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莱尔|-|赫尔加

赫莱尔Helel,赫尔加Helga
主题是Fate
包括FsnFzFaFeFpFsfFgo……
cp不忌,完全不忌
但我是个要命的设定党

三次元陷入升学困境,请督促我学习

迦勒底手记、阴阳师与滑头蒙(鬼岛相关)

御主咕哒子(中立善)

出场从者 鬼怪:岩窟王 滑头蒙,酒吞童子,茨木童子,清姬

一篇披着正剧皮尽情玩梗的文,文中伯爵入乡随俗是日式服装。

很久没写文了,复健中

-

从前有座山,山里有间铺,铺里来了个阴阳师。

“欢迎光临,呐,有什么想要的就请尽管拿去吧。”从茶铺后面出来的是托着果盘与红漆酒器的美艳老板娘,笑盈盈地招呼着走进来的年轻阴阳师。

阴阳师上下左右打量了一番,镇定地问:“有水吗?”

老板娘在桌上放下酒盏,一边往里面倒茶,一边嘴角噙着笑打量阴阳师,问道:“阴阳师大人来这座岛,是为了除妖吗?”

“算是吧。收人钱财,替人消灾。”阴阳师拿起酒盏,嗅了嗅,开始喝水。

老板娘嘴角的笑更深了,她从果盘上捻起一颗葡萄放进口中,暧昧不明地说道:“这里居然有妖怪吗?真是好吓人呢~妾身的安全,就拜托阴阳师大人了呐?”

“夫君大人,夫君大人!”

远处响起女子的声音,打断了茶铺里的对话。淡青色和服的娇小身影从山道那头追来,拿着折扇的女子鼓起脸,不高兴地撒娇道:“虽说我会追随您到天涯海角,但是可不可以稍稍放慢脚步呢?毕竟在这座岛上,可都是……”

“可都是妖怪……毕竟是你娘家。”阴阳师很无奈地接上了她的话,随手指了指老板娘,继续喝水,“酒吞卖的水很好喝喏,清姬你要吗?”

清姬带着敌意地瞪向酒吞,嘴里发出了威胁的嘶嘶声。

酒吞来回看了看这个阴阳师和长着龙角的清姬,捂住嘴笑了起来:“呵呵,呵呵呵呵……居然是清姬的夫君大人吗?是妾身失礼了。真是好眼力~嗯,真是好眼力呀。”

她一手按在木桌上,如蛇般探身凑到了阴阳师,慵懒娇美中无端透出一股危险,状似挑逗地问道:“既然认出了妾身,不知阴阳师大人可否看在妾身的面子上,告诉妾身,是哪个倒霉蛋要被阴阳师大人正法呢?万一……是妾身家不懂事的小鬼,也好替阴阳师大人省去奔波。”

两只龙角突然挡在酒吞眼前,清姬挡在两人中间,冷着脸说道:“立香大人是有原则的阴阳师,此行不会打扰到岛上我等的生活,酒吞尽可放心。”

立香面无表情地看着两只妖怪的对峙,尽显高冷矜持。

龙神之子漫不经心地同执念化身的蛇对视了一会,嫣然一笑,摆手道:“既然是清姬的‘夫君’,妾身自然要尽些地主之谊。今晚不妨在妾身这里住下吧,妾身的店后可是有着上好的温泉哦?”

阴阳师微微颔首,启唇道:“打扰了。”

夕阳没入海岸线,把天幕染成猩红的血色,为这座岛衬出几分诡谲与壮丽。全岛上下升起袅袅的炊烟,与温泉的乳白雾气混合,飘散隐没到天际。光与影,烟与雾,在人影交错的热闹黄昏让一切都不真实起来,宛若镜花水月,只存在于这逢魔之时。

立香把毛巾在岩石上放好,一个人走进了水中。

“啊啊啊啊……妖怪开的温泉真是了不得啊……”立香在水里发出了毫无形象的感叹声,像只开心的小鸭子一样欢快地游来游去。

立香真的不是故意在酒吞面前耍大牌的,只是“清姬她嫂子说最近村子老地震让我去洞里看看是谁在搞事揍一顿”这种朴素的理由真的不好意思说出来啊……

清姬在做饭,酒吞在监(hua)督(shui),很好,温泉现在是我立香一个人的!

