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莱尔|-|赫尔加

赫莱尔Helel,赫尔加Helga
主题是Fate
包括FsnFzFaFeFpFsfFgo……
cp不忌,完全不忌
但我是个要命的设定党

三次元陷入升学困境,请督促我学习

250fo感谢|不知是哪个节日的英灵大混战(主弓剑)

久等了 @云忆←此人已死 

一开始写的是万圣,后来改成圣诞,再后来……硬着头皮当圣诞写吧,总不能再改成新年压岁钱吧,那是永7策划才想的出来的脑洞……

一场模拟游戏的乱斗,主cp弓剑,副cp也许算太太和切嗣?

这个故事开心地让伯爵掉线了√

-

立香很想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发生的。

“思考人生无论啥时候都好啦Master,现在麻烦你和我一起躲进屋子里!”比利小子这样说着,一手倒拎着并不顺手的步枪,一手抓着立香头上的角把她拖进屋子里,顺手挥开扑面而来的小铃铛。

比利小子用后脚跟踢上门,终于把不绝于耳的枪声和两个科学家英灵的大笑声隔在了门外。他看看立香自始至终的生无可恋表情,叹了口气安慰她:“嘛……不管怎么说,游戏是节日的一部分。既然开始了就好好享受吧Master。”
被戳到痛点的立香一秒暴走,毫无形象地在比利小子面前抓狂:“你说的容易!啊啊啊我是玩家吗我是吗?!我连npc都不是啊只是个掉落物!”

被迫穿着整只驯鹿装的立香泄气地坐在地板上上,头上顶着一行俏皮的金色悬浮文字:特殊道具·驯鹿的支援

如果戳一下还会有文字泡飘出来:

持有此道具时各能力数值变为1.5倍。该道具不可装入背包。ps令咒无法使用

文字泡还有花哨的水印做背景:

圣诞魔改·绝O求生

没错就是诸葛老贼最近沉迷的那个游戏,一切都是蒸汽(steam)的错啊!

比利小子耸耸肩,不知道该不该用哄女孩子的技巧来哄自家御主。他只是听说英灵们要用模拟战斗系统玩射击比赛,所以来凑个热闹,对于前因后果一概不知。进来后见到的第一个玩家就是血槽基本为零的罗宾,他倒下前只说了一句话:“Master就交给你了。”

门外的枪声停了,比利小子探头探脑地向外瞄了一眼,正好看见对轰的爱迪生和特斯拉同时扔下用光子弹的冲锋枪,冲上去扭打在一起,两个人根本没掉过的血槽在扭打中终于开始下降。

“真不想承认这样糟糕的枪法是一个Archer射出来的。”比利小子嘟囔着在屋里转了一圈,搜刮了全部物资后坐在门后,开始分门别类地装进自己背包。他一边装一边问:“Master接下来打算怎么办,要跟着我吗?虽然我本身没什么能力,不过既然这是个射击游戏,我还是有信心拿个前三吧。”

立香扑过来抓住比利小子的双手,真诚地请求:“前三是不够的,我以御主的身份请求你,请拿第一!”

“小心走火啊Master。”比利小子眼疾手快地放下手枪,让立香抓住了自己。“你这么信赖我我是很高兴啦,不过我可以问一下原因吗?”

远处又零零星星响起枪声,作为玩家的比利小子收到了五条出局的公告。立香在他身边坐下,叹了口气说:“这是一个非常错综复杂的故事。”

立香举起手,掰着手指一条一条给他捋清事情的前因后果。

“首先,因为是圣诞节,茨木要求给糖作为礼物,酒吞说没有宴会太无聊。”这是第一根手指。

“但是卫宫表示他很忙,圣诞节大餐要花很多时间别的要求恕不奉陪,然而他给吾王留的小灶不幸被发现了。”这是第二根。

“哪个王?”比利小子插嘴问道。

“阿尔托莉雅们。”

