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莱尔|-|赫尔加

赫莱尔Helel,赫尔加Helga
主题是Fate
包括FsnFzFaFeFpFsfFgo……
cp不忌,完全不忌
但我是个要命的设定党

三次元陷入升学困境,请督促我学习

迦勒底手记、阳光.沙滩.海浪.仙人掌

假如伯爵等英灵也在泳装活动中,这样的展开,泳装活动比较零碎,就写成段子了(已经半个月了喂)

顺便也是为了庆祝伯爵100级和福袋抽到船长(已经一个月了喂)

两个短篇加两个段子,背景设定是立香做噩梦时伯爵会在床边陪她,这个设定想写文但是没写来着

目录

短篇1 在船上(伯爵与船长)

段子1 烤肉派对

段子2 关于岛屿规划(立香个人)

短篇2 岩窟王手办制作指南(泳装2期)

-

短篇1 在船上

“呀吼!”莫德雷德看准浪涛的势头逆流而上,欢呼着在高空做了个高难度的空翻,然后重新落入海中,一个急速的转弯绕过了停泊在海湾中的黄金鹿号,冲船舷上喊道:“喂!德雷克!你怎么把宝具放出来了?我的舞台被你占住了啦。”

德雷克随手挥了挥手,灌下一口酒不以为意地说道:“大海那么广阔,只局限于一个海湾未免缺乏气度啊,亚瑟王家的小子。”

“亚,亚瑟王家的小子?!”莫德雷德立刻被这个称呼击中了死穴,她摆出一副无所畏惧的模样,大声回应:“好啊,那我就让你看看我的王者气度!”

德雷克半是好笑地看着莫德雷德立刻用魔力放出冲进了海域深处,引发一阵巨浪。海湾立刻恢复了安静,只剩下沙滩上偶尔传来玛丽她们玩排球的声音。沙滩是属于淑女们的,大海和船是属于掠夺者的。

她拿着酒瓶转过身来走下指挥台,仰起头冲躺在主帆下的那个人影喊道:“喂,你打算在我船上待多久?”

伯爵将扣在脸上的帽子拿下来,眯起眼适应了海上刺眼的光,低声回答:“只是想睡一觉。”

德雷克走到船舷旁,颇有船长派头地检查缆绳的情况,随口说道:“在迦勒底的时候,可没见到你睡觉啊。”

英灵是不需要睡眠的,虽然有放松神经的必要,但是除此之外还有很多休息的方式。

伯爵不自觉地抿起唇,没有再回答她的话。

“海滩是好地方,夏天也是好日子啊。”德雷克喝完一瓶酒,拿起木箱上的望远镜,摸出一块鹿皮精心地擦了擦。她把望远镜放在眼前看向沙滩的方向,准确锁定了正在专心致志一个人堆沙子的立香。

她露出笑来,兴致未减地继续同伯爵搭话:“你看,Master来到这里后,就没有再做过噩梦了吧?”

伯爵坐直了身子,放弃了睡觉的想法。他的目光变得有些不善,冷声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也知道你很辛苦啊,守护梦境不比在暴风雨中航行容易。所以为什么不趁着这个风平浪静的夏日纵情欢乐呢?”德雷克拿刀子起开了箱子,拿出两瓶酒来问他:“上好的朗姆酒,要来一瓶吗?”

伯爵想了想伸出手,准确地接住了德雷克抛给他的酒瓶。他拔出瓶塞一口气喝下了半瓶,引得德雷克哈哈大笑。

“还真是豪爽啊基督山伯爵!真不愧是同在海上讨生活的人!”

