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莱尔|-|赫尔加

赫莱尔Helel,赫尔加Helga
主题是Fate
包括FsnFzFaFeFpFsfFgo……
cp不忌,完全不忌

三次元怀疑人生,闭关反思去了。

250fo感谢|有关画风的段子与点梗活动

200fo时太忙没有发点梗,于是打算250时发,结果这篇文章写的比黑伯爵那篇还久。因为每次写好本篇一个段子,fo数就掉了下去,于是我去更了篇文,fo数回来了,我继续磨本篇,过了半个月fo数又掉下去了……无限循环

单纯是不想写“占tag歉”几个字,所以打算是写几个段子,在文末附上点梗活动

目录:

1.如此双王(上)(恶搞向)

2.如此双王(下)(纪念向论坛体)

3.无聊的圣杯战争(全男性英灵)

4.但亲爱的那并不是设定♪(写给飞哥的歌)

-

1.如此双王(上)

“王(吉尔伽美什)是否有过中意的人呢?”七夕降至,游戏宅咕哒君如此问他妹。

“当然有啦,是赫赫有名的双王哦~”他妹那...

迦勒底手记、白教堂的黑伯爵

我觉得大家好像不喜欢看打架更喜欢看日常……但我还是觉得工作的伯爵比较帅(对手指

第四特异点清free的故事。英国史不了解,设定有误欢迎指出

-

白教堂区,泰晤士河畔。

太阳无力地垂入河面以下,给漂流着各种垃圾污物的泰晤士河染上红色, 让河水看起来就像是变质的血水。

这并非夸张,流淌在伦敦这座城市血管里的血液已经变质了,只是贵族们还在拼命用华美的装饰掩盖它的病入膏肓。

点灯人点亮了一盏新的煤气灯,从梯子上爬下来,下意识地扫了一眼路过的黑衣男性。

这个男人的出现很突兀,点灯人心想着,本能地感觉到不安。他假装上了年纪腿脚不灵便,一边颤巍巍地搬动梯子,一边不动声色地打量着这个男...

迦勒底手记、于休憩时(两个日常段子)

迦勒底黑恶势力的日常,伯爵的烹饪技能与黑狗加入黑恶势力过程

-

从京都回来的一周里,立香在拼命改掉开门之前先踹一脚的坏毛病。

“我,咕哒子,还书!啊……抱歉……(按联络器)么西么西,卫宫可以来一下吗,我不小心把安徒生的工房门踹坏了。”

天天带着黑恶势力去踹罗生门习惯了……立香一边给安徒生道歉一边心里想。

基督山·黑恶势力之一·伯爵正按照安徒生列出的单子把高层的书一本一本取下来,看见她来了,顺手帮她倒了一杯咖啡。

“卫宫来这里还有一会,要加糖还是牛奶。”

“都要,谢谢。”条件反射地回答完立香才意识到自己享受了一把“伯爵咖啡”(x

“哈,Master你这...

B萌纪念|来讲个王的故事吧!(上)

谨以此文纪念2017夏玛修与医生双王

事情已经过去一个月,现在才发,一个是个人太忙,另一个是比赛后那段时间后续大戏太多了,我决定先看看真相再说。

-

魔法☆梅王的故事直播间

梅林:大家好又见面了呦~(活力十足挥手)我是你们最喜欢的大哥哥——会讲故事的花之魔术师❀梅林欧尼酱,让我看到你们欢呼的弹幕好不好?

咕哒子:网骗君我看见弹幕刷的都是魔法☆梅莉哦( ̄、 ̄)。

梅林:正如你们所见我明明是邻家大哥哥的人设,魔法☆梅莉什么的,是我作为经纪人帮忙打理的网络偶像,这一点请务必牢记~那么,来自我介绍一下吧,两位特约嘉宾?

咕哒子:大家好我就是迦勒底最后一名御主,最古的混沌恶,万千废狗玩家...

迦勒底手记、阴阳师与滑头蒙(鬼岛相关)

御主咕哒子(中立善)

出场从者 鬼怪:岩窟王 滑头蒙,酒吞童子,茨木童子,清姬

一篇披着正剧皮尽情玩梗的文,文中伯爵入乡随俗是日式服装。

很久没写文了,复健中

-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间铺,铺里来了个阴阳师。

“欢迎光临,呐,有什么想要的就请尽管拿去吧。”从茶铺后面出来的是托着果盘与红漆酒器的美艳老板娘,笑盈盈地招呼着走进来的年轻阴阳师。

阴阳师上下左右打量了一番,镇定地问:“有水吗?”