比利小子看起来一点也不同情卫宫了,那是小灶吗分明是大锅。

“于是东洋之鬼与圣剑之王的厨师争夺战一触即发,很快演化成了只能有一个胜者的残酷决斗。不知为何英雄王闻讯而来,认为这是决定谁有权举办宴会的王者之战,兴致勃勃地加入,还拉来了太阳王和征服王。”立香干脆张开了巴掌。

比利小子现在的表情是你们神代英灵真会玩。

“征服王表示就用游戏决一胜负吧,然后要二世老师推荐个游戏,二世老师就推荐了这个。”

“在巴贝奇先生的帮助下他们把模拟对战系统魔改成了现在这个样子,封印了大家的宝具和技能,平衡了面板数值,说是就靠智慧和技巧来决一胜负吧!”最后一句话立香是棒读出来的。

“听起来好像也……还不错?”

“但是你看看第一名的奖励是什么。”立香的微笑看起来像是牙疼。

“我看一下,这样是呼叫系统面板对吗……啥?Master的一天所有权?Master你原来这么拼的吗?”比利小子忽然也开始认真考虑要不要想办法弄到第一名拿这个所谓的特等奖。

“我不是我没有!”

“我知道啦我知道啦,开个玩笑。”比利小子赶紧给Master捋毛,摸不到头只好摸摸驯鹿角。

立香非常委屈地说:“因为凑热闹的人越来越多,酒吞就提醒说……”

“既然是比赛,彩头只是宴会权的话未免对非王的英灵没有吸引力,不如拿出点更泛用的宝物作为嘉奖吧。”

“哦?本王倒是想听听,东洋的鬼种有什么拿得出手的东西。”

“妾身可没有与乌鲁克王攀比的意思呐,因为妾身这件宝物可是独一无二的~呐,立香一天的所有权,不知道诸位意下如何呢?”

“哈哈哈哈哈,你也很懂游戏的精髓嘛东洋的!是本王小看你了!”

“就这么自说自话把御主卖了是闹哪样啊你说是吧比利!”

比利小子看立香一个人在那里给他精分表演,附和地点点头,说:“嗯……我很能理解你的心情……”

砰一声巨响打断了他们俩的交谈,两个人猛地扑到窗框下面,悄悄探出头去围观究竟发生了什么。

“虽然没有太大兴趣,但我也陪埃尔梅罗二世玩过几把……这个游戏原来有这种道具吗?”立香看着窗外陨石坑一般可怕的地面平静吐槽。
“嘘,Master,神仙打架开始了,我们只要苟着就好了。”说着,比利小子按下了立香竖起来的两只鹿角。


“哈哈哈哈哈哈在本王面前化作灰烬吧蝼蚁们!”在某根路灯上站着某个金光闪闪的王,手里拿着一只疑似火箭筒的东西张狂大笑。

“你这家伙是从哪里拿到那么作弊的道具的?黄金率难道还在起作用吗可恶!”库丘林从土坑里爬出来,灰头土脸地大声抱怨。

“恐怕是的,阿周那也拿到了同样的道具。”旁边的迦尔纳冷静回答,同样从土坑出来的他头发却还是白得发亮。

“哦?居然是迦尔纳,那么,本王就不吝啬地用这一击送你出局了!”看见迦尔纳的身影,吉尔伽美什再度举起了火箭筒。

库丘林果断跳回了陨石坑里,四处找着掩护,“看在同是枪兵的份上能告诉我你是怎么逃出来的吗施舍的英雄!这种对军火力就算避矢的加护还在也没用啊!“

“只要滚就好了。”依旧站在坑口上的迦尔纳回答。

“啥?”库丘林目瞪口呆。

“这是吉娜可教给我的,翻滚是对付电子游戏boss的通用办法。阿周那当时就停止了攻击。”说完迦尔纳亲身示范了怪物猎人游戏标准的地面连续翻滚。

“他那是震惊得下不去手了吧我说!”

