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莱尔|-|赫尔加

赫莱尔Helel,赫尔加Helga
主题是Fate
包括FsnFzFaFeFpFsfFgo……
cp不忌,完全不忌
但我是个要命的设定党

三次元陷入升学困境,请督促我学习

迦勒底手记、于休憩时(两个日常段子)

迦勒底黑恶势力的日常,伯爵的烹饪技能与黑狗加入黑恶势力过程

-

从京都回来的一周里,立香在拼命改掉开门之前先踹一脚的坏毛病。

“我,咕哒子,还书!啊……抱歉……(按联络器)么西么西,卫宫可以来一下吗,我不小心把安徒生的工房门踹坏了。”

天天带着黑恶势力去踹罗生门习惯了……立香一边给安徒生道歉一边心里想。

基督山·黑恶势力之一·伯爵正按照安徒生列出的单子把高层的书一本一本取下来,看见她来了,顺手帮她倒了一杯咖啡。

“卫宫来这里还有一会,要加糖还是牛奶。”

“都要,谢谢。”条件反射地回答完立香才意识到自己享受了一把“伯爵咖啡”(x

“哈,Master你这是又陷入人生低谷,才跑来我的书房蜷缩到角落吗?”安徒生不客气地挖苦道,坐到了沙发的另一边,立香惊讶地看着伯爵很习惯地给他续了咖啡。

迦勒底没有waiter还真是抱歉了。

“我只是来还书顺便来看看你有没有发霉的。说起来,医生探查到在京都附近的海岛上出现了不明情况,马上就要出发再去调查一下……”立香说到一半,试探性地看向屋子里的两人。

“不去,我要休息!对于日本风物我已经搜集了足够多的梗了!”迦勒底第一罢工从者率先拒绝。

立香把视线移向伯爵。

伯爵低头想了想,委婉地说道:“卫宫清姬牛若丸,还有新来的酒吞童子,都是日本本土的英灵吧。”

我这个法国人你一定不需要。

“伯爵你变了QAQ!”

“事实是我们再也不想吃团子了,居然还有菠萝味的,那算什么,饭后甜点吗?”安徒生插话道出了实情,“我宁可喝一碗热汤啊!”

立香不太相信地看向基督山·伊夫堡头号越狱犯·伯爵,伯爵别开视线,说道:“其实我只是不太习惯吃甜的,既然在海边……我想可以多撒点盐上去。”

撒盐就白米饭,这不是留学生才有的悲惨食谱吗……团子真的有那么难吃吗?!

“捕鱼上来烤也不错!伯爵你也算出色的水手不是吗?”安徒生兴致很高地提议。

“我不太清楚日本群岛附近的洋流和鱼种,出发前可以找资料研究一下。希望不会像京都那样,鱼都醉在水里连钩都不咬。”最后是库丘林用枪一条条戳上来的。

好吧,看起来安徒生也只是抱怨一下京都食谱的问题,并不是真的罢工,心好累。立香心里一边流泪一边试图为团子再赢回一点声誉:“不过,我想……团子应该,比牢饭好吃一点吧……”

她感觉伯爵好像很勉强地点了点头。

安徒生推了推眼镜,抓过就摆在一旁的《基督山伯爵》翻开,神色带着同情地指向开始挖洞的那一节,极具权威地说道:“虽然牢饭确实存在发霉变质等问题,但是,伊夫堡是每周三天吃肉剩下时间吃鱼的。”

“……那只是因为你们那里蔬菜贵吧???”

“啊,本来以为Master读书少结果没骗过去。”

“就算你是我最喜欢的作家我现在也可以把你拎起来放到书架最上面!”

“喂喂喂我的稿子!不要弄乱我的稿子!”

成年人无视了两个小孩子的吵吵闹闹,从书架上抽出一本日本地理图册,给自己倒了一杯什么也不加的咖啡后坐在沙发上看起来。

等卫宫提着工具箱来到安徒生的房间,同样无视了凌乱的房间和打闹的两人,和安定坐在扶手椅上的伯爵打招呼:“你在看什么书?”