老板娘在桌上放下酒盏,一边往里面倒茶,一边嘴角噙着笑打量阴阳师,问道:“阴阳师大人来这座岛,是为了除妖吗?”

“算是吧。收人钱财,替人消灾。”阴阳师拿起酒盏,嗅了嗅,开始...

迦勒底手记、弃子(伯爵相关)

时间点:赝作活动

发生事件:魔改的美术馆(参照活动难度)

相关人物:伯爵(羁绊一),赫尔加(私设咕哒子),赫莱尔(御主哥哥、愉悦犯)


不是小甜饼,也没有刀子

私设的意思是赫尔加不是混沌恶

-

第零层.

“喔,这幅画虽然看不懂,但是扑面而来死亡的愉悦呢!嗯……既然是赝作,我就打开闪光灯拍照了?”赫莱尔开启着魔眼,饶有兴趣地在一排画风扭曲诡异的陈列前拉着玛修参观,大声发表着感想。

“前辈……请注意场合和气氛……”玛修小声提醒他,看起来并没有心思看展览。

“我和赫尔加分工明确,她负责清理赝作美术馆,我负责带你参观。”赫莱尔闭起一只眼,轻松地对玛修说道,“工作和学妹都很重要。”...

枪巴、一日契约(附番外)

曲折的产文过程:

原本打算作为100fo感谢的应梗写,但是写出来发现和重锦锦点的梗完全对不上,就去写了一篇别的。然后找空补完了,作为一个独立篇,顺便表示对之前文忘记放出来的抱歉。

-

原梗是:枪巴、想象中大英雄的破灭

 @重锦锦 

-

fa圣杯大战背景,亚种圣杯遍地,巴泽特没有参加过五战。

说是枪巴不太准确。

-

巴泽特走入王之间时,只有他还活着。

今夜的月亮很圆,是象征疯狂的满月。在月之女神那只眼的注视下,自相残杀发生于这座破旧的古堡。即将丧失神秘的魔术师,背负悲愿的诅咒造物,和那一点究极魔术的结晶碎片,造就了此地的血流成河,宛若死境。

巴泽特从外围...

100fo感谢|枪巴、修女的倾听室

 @重锦锦 点的梗,关键词是“想象中大英雄的破灭”

说不清道不明的论坛体,可以理解为幻想嘉年华或者fha背景的变体

第一次写论坛体,格式搞到手忙脚乱orz但是感觉没有写出想要的东西来,变成了奇怪的发展……

(17.7.13我我我错了!我今天突然发现这篇之前被查了水表,所以被屏蔽了!我还以为已经放出去了……)

-

这个bbs是慎二搞的(fe里他对电子类超级拿手)

-

BBS今天的冬木市也是一如既往的核平>交流区>

[树洞]修女的倾听室


我将竭尽所能,为前来的各位排忧解难,只要你们愿意将心中的痛苦和迷茫在这里说出。

[开放的紫阳花.jpg]

这不叫单挑,这叫调戏…
对面一回合三动伯爵np就满了…伤害还是蓝字毫无威胁…
带的圣诞贞德,本来想试试暴击平a流,结果白字砍死了…
第六章的拉应该就没这么容易了

迦勒底手记、未远未息(fz活动相关)

fz活动结束一周了,写一下自己迦勒底的手记

相关从者:伯爵,卫宫,两仪式,c妈小次郎,幼年凛客串。

-

私设咕哒子,名字赫尔加,擅长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哥哥赫莱尔,愉悦犯,私设平行世界千里眼日服进度,一句话他有挂。

具体渊源参见tag赫莱尔与赫尔加

-

出发前的闲聊

这次的特异点探查,迦勒底派出第一队伍如下:

御主赫尔加,备用御主赫莱尔;亚从者玛修,拟似从者埃尔梅罗二世(诸葛孔明),从者岩窟王。

赫尔加抢过医生的平板在岩窟王后面补上了爱德蒙唐泰斯几个字,换来伯爵一声不爽的啧。

“优雅,要优雅,你可是有伯爵封号的男人。”一旁的赫莱尔带着笑拍拍他安抚道,然后眼疾手快地躲过他肩上...