“哈哈哈哈哈那是在做什么啊迦尔纳!是想让本王一笑好放过你吗!”

震耳欲聋的摩托声由远及近,明明只有一个人却气势如千军万马。Saber Alter威风凛凛地喊道:“到此为止了英雄王!”

她加大马力,笔直地冲着路灯撞了过去。

人仰马翻的混乱里,吉尔伽美什带着恼怒的声音响起来:“愚蠢,Saber!你以为这种蛮干能撼动本王吗!”

他跳的很及时,虽然有些狼狈,不过只掉了点血皮。吉尔伽美什毫不犹豫地架起火箭炮,要优先击杀近在咫尺的黑Saber。

距离混乱最远的库丘林忽然抬起头,他听见了一声并不明显的破空声。循声看去,满脸震惊的吉尔伽美什眉心中了一弹,然后他的血槽清零,整个人变成了一个礼物盒。

“只要能转移你一瞬的注意力就够了。”Saber Alter拾起吉尔伽美什变成的礼物,拎上火箭筒,重新跨上摩托,看向迦尔纳和库丘林,眯起眼睛问:“那副神情是怎么回事,光之子?为何如此惊讶?”

库丘林看看子弹射来的方向,又看看她,指向火箭筒问她:“狙击枪的杀伤力我也懂,但是那个金闪闪的王呢?怎么变成礼物了?”

“所有被击杀的人都是这个下场。”Saber Alter扫了一眼两手空空的抢兵们,懂了什么,“拿到一把武器就明白了,不幸的枪兵们。巴贝奇为了照顾未成年的御主,参考某个暗杀者拥有的起源弹技术,制作了这种模拟数据模型。”

“原来如此,只要找到起源为礼物的人类数据输入,就可以做出这种战斗效果。”迦尔纳若有所思地点头。

“迦尔纳你是认真的吗哪里会有人的起源是礼物!赌上Caster的我的名声也不会有!喂喂,你不会真信了吧?”

施舍的英雄静静地看着库丘林抓狂,然后用贫者的见识盖棺定论:“但她并没有撒谎。”

“万圣龙的起源是地狱摇滚,圣诞龙的起源是礼物,就是这样。不懂的话稍后直接去问制作方吧,你们的礼物我就收下了。”Saber Alter架起火箭筒,摆出似曾相识的动作,提前宣布死刑,“Ex——”

“北边是我遇见阿周那的地方。”迦尔纳和库丘林肩并肩,交流情报。

“南边有Alter的我活动的痕迹。”库丘林降低重心像野兽一样趴伏在地面,低声回答迦尔纳。

“那么答案只有一个。”迦尔纳看着位于他们东面的Saber Alter,两人无言地确定了撤退的方向。

“——calibur Morgan!”火箭炮的爆炸声中,枪兵们立刻向西面冲去!

“站住!以为我的拉姆莱三号追不上你们吗!就算我追不上还有Archer的枪!”回应Saber Alter的怒吼,狙击的子弹从远方直指两个逃窜的英灵。

“天真!战车战还是我方比较熟练!”库丘林一边借助地形闪躲着黑Saber和某个弓兵的攻击,一边还有空回嘴。

“正是如此。”迦尔纳的闪躲也毫不逊色,一时间Saber居然拿这两个手无寸铁的人没办法。

“连康诺尔的大军我都可以进出自如,区区一辆摩托车算什么?”

