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莱尔|-|赫尔加

赫莱尔Helel,赫尔加Helga
主题是Fate
包括FsnFzFaFeFpFsfFgo……
cp不忌,完全不忌
但我是个要命的设定党

三次元陷入升学困境,请督促我学习

迦勒底手记、未远未息(fz活动相关)

fz活动结束一周了,写一下自己迦勒底的手记

相关从者:伯爵,卫宫,两仪式,c妈小次郎,幼年凛客串。

-

私设咕哒子,名字赫尔加,擅长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哥哥赫莱尔,愉悦犯,私设平行世界千里眼日服进度,一句话他有挂。

具体渊源参见tag赫莱尔与赫尔加

-

出发前的闲聊

这次的特异点探查,迦勒底派出第一队伍如下:

御主赫尔加,备用御主赫莱尔;亚从者玛修,拟似从者埃尔梅罗二世(诸葛孔明),从者岩窟王。

赫尔加抢过医生的平板在岩窟王后面补上了爱德蒙唐泰斯几个字,换来伯爵一声不爽的啧。

“优雅,要优雅,你可是有伯爵封号的男人。”一旁的赫莱尔带着笑拍拍他安抚道,然后眼疾手快地躲过他肩上突然闪过的黑焰。

伯爵对于那个名字的厌恶是迦勒底众所周知的,但是没办法,灵基一览里显示的真名就是“岩窟王爱德蒙唐泰斯”,而且赫尔加只是在他底线内徘徊,从未越界。

“你说,我妹天天干这么不讨喜的事,能嫁出去吗?”赫莱尔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地问伯爵。

“……”

“伯爵你沉默了,果然是嫁不出吧,那看来妹妹最终还是我的啊!”赫莱尔自顾自得出结论。

“咳咳!”旁边的二世不知道想起来谁,被自己的雪茄呛了一口。

伯爵看了这个愉悦犯一眼,终于开口了:“法利亚神父也曾教过我医术。”

“嗯哼?”

“虽然我是法国人,但我对于骨科的治疗还是略有心得的。”

“喂喂?”

“不必要的部分,切掉就好了。”

“串戏了喂你是岩窟王不是南丁小姐啊!”


仓库街

大桥上,埃尔梅罗二世老师用石兵八阵封住了哈桑(之一),被伯爵平a解决了。

“好水,比你在监狱塔跟我决斗时还水!”赫尔加忍不住发出感想。

“……”全场沉默。

二世看了一眼怀表,打破沉默:“好了,具体的路上再说,我们现在要马上去一个地方。”

一行人匆匆赶往仓库街。

大家眼睁睁地看着迪卢木多被封进了石兵八阵。

问,已知红刷对石兵八阵的伤害为x强度每秒,黄刷对石兵八阵的伤害为y强度每秒,石兵八阵的硬度为z强度,迪卢木多需要多久可以脱身?

“我赌他二十分钟能刨出来。”赫尔加说。

“你高估幸运e了,我赌三十分钟。”赫莱尔说。

两个人一起看向某越狱专家。

伯爵表示不想回答这个数学题。

他不挖墙好多年了。


后勤工作

仓库街,赫尔加玛修加上二世留下来对付Saber,俗称盾明劝退流,成功拖到骑士王第二次宵夜的时间点,对方不得以撤退。

考虑到伯爵的战斗力,他如果参战很可能逼得Saber释放宝具,于是被派去做别的工作。

“我有一件事拜托,迦勒底的英灵只有你能完成。”赫尔加郑重地说。

一旁的二世有点奇怪,虽然绝境的智慧让伯爵成为一个多面手的英灵,但还真想不出什么任务只有他能完成。

“今晚的住处就拜托你了,伯爵,请满足我住一次套房的愿望!”

哦,忘了这位复仇者有个技能叫黄金律A。

想想当年的自己为了省钱还是住在民宅,忽然好气哦。


赫莱尔坚决拒绝了二世炸掉灵脉建立阵地的提议。

“不行,不能破坏灵脉,这样以后是召唤不出伊斯塔的。”虽然完全不理解其中的联系,但既然赫莱尔有着真正能看透未来的魔眼,听他的话绝不会出错。

“那要怎么办?虽然暂时魔力足够,但是我们两个的供应速度显然无法支持持久战。”赫尔加问道。

“虽然这样说有点伤老师的心,但只要请一位魔术大师来,应该就能介入远坂家的术式了。”

在赫莱尔的要求下,赫尔加和他用自己的魔力临时召唤了两名迦勒底的从者。

然后分头行动,赫莱尔去建立召唤阵,赫尔加她们去尽可能地清理海魔,考虑到复仇者的职介技能,即使一直行动到天明应该也不会有太大供魔负担。

今夜复仇的黑炎将会照亮冬木全部污秽之地吧。这样想着,赫莱尔停下脚步,对跟着他的从者笑着说:“到了,阵眼就建立在上面吧,美狄亚女士?”