迦勒底手记、身后之人(伯爵相关)

私设咕哒子,名字赫尔加,擅长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哥哥赫莱尔,私设平行世界千里眼日服进度,一句话他有挂。

具体渊源参见tag赫莱尔与赫尔加

-

身后之人(灵异版)

今天来讲个发生在迦勒底的故事吧。

是很有名的背后灵的故事。

特产偶像、有钱人和女装大佬的迦勒底里,住着一个普普通通的少女。

少女善良而活泼,大家都很喜欢她,和她相处的也很好。

但是从有一天开始,有人发现她的身后有什么存在。

据喜欢做饭的红色的人说,那是一个看不见脸的黑影。

而擅长打扫的黑色的人说,那个黑影有着凶恶的红眼睛。

少女并无所觉,依旧和大家说笑。

没有人愿意告诉她真相,尽管……

只要靠近就能感觉到满溢...

迦勒底手记、真名为何(伯爵相关)

私设咕哒子,名字赫尔加,擅长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哥哥赫莱尔,私设平行世界千里眼日服进度,一句话他有挂。

但是这篇和私设基本无关。

-

空境活动后

两仪亲灵基突破完毕时,顺手邀请御主去自己房间玩,但是御主当时只顾着趴在屏幕上一脸认真地研究她的面板,别的都来不及说。

“怎么了,我的面板有什么问题吗?”不像是剑阶的她有一个单独显现的奇怪技能,Assassin的两仪式面板很正常。

“没有启示类的技能啊……那个,直死之魔眼可以看透从者的伪装吗?”赫尔加不懂就问了。

“不能,比如莫德雷德不摘下头盔,我是不可能看见她的面板的。”两仪式回答道。

“嗯……”赫尔沉吟了一下,问道:“我一直很想问了...

汪咕哒向、“让角色做一些蠢到不行的事来逗笑亲友吧”

群里写手组Day4的题目

补充了我最想写的段子“我家御主居然拿我当闺蜜(by旧狗)”

-

召唤室,伴随着圣晶石丢入阵中的叮叮当当声,又一轮光芒升起,在咕哒子的咒语中飞出魔力的碎片。

“时钟塔,阿兰若,又是你……啊这波不亏有虚数魔术。”三只库丘林挤在监控室里看着召唤阵的情形,都有点替自家御主心疼。

咕哒子毫无预兆地昏迷,被囚入监狱塔,然后终于脱险。结果她念叨着什么“罪之映像”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在罗曼给她检查完后就去了召唤室。

“Master刚醒过来,就连续召唤,吃得消吗。”年轻的库丘林抱着枪,提出自己的担忧。

“按照弗格斯的说法只是灵魂被囚禁,所以身体并不会有太大负荷。比起这个,...

汪咕哒向、刺穿死棘之解

群里某个问题我的回答

现代黑道AU

我的男朋友要来杀我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

库丘林接到他的任务时,一贯稳定的手轻微地晃了一下。

“怎么样,能完成吗。”言峰愉悦地笑着问他。

“已经许诺了就算是影之国也杀给你看,那么现在回头岂不是违反了Gies。”冷静地这么说着,光之子拿上他的枪离开了据点。

赤红的,雕刻有荆棘的,拥有魔枪之名的手枪,其出膛必将击中敌人心脏。

某个敌对势力的接班人而已,并非第一次执行类似的任务。

只是那张脸该死地太眼熟了些。

上一周才一起逛过街,钓过鱼,还许诺过无论她要什么生日礼物都会想办法搞到不是吗。

真是的,虽然早知道她是敌人了,没想到就在她生日的前一天成...

100fo感谢|德文教师、弓凛师生现代paro

画风完全脱离师生王道的现代弓凛

我都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系列

离家出走的黑道打工大小姐碰上了一个三观正直的“普通”客户

-

凛抱着双臂,快步从学校后面的小巷穿过。

现在是凌晨两点,她刚刚从打工的酒吧下班,急切地想回到宿舍睡一觉。

小巷里没有人,只有惨白的路灯光把她的影子拉成诡异的长度,在脏兮兮的墙壁上滑动。

她突然停下脚步,凝神细听,不远处好像有女孩哭泣求饶的声音。

凛将手表摘下来放回口袋,活动了一下手腕,贴近墙壁,悄悄地向那边靠近。

拐角的墙角里,三个不良少年打扮的男人围住了一个年轻的白领女子,旁边扔着一只黑皮挎包。那个年轻女子蜷缩在地,依稀听见她说:“求求你们,放我走吧……...

© 赫莱尔|-|赫尔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