话音刚落,身手矫捷的迦尔纳和库丘林就双双消失在地面上。

“是谁挖了这么大的坑!”地面以下传来库丘林的咆哮,然后就被Saber看准时机发射的火箭炮声淹没了。

早就退场的罗宾汉坐在监控的巴贝奇身边,听见库丘林这句话高冷地笑了。

战车战很熟练?一人进出康诺尔大军?两个Rider适性的大英雄?破坏工作A什么也不想说。

“余认为两个人只是欠缺运气,这局游戏并未完全展示两个人的实力。”也早早退场的罗摩发表看法。

“开局的三个补给箱全部没有找到弹药,随后遇见了天授的英雄阿周那,然后是英雄王,能够手无寸铁地坚持下来,已经突破这个游戏已有的记录了吧。”巴贝奇盯着眼前的屏幕,赞同罗摩的话。

“这个结局是注定的,毕竟某种意义上说,库丘林可以视为与迦尔纳结盟,同乘一辆战车……”罗摩露出了复杂的神色。

被诅咒的迦尔纳,假如身处劣势时一定会发生什么不幸的事情,譬如忘记梵宝解放的真名,譬如战车陷入坑里。

“宝具与技能我们开发组已经尽力封印了,但是面板数值方面还有待研究,尤其是如何平衡幸运值。”巴贝奇一边说着,一边灵活地敲击着键盘记录这次游戏数据。

在心里默默同情了一下Lancer职介的两位,罗宾汉随口询问:“我是被茨木骗了才不小心挂掉的,国王陛下你呢?”

最适合罗摩的是弓阶,所以他才会饶有兴趣地参加这次的游戏。

罗摩沉默了一下,回答:“余拿到枪械后,下意识地当作宝具投掷出去了。”

“嗯……嘛其实也没关系,手榴弹这么用是正确的……”罗宾汉试图安慰看起来有点小沮丧的罗摩。

“余明白!余知道道具的用处!余只是还需要练习!”


因为游戏是第一次运行,所以参加游戏的实际上只有50人。

除了谁都看不顺眼的英雄王,专注于彼此掐架的科学家组,单纯为了和迦尔纳比试的阿周那,其他英灵都自发地组成了小队。

“呐呐,你看,尊敬的骑士王大人,我只是一个手无寸铁的女孩子,好不容易才有了这次游戏机会。如果您肯暂时放过我的话,我把刚找到的rpg献给您如何?”褐色皮肤的小恶魔躲在房门后,游刃有余地和外面的Saber Alter进行着谈判,悠哉游哉的样子一点也不担心。

“我知道您有办法直接让我退场,但是子弹的数量也是有限的吧?大英雄阿周那也有同样规格的武器哦,我上一次见到他是在距离前门二百米的地方,就这样暴露自己、提前把弹药用光没关系吗?”

她没有选择从后门溜走,同样精通狙击的她明白,那里是绝好的伏击地点,Archer一定在那。

“另外,那边的欧尼酱~可不可以帮我劝一下骑士王大人呢?小黑真~的真的很想多玩一会呐~”对于某个始终不出声的Archer,克洛伊抛出了杀手锏。为了胜利是不需要考虑良心的,绝不会叫那个人哥哥的flag就是用来拔的。

“刚才我想唱一首小兔子开门的童谣,现在觉得里面的根本不是小白兔,而是一只小狐狸。”罗宾汉百无聊赖地看着屏幕上克洛伊的表现,如此评价。

“哦,真是稀奇,一贯以成熟自居的森林猎手居然还有童心未泯的一面。”针锋相对的嘲讽随着开门的声音响起来,卫宫绷着扑克脸走进来,给退场的英灵们送来了茶和点心。

“喂喂喂,你不是在游戏里吗?!”罗宾汉惊得站了起来,指着卫宫大声问,“那个和骑士王一起大杀四方的Archer难道不是你这个全迦勒底最精通狙击枪的家伙吗?”

“你说这话,考没考虑过老爹的感受……”卫宫用非常小的声音嘟囔了一句,然后摊开手露出招牌的嘲讽表情,回答罗宾汉:“我可是被当作一等奖的奖品,自己进游戏里不就破坏规则了吗?”

