后一口QP成长为完备的姿态,于是Caster诸葛孔明(埃尔梅罗二世)先生毅然决然地把自己的全年无休过劳死奖章丢给了他,披上红色外套戴上围巾就牵着Master的手离开了迦勒底。

好好的一个回家见父母整的跟逃难一样。

三条尾巴的玉藻小姐窝在活动室的壁炉前织围巾,坚决地...

Fate Grand Order 12月的First-Order视频截图 第二篇

法弓战-下 ,法狗告别,和一张纯洁无暇的萝莉玛修

渣画质,没去水印,拖延症现在才发

吐槽照例都在文字说明里了


我一直觉得黑弓表情好乖好萌啊……不知道是不是眼睛画法的问题


最后让纯洁的小玛修净化一下我们的思想!( •̀ ω •́ )y

Fate Grand Order 12月的First-Order视频截图 第一篇

法弓战-上 和一张乱入的红a对黑呆

渣画质,没去水印,拖延症现在才发

全程我都在哈哈哈,截图主要是留证说明法弓情比金坚不可拆233(假装正经

吐槽都在文字描述里


其实最后那张有个小问题,如果说是红茶,红茶从来没这么穿过圣骸布,如果说是黑弓,他的脸上没有血色的裂痕。只能当作动画原创了。

带着迦勒底男友回家过年#2红茶篇

于是放飞自我第二弹

放飞自我=少女心中二病buff什么的统统挂上想写啥就写啥比摸鱼还不正常( •̀ ω •́ )y

-

非私设的咕哒子,也就是藤丸家兄妹。

人理已经修复的新年。

没有糖,主要是玩梗

-


一个私设引发的惨案.

阿尔托莉雅初到迦勒底时,看到召唤自己的黑发少年楞了一下,看到少年身后召唤阵旁的橘发少女又愣了一下。

“试问,你是我的Master吗。”阿尔托莉雅按照习惯问道。

得到了肯定的回答,少年还主动交换了名字。

藤丸立香。

姓藤丸啊……阿尔托莉雅觉得刚刚的眼熟大概只是巧合,她们和自己记忆里的少年少女并没有关系。

很...

© 赫莱尔|-|赫尔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