在温水池做好准备工作,立香深吸一口气,整个人扑进了热水池里,入水动作优美,可以打个十分。

哗啦,哗啦。

“……?”咕哒子眉头一皱,发现这个温泉并不简单。


茨木吃着豆子嘎蹦嘎蹦地从外面回来时,惊讶地发现茶屋的厨房居然开火了。

“酒吞!今天酒吞居然会做温泉蛋以外的食物了吗?!啊……有客人……”茨木兴奋地冲进茶屋后立刻乖乖停住了脚步,慢慢地溜进后厨。

茶屋的雅座坐了一个银发红眸的男人,安静优雅的坐姿却散发出地狱般的危险气息,他正拿着酒吞收藏的犀角烟枪,享受烟草的味道。

切,明明是个小白脸,却摆出这么大爷的姿态……不过毕竟是酒吞看上眼的帅哥,这份气息还不赖……茨木·看谁都不顺眼·酒吞最棒·童子挑剔地在心里评价。

嘎蹦嘎嘣,茨木又扔了一把豆子进嘴里,转进后厨前停下来,咧嘴露出一个鬼的笑容,指指屋后说道:“屋后就是鼎鼎大名的雉返温泉,无事可做的话就去见识一下吧!”

说完茨木就兴冲冲地冲进了后厨,囔囔道:“酒吞!今晚要做什么菜!啊……清姬回来了……原来是汝在做饭。”

连续两次没能抓到酒吞,茨木也提不起精神来了,百无聊赖地坐在后厨的桌子上,看清姬鼓着脸对炉子吹火,然后把焦香滴油的烤羊排端出来装盘。

“茨木回来了啊。不要在饭前吃那么多豆子,一会可就吃不下好吃的饭菜了呦~”酒吞抱着新开封的酒坛从地窖回来了,她拿起酒盏,先给自己倒了一碗。

“哦——我知道了。”茨木拖长音回答道,然后凑过去和酒吞咬耳朵:“啊对了,酒吞,汝叫茶屋里的那家伙去泡温泉了。”

晚上你就能在床上收获一只洗的白白净净的帅哥,不用夸我。

“哦呀?我刚刚明明已经叫她去了啊,立香原来这么磨蹭吗。”酒吞挑起一边的眉毛,漫不经心地问道。

“哈?!那个地狱来的恶鬼一样的家伙居然是女的吗?!不,不对这不是重点,酒吞你不是只喜欢帅哥的吗?!”茨木惊讶得直接从桌子上摔了下来。

“看在茨木身为鬼的份上,我会把这句话当作对立香大人的夸奖。但是,就算是酒吞,如果敢动立香大人的话,清姬也绝不会退缩的。”不知何时,清姬已经站在了酒吞身后,抱着一摞碗筷幽幽说道。

大江山的百鬼首领、茨木童子的座上宾——酒吞童子在僵持之际,准确地发现了华点。

“嗯?清姬,你为什么要准备五副碗筷?”

“茶屋里那个笑起来是库哈哈哈的家伙,难道不是茨木的Berserker朋友吗?”

“别说的好像你没有狂化一样,跟踪狂!”

“小女子不才,虽没什么鬼种之血,在成熟理智这件事上,却是自认为略胜一筹哦?”

酒吞无视了她们的争吵,浅酌了一口美酒,若有所思地看向温泉的方向,露出玩味的笑容:“哦呀,今天看来是来了位稀客呢~那家伙,说不定会很对立香的胃口呢。”

一声哗啦,两声哗啦,于是两只青蛙跳下水。等等串词了。立香迅速扫走了脑海里不着边的联想,强迫自己正视现实。

现实就是,酒吞所谓只为贵客准备的温泉里,又来了个人。

还是个男的,她看见了对方正脸。

她!藤丸立香,京都吊打那什么安倍晴明的阴阳师,胸再平也是如假包换的妹子!清姬作证她从来没撒过谎,她只是男装而已,这是女子出远门的标配!至于清姬,立香很确定清姬只是用夫君大人这个称呼发自内心地表达了对她和她哥的喜爱之情,叫藤丸立香的是对兄妹还真是对不起了。