“我还是第一次见自己当奖品还有一丝小骄傲的人……”罗宾汉扶额认输了。

“余知道,余看过Master拿来的杂志,在现代男女平权的社会中,男方被女方包养也是很正常的!”因为头疼所以没有参加游戏的尼禄举手回答。

“请不要再看那些三流杂志了皇帝陛下!”卫宫的扑克脸成功裂了,旁边被克洛伊骗了而没能进入游戏的伊莉雅已经在用某种复杂而奇怪的眼神看他了。

“所以,那个Archer是谁?”帮助巴贝奇调试的杰基尔提出了真正应该关心的问题。

巴贝奇故意吊大家胃口,就是不切屏幕,大家只好一起跟着克洛伊的镜头等待真相。

前门没有动静了,过了一会,后门响起来阿尔托莉雅的声音:“如果按你所说,留在前门的确会陷入与阿周那战斗的情况。我同意你的提议,我会留在后门。”

万岁!克洛伊在内心欢呼着,立刻快速向前门移动,不同于骑摩托的Saber Alter,她完全可以迅速藏进树林,逃过正在靠近的阿周那。

当然,克洛伊表面上不忘再撒一把糖:“谢谢欧尼酱!白发黑皮的果然都是好人!”

克洛伊打开屋门,然后小恶魔的表情立刻冻结了。

等等,一定是她打开门的方式不对。

“骗人吧黑化不是随便违约的理由啊!”克洛伊一边做出高难度的后空翻一边还有闲心吐槽,一贯算计别人的她居然会被骑士之王骗了,克洛伊觉得愚人节也不可能发生这样糟糕的笑话。

但是没有用,被模拟战斗限制了的数据不具备躲避子弹的能力,更何况三发点射后,Saber Alter发动摩托车,直冲冲地冲进了房间里。

完全无处可躲,但是抱着不想得到撞死结局的最后矜持,克洛伊打开了象征必死的后门。

于是一切了然了,泳装阿尔托莉雅举起小巧的手枪,准确地命中了克洛伊的头。

“说到狙击和偷袭,我也是略有心得的呢——哈啾!”面对少女化作的礼物盒子,夏日的骑士王有一点小骄傲地宣布,然后打了个喷嚏。

“一件棉被不够吗?把我的拿去吧。”Saber Alter听见她的喷嚏声,解下自己的披风打算给她。

“不必了,应该只是有人在念叨我而已。”泳装阿尔托莉雅揉揉鼻子,干劲十足地调整了手里的狙击枪,说:“为了卫宫家今天的饭,可绝对不能松懈啊我。”


“呜哇被欺负了好不甘心啊QAQ!”出局的克洛伊以弓兵应有的准头准确地扑进了爱丽丝菲尔的怀里,哭着撒娇。

“你这家伙,明明进去玩游戏就是违规的吧。”伊莉雅在一旁吐槽。

实际上并没有养过孩子的爱丽丝菲尔手足无措地试图在讲清道理的同时安慰克洛伊,结果两件事都没有做好。因为看起来是温馨的一幕,一同坐在休息室的英灵们都只是笑着没有上前。

杰基尔见状,拉住了正要离开的Assassin卫宫,说:“刚才说过很有空的吧,那请过来帮个忙好吗卫宫先生?”

都已经气息遮蔽完成,打算溜走的卫宫不甘心地看着另一个红衣服的背影顺利消失,只好点了点头。同是暗杀者,为什么要相互伤害呢?

“武器的数据修正已经基本完成了,非常感谢卫宫先生,请去吧。”巴贝奇也一如既往地善解人意。

两个人一起走到克洛伊与爱丽丝菲尔旁边,杰基尔先调整了一下表情,确认海德不会突然冒出来,然后对不知所措的爱丽丝菲尔笑着说:“如果觉得不偏不倚地教育孩子比较困难的话,我建议由两个人分工来完成。”

然后他保持温柔的笑容摸了摸克洛伊的头,说:“克洛伊刚才在战斗中的表现也很棒了,考虑到正常的圣杯战争几乎不可能同时出现两位亚瑟王,我觉得输掉也是情有可原的。不过……”

他向后退一步,把一旁的卫宫推到前面来。卫宫明白了他的暗示,语调平板地说:“即使是小孩子,明知故犯也是非常严重的错误。在我的生前,这样不听话的小孩是要被死徒抓走的。”

“噫!”这个世界的老爸怎么这么凶残!平行世界的妈妈快救我啊!