德雷克笑了一半忽然想到了什么,忍不住问道:“喂,你该不会是……”

“这样就够了。”伯爵看向海平线,承认了德雷克没说完的那句猜测,“在船上稍微想起过去的事,所以难得地松懈了一会。”

两个人没有再说话,一个倚着船舷,一个靠着桅杆,看着风景各自喝各自的酒。海浪永不停息地拍打着船身,带来有节奏的摇晃,仿佛腥咸的海风与海鸟的鸣叫也摇晃起来。暴风雨没有来临时,大海总是婉约娴静如处女,温柔地妆点船员的梦境。

这是已经刻在船员灵魂里的记忆,哪怕将来受封爵位,走入欲望之都,用香槟鲜花与金钱伪装了复仇的利齿,记忆还是能在踏上甲板的时候鲜活如新。

一只纯白的海鸟大胆地落在桅杆的横杆上,歪着头打量一腿曲起坐在那里的伯爵,大概是看上了他同样纯白的头发。

伯爵拿起帽子想要戴上,好打消这只傻鸟的图谋不轨,但是当他仰头看向天空,却又没有动。做水手时他们时常抱怨海上的阳光害了自己的视力和皮肤,可从没想过有一天会怀念起海上的阳光。

见这个两条腿的生物没有什么动作,纯白的海鸟开始一跳一挑地靠近,就当它还差一步就能踩上黑披风时,它面前的木板上忽然冒出一团漆黑的火焰,从未见过这种火焰的傻鸟吓得立刻扑棱翅膀飞走了。

这里奇奇怪怪的生物还真是不少。伯爵认得出那是只信天翁,可他从没见过通体纯白嘴巴漆黑的信天翁。不过想到那群横行霸道的螃蟹,他觉得这只傻鸟还可爱一点。

“好,决定了!”德雷克仰头干了这瓶酒,神采飞扬地仰头看向伯爵说道:“我看上你了,立香忙着开发岛屿的时候,你就来顶班做我的大副!”

入狱之前,爱德蒙唐泰斯正是法老号的大副。但伯爵不会觉得她是在故意揭露自己的伤疤,因为即使有着可怖的伤疤,德雷克的笑容还是明丽胜过海上阳光。

“可别想跑掉,就当作你付我床铺钱和朗姆酒了!”德雷克颇有点蛮横无理地算着账。那句别想跑掉,让伯爵确认了德雷克确实是从南丁格尔那里听来关于噩梦的事情。

“如果是船费,我可以付黄金或者胡椒。”不打声招呼就跑上船的的确是自己,伯爵试图按海盗的逻辑和她交易。

德雷克笑得很狡诈,就像是电影里出尔反尔的反派海盗头子。

“香料在这座岛上就能种,黄金暂时也花不出去,我可不会因为一点小利益放弃一个真正的好水手。”

伯爵叹了口气,打算妥协。实际上这里无法出航,德雷克的船主要是用来做运输工具,绕岛运输材料要比横穿岛屿方便许多。在船上干活与在岛上干活没有太大区别,都不会和御主有太多交集。

森林里忽然传来大呼小叫的声音,连隔着沙滩的船上都能听见。

“M-a-s-t-e-r,快躲开啊啊啊啊!”莫德雷德乘着冲浪板从森林里冲了出来,她身后跟着的是密密麻麻的螃蟹大军。

“你是怎么从海里冲浪冲进森林里的啊!”立香吐槽着寻找掩护。她倒是不会紧张,莫德雷德应该只是因为在森林里难以释放宝具才把螃蟹引到了沙滩上,只可惜她堆了一下午的作品就要被熊孩子用宝具轰没了……岂可修玛修被库丘林拐去钓鱼了!

伯爵站了起来,下一瞬就要移动到海岸上去,却看见德雷克跳上指挥台,冲立香喊道:“站在那里看着就好Master!这里交给我们来解决!”

我们?伯爵以为德雷克指的是她的亡灵船员,却没想到听见德雷克发号施令:“唐泰斯大副,炮火瞄准!三点钟方向全部覆盖!”

上了贼船的伯爵没有多说什么,在船上闪过一连十数个身影,几乎是同时架设好了炮台。在德雷克的一声令下,魔力注入他们脚下的黄金鹿号,火舌喷吐而出,如同无数火龙坠落在沙滩上。

“让你们见识一下击落太阳的炮火!”