隔着温泉乳白色的雾气,立香看见这个比自己还白的男人下了水,身上飘来淡淡的烟草味。

身为一个有职业素养的阴阳师,立香第一反应是狠狠看了一把这个人的身材……然后赶紧沉进水里想辙。

先整个幻觉啥的遮一下,然后溜出温泉走人,完美的计划。

立香将灵力凝在指尖,以水为纸开始画符。水作为良好导体,将男人的声音送进了立香的耳朵里:“你躲在水里还好,如果出来的话,我可是都看见了。”

“你已经看见了吧!变态!”立香从水里猛地冒出头,怒斥。

银发男人把额头上的毛巾拉下来一半盖住了眼睛,仰面靠在池边,展开双臂的动作看起来十分惬意。

“只是看见了背影而已。在妖怪的温泉,居然还有在意这些的人类吗?”

他露出的下半张脸有着英俊的轮廓,和带着嘲讽笑容的嘴。立香恶狠狠地盯着他脸上的毛巾,然后一阵违反常识的风吹开了毛巾,严严实实地盖了他一脸。

充分吸收温泉营养,真正天然好面膜。(毛巾盖脸在11区是不吉利的)

很好,我不跟死人一般计较。恶作剧得逞的立香在心里如此开解自己,三下五除二搞定了一件幻术编织的浴袍裹在身上,然后站起来就向岸上冲!

“喂!”银发男人一把抓开毛巾,不满地站起来冲她喊。

立香忽然发现,自己的幻术失效了。

于是她现在充分遵守了温泉的第一守则:光着进来,光着出去。

“你丫是迦尔纳吗怎么瞪一眼有这效果!”现在美男站在自己面前立香也没有任何心情欣赏了,她立刻躲到一块突起的岩石后,简直是恼羞成怒。

银发男人半身没入温泉中,水珠沿着他瘦削健壮的身躯滚落,在氤氲的水面荡出层层涟漪。昏黄的夕照给他苍白的肤色镀上一层暖色的光,连那双血色的非人眼眸也柔和了几分。他注视着刚刚立香现形的空气思考了几分钟,若有所思地一点头,转头看向立香现在所在的那块岩石,评论道:“看见前面才发现,原来你是女的。”

妈,有人欺负我。

什么也不说了,出离愤怒的立香直接召唤大招:“苍!碧!雷石应召!”

我告诉你我妈是赖光!(x

苍雷石与碧雷石飞速旋转起来,闪电噼里啪啦地环绕在它们周围,仿若天神之怒。

“喂,真是的……”立香听见水声,银发的男人跃上夜空,怨念的黑焰在他周身环绕化作了衣袍。

闪光激射,毫不留情地贯穿夜空,绚烂如流星,照亮黑暗。但是男人以难以看清的动作躲过了攻击,身影模糊成一道黑影,转瞬黑焰熄灭融于夜色,仿佛从未出现过。

苍雷石与碧雷石还在原地滴溜溜地转着,立香回到她一开始下水的地方,拿起自己的毛巾,看见银发男人扔下的毛巾也躺在一边,提醒她刚才的闹剧是真实存在的。

“宛若镜花水月,只在逢魔之时出现的妖怪……”少女擦干身上的水,回忆起曾阅读的百鬼名录。

“没错,是位稀客呢~”酒吞探头进来笑着说道,她手里拿着一把出鞘的利剑,将已经彻底狂化的清姬牢牢拦在温泉外面。

“被遗忘的客人神,滑头鬼。”立香猜出了那男人的真实身份,然后语塞。

掌管镜花水月的妖怪,那么任何幻术在他面前都不会起作用。

“虽然是个像样的帅哥,打起架来也算是不错的对手,可不会喝醉这一点,实在是有点无趣了呐。”酒吞状似遗憾地评价完,末了挑眉一笑,问道:“怎么样啊立香?也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了呢,好歹也算和我同级的大鬼,娶回家去怎么样?”

立香面无表情地盯着酒吞背后,感觉温泉的水似乎都热了起来。

请各位明鉴。她仿佛听见清姬这么说。(清姬宝具卡语音)

“立~香~大~人?”

果实的香气。

一场大战消弭于无形。茨木的右手飘过来,拎起实际上是被酒吞用酒坛砸晕的清姬,跟在叼着羊排的她身后走回茶铺,茶铺里传来她催促的声音:“快点洗完出来啦,吾都饿了!”