看见克洛伊被吓得忘记了装哭撒娇,伊莉雅摆出一副姐姐的样子也摸了摸她的头,摆着架子说:“所以啦,小黑知错了吗?这时候要怎么做?”

爱丽丝菲尔也领悟得很快,接替杰基尔的戏份继续唱红脸:“知错能改就是好孩子哦?”

“对,对不起……”偷偷瞅瞅一旁的卫宫,克洛伊红着脸认了错。

“哈哈哈哈……”

休息室里响起一片笑声,罗摩颇为感慨地说:“真没想到,在圣杯战争中余也能见到宛若家庭团聚的温馨一幕。”

“要说是一家人,那还差个毒舌傲娇的背影男呐。”很没形象地躺在沙发上的库丘林吐槽着自己的老对头,抬头看了眼说:“哦,你也出局了啊。”

休息室里已经坐满了出局但还想继续看结果的玩家,Alter的狂王没有找到位子,干脆坐在了地上。他身后的罗宾汉立刻裹住了斗篷,防止被他的尾巴勾出洞来。

“Master没有下令,本来也没有赢的必要。”狂王如此回答,“我只是要确认新式的模拟战斗系统。”

“这可不像是狂化EX会说的话。”枪阶的库丘林坐起来,毫不在意地说着让其他人听起来心惊胆战的话,“尼禄祭的时候,你可是说过既然下场就要全力将人杀死的。”

狂王嗤了一声,似乎是在笑,他回答道:“过家家的游戏罢了。Alter化又不是眼睛瞎了,我不会在这种时候不识趣地去打扰女人的约会。”

Lancer轻佻地吹了声口哨,血红的眸子望向屏幕,笑嘻嘻地说:“真是个罪孽深重的男人啊。”


谁也没想到会有不止一位亚瑟王参战。

谁也没想到骑士中的骑士居然会伏击偷袭无所不用。

泳装阿尔托莉雅表示水枪就是用来狙击的,谜之女主角表示你看见我头上大写的Assassin了吗?

不对重来,谜之女主角表示你看见我头上大写的ASSASSIN了吗?

这里不存在Saber,既不存在蓝色的也不存在黑色的,有的只是手持薇薇安馈赠的泳装Archer,背着礼物袋打算回收所有奖品(礼物)的Rider,和找不到光剑与飞船而被迫拿起地球落后武器的异乡人Assassin。

畏惧吧迦勒底的从者们,你们终将淹没在阿尔托莉雅的汪洋大海中!

阿周那低头看着自己胸口那个小小的血洞,表情没有太大的变化,只是自言自语:“被限于劣势,以不公的状态与敌人抗争,终于落败,不知道我所体会的,是否是迦尔纳当年的心情……”

第四只第四位阿尔托莉雅(Lily)丢掉手里剩下的闪光弹,稍微不好意思地冲阿周那笑:“对不起,阿周那先生,我被我们拜托了做最后的鬼牌。”

“不,是我的失言。你们以智慧与计谋赢得了这场战斗,这是值得赞扬的,与当年的我等是不同的……”阿周那的声音还飘荡在空中,他的数据已经变成了礼物盒。

因为X的暴露,他轻易地认为不会再有其他的阿尔托莉雅出现,因为据他所知X是不会认同与Saber同行的,而Lancer的两位他确认没有参加。

梅林但笑不语,少年啊,你还是轻视了百合花的美丽。

信息才是战斗的决定性要素,当所有人都弄错了对手的信息,那么出局也是理所当然的了。

Saber Alter,不,圣诞Alter将礼物盒捡起来扔进背包,召唤出系统面板查看,露出绕有深意的笑:“哦?只剩下一位了。”