黄金鹿号发出咆哮,铺天盖地的炮火覆盖了莫德雷德身后的半个沙滩,将所有从森林里冲出来的螃蟹轰杀干净。

震耳欲聋的轰鸣声慢慢消失,立香从完好无损的沙子城堡后爬起来,看见沙滩上尸横遍野,嗯晚上可以吃螃蟹宴了。莫德雷德在立香旁边站起来——她在千钧一发的时候也跳到了城堡后面,目瞪口呆地看着惊人的火力,大声嚷嚷:“开玩笑的吧德雷克!一艘黄金鹿怎么可能有这样的火力?!Master你是不是偷偷留给她圣杯了!直感告诉我那船上有圣杯!不公平啊我也要我也要!”

“不要摇我啊啊啊住手!你忘了德雷克宝具的特性是啥了嘛笨蛋小莫!”

“啥特性,人越多船越强?”

立香用一种没救了的眼神看莫德雷德,耐心解释:“那是黑胡子,黄金鹿号是载的钱越多,攻击力越强。”

“哈?”

“所以她只是把迦勒底最有钱的英灵拐上船了。”

“哦……谁啊?”

“……”玛达姐姐请过来一趟,用Ruler的真名看破让小莫把所有人的职阶真名技能和宝具都背一遍。

确实有圣杯的伯爵咳嗽了一声,准备灵体化开溜,被德雷克正好一巴掌拍在肩上。她伸出手臂揽过伯爵的肩,称兄道弟地大笑起来,说:“Master看起来又要开派对了,走走走,帮我把朗姆酒搬下去,唐泰斯大副!“

“我可以拒绝你的强制推销吗?”

“你认为Master在看过黄金鹿号现在的火力值后,还会放你下船吗?”

“……”

失策了,德雷克心血来潮的解放宝具实际是在攻略立香。伯爵瞬间感觉自己又成了孤立无援的复仇者。

被御主和随后赶来的沙滩排球组轮流鄙视过的莫德雷德很不服气,于是蹲下去戳立香堆的沙子,吐槽道:“Master你这个城堡堆的未免太没有气派了吧,城堡要大一点啊大一点,玛丽你说是吧?”

“嗯?我觉得Master堆的不是城堡,更像是塔呢。真难得见到你啊,基督山伯爵怎么看?”

“贵安,皇后陛下,我认为堆的很像。”不知何时来到的伯爵淡淡回答,然后看向立香,“是怎么知道外侧轮廓的?”

“梦见的。”

两个人的交流像是打哑谜,但是一旁的玛丽露出了会心的笑容。她拍拍手,提议:“那么,大家!来准备宴会吧!主题是海鲜如何?”

玉藻前第一个响应,大家开始动手将沙滩上的螃蟹收拾起来,莫德雷德则表示要再去转一圈搜罗一些新品种,听闻此话大家立刻抱着食材悄悄撤退了。

“Master,这个提议如何?”德雷克和立香并肩走着,提出让伯爵担任代理大副的想法。

“好啊,当正式的也没问题,记得给我留一个一等舱就好。”立香答应的比想象中还爽快,她侧过身子,去问比女士们落后一步的伯爵:“如果有兴趣的话,最后一起去环球航行怎么样?把Avenger没能亲身经历的结局补上。”

精神被固定在复仇阶段的岩窟王,并未迎来获得救赎的结局。贞德提出要救赎他,他回应以愤怒的黑炎,但此刻,在熟稔怀念的海浪声中,由立香不经意地提出,伯爵只是既不反对也不肯定地回答:“最后吗?我会考虑的。”

立香笑着点了点头,斜阳给她的脸颊镀上一层淡淡的金色。她突然看向那座被遗弃在沙滩上的伊夫堡,轻快地说道:“涨潮了。”

潮汐漫上沙滩,覆盖一切复又退去,城堡的痕迹荡然无存,仿佛监狱塔的噩梦消散,再没能留下任何痕迹,除了曾经并肩战斗的那个人。


段子1 烧烤派对

烤肉其实能有很多花样。

斯卡哈手制的卢恩烤肉,清姬手制的龙焰烤肉,玉藻前手制的咒火烤肉,迦尔纳眼制的真英雄烤肉……?