滑头鬼,是映于镜中之花,浮于水面之月,也就是镜花水月,是将梦幻具现化的妖怪。傍晚时分,人人都忙得不可开交时,他便会不请自来,走进家里,随便坐在客厅喝茶,或是拿起主人的烟袋吸烟,随后又消失得无影无踪,不够细心的人便很难察觉。另外,也搞不清楚他到底会做些什么事。

“酒吞的茶屋没有茶,她招待客人都是用酒和温泉,所以滑头鬼进了温泉,很好没毛病。”立香一边在岩浆中寻找着落脚的岩石赶路,一边碎碎念试图开解自己。

惨痛的昨天已不必再提,至少清姬做的饭确实很好吃。总之今天她出门干活了,去奈落之穴里把搞地震的家伙揍一顿,好让山顶清姬她嫂子接着当安定的亡灵姬。

酒吞知道她要做什么去时,先是和茨木一起笑到她炸毛,然后才告诉她想去洞窟得通过第三重门,并给了她一壶酒好用来让守卫放行。

傲娇且能干的立香哼了一声没有接过那壶酒,光明正大地走到守卫还在睡觉的大门前,祭出法器九字兼定,发动邻家姐姐传授的奥义切开了门锁。用大眼珠围观的酒吞和茨木纷纷鼓掌并点了一个赞。

然后她开始了在岩浆中跋涉的路途。

最终立香来到了奈落之穴,冒着地震的危险进入了洞窟。随着她的前进,不断有石块和铁块掉下来,看来这里的地震威力还真的不小。

不知走了多久,立香的灵觉突然感知到有人。

洞窟深处有一个巨大的身影无声地站立在那,但立香关注的重点不是它,而是站在它面前,背对自己的瘦削身影。

绝望,狂气,烧毁一切的地狱之炎。

不会错的,那才是她应该警惕之物。立香一手持剑,一手持符,摆出阴阳师的起手式,扬声问道:“试问,汝就是这岩窟中的王吗?”

跟棉被王学的开场白,感觉自己帅帅哒。(x

“哦?”反问,简短而高傲。洞窟把声音反射了许多次才传进她的耳朵,让那个声音听起来更加可怖。

立香盯着这个背对自己的身影,隐约觉得有点……熟悉?

“正是!”那人回眸看她,金色的眼睛摄人心魄。

一定是认错了。立香确认自己不认识任何金色眼睛的男人,身材眼熟也没什么说服力。她认识的式神这么多,保不齐有两个背影很像的,比如那群很能打但是饭量巨大的舶来红龙,简直是108阿尔托利亚啊!

“京都的阴阳师,藤丸立香,受友人之托,前来查清地震的源头。敢问岩窟之王可知晓此事?”身为藤丸之女,临敌之时也要保持优雅。

“哈哈哈哈!”洞窟里回荡着对方的笑声,他转过头去,振开羽织径直从巨人的身旁走过,“答案不就在你面前吗?藤丸之女啊。”

……我了个大去,请,请求支援啊这不是天诛魔像吗我说!当魔像开始动的时刻立香整个人是崩溃的,她是真的没想到洞窟里藏了一个天诛魔像啊!这玩意她不是没打过,击退总共需要三步,第一步召唤式神,第二步让式神火力全开清场,第三步给魔像收尸。

可问题这是洞窟啊洞窟!直接放大招就是活埋自己的节奏啊!立香举起了九字兼定,希望邻家姐姐的buff能加持到自己身上来。

天诛魔像举起了巨剑,天诛魔像a了上来。

咔嚓,天诛魔像的巨剑断了。

断了的半截剑直接把它的左脚钉在了原地。

立香助跑起跳,一脚踩在断剑上借力再跳,她的头皮几乎擦过洞窟顶端倒悬的钟乳石,但立香的速度没有丝毫减慢,她将符咒拍在剑上递出,直刺魔像眉心。

魔像眉心有印,那里正是开关所在。但是近身攻击的难度,无异于孤身突入风暴之眼。立香知道自己做到的这件事,足以让藤丸立香的名字再次轰动京都。

魔像停住了动作。立香顾不得搞个契约正式收编魔像,跳下来继续往洞窟里冲。

让我们来回放一下慢动作。

男人经过魔像身旁,男人振开了羽织,羽织擦过了魔像的巨剑。于是巨剑在魔像试图攻击立香时断了,还精准地钉住了它的脚。

这绝对是本年度最佳助攻。

为什么,以及,你是谁。

提问,假如洞窟外层有着奈落石块和奈落金块,那么洞窟内层应该有什么?