伯爵竖起封面给他看,回答道:“菜谱。”

卫宫·迦勒底首席厨师·老妈子:???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是守护好厨房这处圣地就对了。

-

库丘林alter灵基再临完毕,该吃的百八十个材料都吃完时,立香提议开个庆祝会,果然被狂王冷漠拒绝了。

“虽然你一个人是很强啦,但是你也知道,很多探索是要合作进行的。所以为了更有效率地战斗,你需要和你的战友们都认识。”立香跟在他身后很有耐心地劝他。

说起来两个人现在相处过的时间是少之又少,狂王还直言不讳地说过想要把立香捅死,然而完全没能吓到立香,她还是像认识了好久一样地跟他相处。没办法,迦勒底除了阿尔托莉雅之外型号最多的就是库丘林了,认识了那么多库丘林之后,立香自认为已经充分认识了库丘林本质,狂王再怎么恐吓她也无济于事。

“放心啦,我邀请的家伙都是和你意气相投的Alter,就当作战前准备会好了。”这样说着立香暗搓搓戴好了龙皮手套,然后放心大胆地推着满身是刺的库丘林alter进了屋子。

穿洋裙的苍白龙瞳少女无视一旁的吵闹大快朵颐,头前有块护铁的少女正和坐在沙发上的鬈发男人大声说着什么,后者一手撑额另一只手端着空酒杯摆出一幅完全不想听的姿态。

见狂王不置可否,立香公事公办地推着他跟屋子里的人挨个见面。

“Saber Alter,和Caster的你有过一面之缘。”

黑Saber正在啃薄煎饼,把剩下的塞进嘴里,回应道:“爱尔兰的光之子四号,幸会,我乃是不列颠灾厄之龙的化身,阿尔托莉雅潘多拉贡。”

“贞德Alter,这一队的领导者,主要原因是她举着旗子大家都能看见。”

黑贞哼了一声,法式嫌弃地离啃薄煎饼的黑Saber远了一点,优雅地说道:“我的编队里终于来了一个像样点的帅哥,放心,我不会亏待你的。”

“岩窟王,不是Alter胜似Alter,黑贞所谓的另一个不像样的帅哥……伯爵你自己有什么想说的吗?”

伯爵将自己的刘海捋顺,回答道:“不必,已经见过了。”

“喵喵喵,你们俩啥时候背着我私会的?”立香此话一出黑Saber和黑贞同时转头围观。

“储物间。”

“大扫除。”

伯爵扭头,解释道:“梅塞尔苔丝(南丁格尔)搞从者房间大扫除的时候。”

狂王补充:“尾巴和怨念之炎都需要消毒。”

立香瞬间懂了。

“十个巨无霸汉堡,一份红烩龙肉套餐,一个七彩缤纷冰山盏,一杯香槟。没有要加餐的了吧……”卫宫推着餐车敲门进来,正好和狂王打了个照面。

狂王看到站在料理台后的卫宫,回头问自己御主:“那家伙也是alter?”

立香面不改色回答:“你看他长这么黑,将来总会alter的。”

卫宫手一抖差点把伯爵点的香槟撒在龙肉上。

狂王面无表情地说道:“人我见过了,我可以离开了吧。”

“嘛……吃过东西再走?龙肉很好吃的。”立香试图用食物留下狂王。

“你应该叫芬恩来,我不适合这里。”

“为啥?”

“我和他们发色不搭。”


黑贞一人独立,挥舞旗子操纵火焰在影从者中蔓延,回头看看自己的队友。

黑Saber放完光炮清场早就下班,正坐在树桩上吃卫宫给她带的冰淇淋。

伯爵帮她打完辅助站在旁边随时补刀,顺便解下披风和帽子给御主戴上。

狂王倒是一个人坐在一边,注意到她的视线看过来,皱眉问道:“还没结束吗?撑不住就下来休息小姑娘,我一个人就能把他们全都解决。”

你的确是库兰的猛犬但老娘可不想当单身狗,好想谈恋爱啊岂可休。

她费劲心力从孔明安徒生那两个万年老光棍的队伍里跳出来,为什么还是要被别人秀一脸?!

黑贞一言不发回过头继续放火烧烧烧,今天的fff团团长也在尽职地工作中。




评论(14)
热度(98)
© 赫莱尔|-|赫尔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