立香扭头看向某个也能放火的Avenger。

伯爵冷静喝酒,冷漠赶人:“这种事找黑贞德去。”

立香无辜脸回答:“可是她傲娇啊。”

突然被划分进不傲娇复仇者分组的伯爵愣了一下,解释道:“我的黑炎是复仇的火焰,燃烧只是一种概念特性,并且带有诅咒和毒。”

“没有关系,这种螃蟹本身就是有毒的。”斯卡哈居然一脸认真地递过来了某个不明品种。

立香笑得特别乖地把坐在自己身边的玛修拉过来。伯爵看着这个因为有加拉哈德守护所以有恃无恐作死的御主,坚持拒绝做这种不符合自己身份的事。

“放弃吧,并不好吃。”

“……你咋知道?”

“火柴用完的时候,试过点烟。”


段子2 关于岛屿的规划

Master选择了灶台,稻米系非常开心。

Master选择了种玉米,稻米系感觉措手不及。

“Master,主食怎么办啊?灶台果然还是蒸米饭最佳吧?!”玉藻前对于啃不知道多久煮玉米表示无法接受。

立香正在监督野猪崽们推磨,抬起头表示:“啊,我只是想吃煎饼了。”

“哈?”

“对了,蔬菜能种葱吗?”

这是个山东Master。

(来自作者的建造顺序)


短篇2 岩窟王手办制作指南

让我们来做一个岩窟王的手办。

首先,使用坚硬的星合金做出基本骨架。指导老师是美狄亚,切割工具是卫宫投影的杜兰达尔·改·雕刻刀。

其次,使用易于延展的水合金做出整个人体。如果对人体把握不够准确,可以向海上救生员南丁格尔(人体理解A)请教,所有掉进海里过的男性英灵都接受过她的检查。

由于岩窟王的肤色比较苍白,水合金不需要上色。

然后,使用能发光的光合金制作眼睛。在光源下放置一段时间后,即可出现复仇者金色瞳孔的效果。

接下来,向岩窟王本人借一块披风的边角料,给手办制作衣服。

伯爵面无表情地看着立香将大公做的西装给自己那个羞耻的手办套上,终于不用再看着一个没穿衣服的自己了。

“然后呢,你还要怎么玩。”

立香用水泥砌了个代表监狱的小房间,把手办放进去。

“好了,去把沉迷废墟的黑贞德叫回来吧。”伯爵觉得终于到头了,可以去工作了。

“等等,宝具还没做呢。”

“……哪个宝具。”

立香重新把手办拿出来放在底座上,拿起石油把手办彻底淋成了黑色。

“看,第二宝具。”岩窟王,可以隐藏信息和情报。

“哦。”举一反三,伯爵觉得她可以再做一个安哥拉曼纽的。

“还有第一宝具,借用一下。”立香随手抽走伯爵手里点着的烟,将火星抖在石油上。

火焰腾地一下子燃烧起来,带着浓烈的黑色。

“虎啊,煌煌燎燃!”立香还给配了台词。

他该感谢立香没做第三宝具吗。

几天后爱迪生给他们展示做好的传送门,听见那群野猪崽念什么此处正是温州的彼岸,伯爵第一次想去主动找梅塞尔苔丝(南丁格尔),给Master看看脑子有洞是谁传染了谁,难道她和野猪崽是同一个物种吗?

手办制作教程还有小彩蛋哦,下一次特异点发现(魔伊联动)时,请将手办带到魔法少女的世界去,经过魔法少女力的浸染,你就可以收获一只和迷你小库同类型的迷你岩窟王。

但是立香是不会那么做的,因为那样就失去理由让伯爵继续看着她睡觉了。

回到迦勒底,照例坐在立香床边打开今晚的书籍,伯爵看向已经躺下的立香,再次告诉他:“我在黑暗里看得见,你可以关灯。”

立香伸手啪地关灯,房间里只剩下一对锃亮的光点,是桌子上手办那双光合金的眼睛。

伯爵沉默,然后伸手把手办头上的帽子滑下来扣在它的脸上。

房间里恢复了往常的黑暗。


-

在1.5.3章里,伯爵信誓旦旦地对村正说,他只是一个路过的传教士,黑焰是用南洋的黑水(石油)搞出来的……

评论(5)
热度(97)
© 赫莱尔|-|赫尔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