答,奈落金块和奈落钻石块。(大雾,这并不是mc)

地震已经停歇,金块和钻石块都老老实实待在它们原来的位置而不是砸到她的脑袋上,远处传来了水声。前方地面变成了不菲的黑曜石,看起来很适合某个人的品味。立香丢出迅犬豆越跑越快,脚下突然一空,她余光瞥见无数黑曜石中出了一块岩浆。

但是立香没有掉下去,她被一个人揽住腰留在了空中,岩浆假装温顺地在她脚下冒着泡。

那个人的出现无声无息,宛若镜花水月。

“幸好你的腿不长,不然我的速度也来不及把你捞起来。”这次说话的人就在她耳边,没有了回声作祟,立香立马听出了他是谁。

“变态!”

“是滑头鬼。”对方很有耐心地纠正。

“你还知道自己是滑头鬼啊!刚才是谁哈哈哈地自称岩窟之王的?一大把年纪的鬼了这么叫不觉得中二吗?”

“……是你先这么叫我的吧。”我觉得说个正是比较有范就应了。

立香觉得自己愤怒是有理由的,他揽自己的动作松松垮垮,这一会她已经向下滑了一截,别说揽腰了,滑头鬼都快揽到她的胸了。

现在的自己宛如一只趴在杆子上拼命挣扎的仓鼠,立香悲愤地想。

滑头鬼还空出来一只手抓住了那把嗖嗖嗖乱飞的迅犬豆,随手放进嘴里嚼了嚼,称赞道:“味道不错,灵力很足。”

夭寿啊豆子是用来打鬼的啊你们这群鬼老大能不能不要当零嘴吃……

滑头鬼终于把她放下来了,立香落地后很认真地打量他,问道:“你为什么要帮阴阳师?”

难道是对昨天那件事的赔罪?

“你也许知道,滑头鬼本是客人神,享用一家人的贡品,就庇佑这家人平安,恩仇必报而已。”他回答的很理所当然。

“茶屋里只有你一个人类,我自然是选择帮助你。况且,你也无意中向我献上了你最珍贵的东西,不是吗。”

立香的脸顿时比清姬的锅还烫。

当她看见这男人的眼睛时就能明白,他说这话与在温泉时回应她恶作剧的嘲讽不同,是在以客人神的身份评判着昨天的相遇。

“哦……既然是被人忘了的客人神,要不要来我家啊?我家家大业大,一张供桌还是放的下的。”立香决定化被动为主动,开始进击。

滑头鬼什么也没说,就是淡淡地环视了一下周围,金块钻石黑曜石,应有尽有。

……晒富失败了。

“一张供桌而已,我怎么会在乎。”出乎意料地,他这样说道。

“诶……?”

“滑头鬼本是镜花水月,逢魔之时来,不为任何人所记,然后离去。然你既已看见了我,这即是我等结下的业。”

契约成立。


“往上,最高的天之阶,我们去见清姬的嫂子。”

披着黑色羽织的银发男人抱着阴阳师装扮的少女,按她的指引沿着嶙峋的怪石一路跳跃向上。

“说起来,清姬的兄长是谁?”

“飞哥呗,龙兄龙妹啊。娶了个公主生活美满,不过某天起飞哥就失踪了,据说是变成法夫纳飞走了,就留下来一个叫齐格的孩子拜托大家好好照顾。清姬下山找哥哥时住在我家,而她嫂子因为无法释怀到底是谁的孩子加上天天在最高处盼着飞哥飞回来,时间久了就变成了亡灵姬。酒吞算是飞哥亲戚,她把那小孩托付给一对能拿着旗子指挥龙的姐妹了。”

贵圈真乱。

跃上山顶时,立香意外地看见那里站了很多人,宛如家庭集会。而这种时候必定少不了的某阴阳师——某个佩戴三池典太光世的白发红衣少年似有所感地看向这边,然后……视线故意滑过立香,对她身后的某人露出了毫不腹黑的温暖笑容。

仿佛风沙止息的若干年后,曾经不死不休的两人于竹林偶遇,相逢一笑,恩仇泯然。

住手天草四郎!你想对我家伯爵做什么!