“真是恶趣味的人啊,如果你是我的御主我会忍不住把宝具用在你身上哦?”看向柳洞寺长长的阶梯,美狄亚静静地做出危险的发言。

时间是十年前,那个人尚作为杀人的工具在不知名之处磨练着一艺,此处没有任何值得留恋的过往。

斯人未至,未远未息。

“虽然过去的此身已随着未远川一起流走腐烂了,但柳洞寺的山门与明月看着与百年前没什么两样啊。”风雅的剑士将备中青江收入鞘中,抬头望向他生活过的地方,淡笑着感叹。

“没什么别的意思,只是觉得这里是你们两个结下孽缘的地方,一起来看看也不错吧。”赫莱尔对美狄亚举起双手做投降状,诚恳地解释。

“说的也是。生前放下刀的一刻,在下可未曾料到将于百年后再归此处。能再见这风月花鸟,当真要对你说一声谢谢。”风雅的剑士对背叛的魔女言道。

他本是无名的孤魂,若非魔女以山门将他作为架空的英灵招出,他断不可能升上座,以佐佐木小次郎的身份留存在那境界记录带上。

这份万分之一不到的幸运,令他确实发自内心感谢着魔女。

显然是对于佐佐木小次郎的直白没有心理准备,兜帽下传来美狄亚佯作生气的回答:“现在说这种话,还不如当时帮我把山门的地都扫了啦!”

“还有你,别笑!再笑我当真要使用宝具了!”

“哈哈哈哈,如此良辰美景,叛主这种事未免太不风雅,不如留到下次再做吧。”大笑着这样提议,佐佐木小次郎迎着月光拾阶而上,修长的身影与这月色山林融为一体。

三个人从山门进入了柳洞寺内部,迈进的一瞬,佐佐木小次郎拔剑起手,不可见的魔剑从三个角度斩向同一片虚空,然后哈桑的身影从中跌落。

“虽然许久不做这种事了,但在下对于守山门也算是略有心得。”

美狄亚嘁了一声,抬起手施展结界,立刻封住了山门。

熟门熟路地在柳洞寺建立了据点,美狄亚还顺手标出了一张七十八哈桑实时位置反馈图,让赫莱尔震惊地表示你什么时候看的哈利波特。

和尚们都无所察觉地睡着,但是临走前,美狄亚忽然转身走向了后院。

“哦?果然是唯小人与女子难养也。”坐在台阶上赏月的小次郎看见她的身影笑道。

“嗯?”赫莱尔歪头。

“虽然宗一郎确实不在这里,但是小姑子在啊。”