立香在心里如此呐喊然后猛地在床上坐了起来。

屋里很黑,确保御主能有一个稳定良好的睡眠环境,只有门缝漏进了走廊上的灯光,隐约勾勒出床边男人的轮廓。

伯爵就坐在那里,只穿着室内活动的衬衫,没有开灯,专注地读着一本书。

没错,在伊夫堡待了太久的他能在黑暗里看清东西,就像在声音走样的洞窟里他能认出自己一样。

突然意识到自己刚才那个梦整个经过的立香默默捂住了脸。

书又翻过一页,伯爵没有抬头,问道:“怎么了,我以为你做的不是噩梦。”

如果是噩梦他就该显现在其中,清理不洁。

“没事……酒吞的酒确实很好喝,也因此做了个很有趣的梦。”立香想了想用有趣作为了概括,伯爵合上书,抬起头做出倾听的动作。

“嗯……比如,滑头鬼爱德蒙。”

伯爵皱了皱眉,表示不想听见爱德蒙这个名字。

“滑头蒙。”立香立刻改口。

“什么鬼。”不难看出伯爵实际上的一脸茫然。
“哈哈哈就是滑头蒙,汝正是梦幻而成,岩窟中的滑头蒙!速与本阴阳师签订契约,成为吾的ssr式神吧!”

伯爵面无表情看着兴奋到站在床上给自己加戏的立香,在心里记下了如下几条:

明天叫上金时去鬼岛飙车,让酒吞知道乱给御主喝酒的后果就是见不到她家小家伙;

下次医生再给立香安利手游,直接让埃尔梅罗二世没收手机;

去问问卫宫,滑头鬼到底是什么妖怪,有颜值和强度吗?


/end/

首先说一下,这次伯爵ooc是有可能的,因为立香在做梦,梦里你们懂的,逻辑什么的都喂蘑菇了

這篇出發點是解釋一下滑頭蒙這個滑稽的名字是怎麼來的,正解是因為伯爵扮演的是滑頭鬼,就像布姐扮演了亡靈姬一樣(但是你的名字為什麼這麼諧啊伯爵!)

文中两段介绍均来自词条。滑頭鬼是夢幻的具現,貼合了監獄塔是一場噩夢,另外地點在洞窟里,洞窟=岩窟,你個岩窟王不上誰上233

不過由於建模問題伯爵的披風實力穿破腳神的巨劍,堪稱成了boss還在幫我方助攻,順便一吹這一招實力不輸我飛哥的萬貫魔背啊!(概念性詛咒,飛哥必須露出後背,於是有了飛哥躺下就能躺穿地球的梗)


最后聊一下没加括号的梗,懒得看的请点个赞就可以关掉网页啦ww

故事里是龙岛不是鬼岛x清姬是龙酒吞是龙布姐的老公是龙(但不是飞哥哈),连你们带来打本的黑贞都是龙拐

开场酒吞的话是罗生门她的商店语音之一,少有改动

【飞哥掏心,阿福告诉大公飞哥变成龙飞走了,齐格是他儿子,拜托黑方好好照顾这孩子】是fate吧某位吧友真实做过的梦,据说他惊醒后整个人都不好了

红鬼我的配置式明湖,所以会说立香用邻居姐姐的奥义(直死)切开了锁,大眼珠是温泉跟在酒吞身后的怪物(起名谐度仅次于滑头蒙)

温泉蛋的做法:拿一个网兜装上鸡蛋,把鸡蛋放进温泉里,一段时间后取出来,剥壳配上清酒吃

泡温泉确实是不能穿衣服的,这是基本礼仪。影视作品属于拍摄需要。

曾经我玩mc时,引来水流让岩浆变成了大片黑曜石,正当我欢快地在上面奔跑时,视线突然一沉然后我就烧死了……看见鬼岛地图的温泉和岩浆,我的反应就是:黑曜石,黑曜石!(拖走

最后恭喜学妹医生杀入八强,我带着天草去肝大典太了(喂

评论(7)
热度(59)
© 赫莱尔|-|赫尔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