某间卧室里,睡梦中的小孩无意识地皱起眉头,却因为术式而无法醒来。

美狄亚心满意足地捏完一成正太的小脸,挑了个诅咒给他下了,飘然出门。

叫你天天拿我和卫宫那小子比,让你以后天天被恶女教训。

多年媳妇熬成婆,她想出这口恶气好久了。

后来一成每次被凛气得七窍生烟,他都认为是当年梦见的那个作祟狐狸精搞的。


ps境界记录带,对于英灵的最学术称呼。小次郎对美狄亚的感谢,出自fgom,fate吧精品贴可找到翻译。


清理海魔与小小的邂逅

“哈,真是与下水道有缘啊……早知道就叫黑贞来了。”这样吐着莫名其妙的槽,赫莱尔带着伯爵和两仪式走在冬木的下水道里,沿途清理着海魔。

实际上也只是吐个槽而已,任何拥有大规模杀伤性宝具的英灵都被划进了禁止出战范畴,冬木市要的是和平不是核平。

但是像库丘林这样的英灵也不适合出战,因为敌人是海魔和翅虫这种以量取胜的怪物。

Caster被消灭了,但因为是特异点,还是能在某些地方发现他的影从者留存。

更别说他搞出来的召唤兽了。

中场休息,三个人回到地面,赫莱尔帮两仪式解除了身上的保护术式,专门阻挡气味用的。

差一步迈进咖啡厅时,赫莱尔和两仪式双双停下脚步。

“有动静。”雨夜的杀人鬼警觉地看向小巷深处。

“还有五秒钟。”杀人鬼潜力选手赫莱尔补充。

两个人无声看向伯爵。

伯爵压了一下帽檐闪入店铺投下的阴影中,然后消失。

偷懒的两个人并肩进店喝咖啡,没忘了帮伯爵点一杯。

小巷子里,伯爵轻松解决了失控的废弃人偶。

他回头,惊讶地发现刚才那个站都快站不稳的小姑娘居然还没有昏过去。

也许是因为她还扶着另一个昏迷的小姑娘,所以强撑着自己,死死盯着被黑焰环绕的伯爵。

她手里攥着两片带魔力的晶片,应该是作为防身的手段。

魔术师?难道是那个远坂家的。

伯爵随意挥了挥手,黑焰无声地消失不见,作为他没有敌意的表示。小姑娘明显紧绷的精神一松,带着颤音开口:“谢谢你,先生……我能知道你的名字吗。”

小姑娘有一双翡翠青的眼睛,在恐惧时也绝不退缩,非常美丽。

“Avenger。”说出真名倒也无妨,但看在这是圣杯战争的份上,伯爵决定稍微遵守一下规则。

小姑娘的眼睛一下子瞪大了,显然她知道这是职阶。

伯爵基本猜出来她就是二世提过的远坂凛。

伯爵向她走了两步,俯下身来,视线与她平齐,银色刘海下的红眸看起来很安静。

“好了,别担心,我不会伤害你。我认识你,你是远坂的孩子。现在我把你送到外面,你马上就能见到时臣。”

凛盯着他看了一会,然后缓慢地点了点头。

伯爵两三句话打消了凛的顾虑,把凛抱起来,另一个孩子夹在胳膊下。

“你是父亲大人的盟友吗。”凛从来没被男性抱起来过——绮礼是混蛋所以不算,有点害羞,于是试图打开话题。

伯爵沉默,遇见的红宝石魔偶都是他烧的,因为太贵,二世有点下不去手。

“我保证不会伤害他。”伯爵这么回答。这句话是真的,他们只打算围殴揍死金闪闪。

“Avenger……听说比Saber还要难召唤呢,简直是限定SSR级别的扭蛋。”小孩子的嘟囔里流露出欣羡的情绪。

卫宫你前Master玩胶囊从者你知道吗。

“我不会随意回应别人的召唤,只有身处绝境也不放弃希望的人才是能与我同行的人。”伯爵淡淡地诉说着自己的信条。

凛猛地抬起头,大眼睛里闪着皮卡皮卡的小星星,脱口而出:“哇!好帅!将来我也想召唤你这样的从者!”

被小女孩这样直白地表达喜欢,伯爵没能说出什么粗暴的答复。

因为这孩子确实有召唤他的资格啊。

凛突然自己消沉了一下,然后小声但万分坚定地说道:“不过应该也轮不到我啦……父亲大人这次一定会赢的!”

她说完,不解地看到Avenger放声大笑,回答道:“哈哈!那我只能回答说,等待,并且心怀着希望啊!”


伯爵拐进赫莱尔和两仪式在的咖啡厅,前者看见他抱着的萝莉时一口咖啡喷出来。

“卫宫今晚在人偶清理队里,我叫他过来。”本着搞事的精神,赫莱尔直接开了念话。

卫宫光速杀到,当时脸上的扑克脸差点裂了。

“你们在做什么!你们知道她父亲是谁!”卫宫压低声音质问赫莱尔。

“我们在搞事,特异点不搞事太浪费了。”赫莱尔振振有词,“吉尔伽美什和百貌现在都在爱因兹贝伦城堡,估计马上就退场了,所以一会就算你把凛送回去也不会发生什么大事。”

同来的咒腕按照赫莱尔的命令把凛昏迷的同伴送到冬木的医院去。

本着猫科动物的认同感,两仪式试图用哈根达斯诱惑凛。

卫宫努力平复心情,然后试图上前和幼年凛搭话,殊不知这样看起来很像拐卖小萝莉。

凛看看卫宫,再看看两仪式,然后坚决地搂住了伯爵的脖子。

卫宫的扑克脸真的裂了。

“你为什么那么喜欢他啊?”两仪式叼着冰淇淋勺问道。

“他和父亲大人一样优雅。”

“他身上有熟悉的气息,就像父亲大人的宝石储物柜。”

“他是Avenger,比Saber还特殊的从者!”

是Archer还真是对不起了啊,只有一条红宝石项链还真是对不起了啊。


ps写凛和伯爵互动与拉郎无关,只是因为看了b站那个30min讲完基督山伯爵原著的视频,这里卖一下安利



评论(3)
热度(36)
© 赫莱尔|-|赫尔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