泳装阿尔托莉雅和X已经在与阿周那的贴身决斗中退场了,毫无疑问这是有人狙击阻挠的结果。虽然泳装阿尔托莉雅退场时她们尚没有意识到,但当X也退场时她们都意识到这不是巧合。

对方优先选择狙击Archer职介的阿尔托莉雅,恐怕也是为了先解决对狙击最了解的那位,拖延她们意识到被狙击的时间,由此趁机干掉了X。

现在是时候去堂堂正正地一决胜负了,她们会连退场同伴的那份大餐一起努力的。

“比利小子,我知道剩下的是你。Master也在对吗?”圣诞Alter对着起伏的山丘喊。

最近的山丘后面竖起一对驯鹿角,笨拙地上下晃了晃。

圣诞Alter眯起金色的龙瞳,警戒着周围宣战:“那么来决一胜负吧,唯有美食和胜利不可辜负!”

“哦~哦,国王陛下说的——是呢?”霹雳般的快枪声踩着上扬的尾音瞬间爆发。看似无谋的举动,恶名昭彰的坏小子翻出山丘冲刺,直接举枪射击!

没有迟疑地迎击,但阿尔托莉雅们露出了微微错愕的表情。虽然也考虑了比利小子并没有离开立香,两个人处于同一掩体后的可能,但她们都认为这样的可能太小。战斗中的Archer适当远离御主简直是约定俗成的想法。

不过,更重要的是,尽管已知这是压低了各项参数的虚拟战斗,古代的英雄们仍然不自觉地以生前的身体素质考量战斗模式的选择。想着就算是在山丘后出现,以自己的能力足够应对,以至于出现了致命的失误。

超卡哇伊的驯鹿御主的祝福哦?全数值1.5倍提升了解一下?

纯粹以技术行使的快枪,即使在游戏中也依旧正常发挥。在立香这个完全作弊式的外挂支援下,比利小子娴熟地躲过圣诞Alter的冲锋,Lily的劈砍,滑铲中两枪正中靶心,亚瑟王团队正式出局!

“真是,精彩的战斗。”面无表情地给予了敌人称赞,圣诞Alter扑通一声倒下,礼物袋炸开散落了一地礼物,她所变的那只盒子也混在了里面。

“对于我(阿尔托莉雅)来说,胜利是绝对不可能让步的。但实际上唯一让我(阿尔托莉雅)在意的只是一等奖,所以这样的结果是最好的啦。我们,绝对,没有放水哦?”Lily微笑着说出了什么貌似了不得的话,也变成礼物盒退场了。

习惯性地冲并不存在硝烟的枪口吹了口气,比利小子略有点不满地嘟哝:“总感觉这话像是把胜利让给我一样,说好的骑士精神绝不认输呢国王陛下。”

“那么,Master,我们赢了?”比利小子看向一直没有说话的驯鹿御主。

“嗯对我们赢了哈哈哈拜托巴贝奇快点关闭系统哈哈哈哈……”立香试图用驯鹿装的蹄子挡脸,但是诡异的笑声依旧从指缝里露出来,让人怀疑她是不是被梅菲斯特带坏了。每当她发现了什么只有自己能意会的真相时,就是这种笑声。

比利小子默默收枪,刚才还想以牛仔的派头向Master提出约会申请来着,现在突然心好累想先喝一杯是怎么回事。


立香以最快速度滚出模拟训练室时,正好看见她想看的热闹。

卫宫推着餐车回来,先看见立香就打了个招呼:“呦Master,终于出结果了吗?怎么样,你的约会候选是谁?”

习惯性轻佻毒舌的某人说完,发现休息室所有人都从屏幕上转过头,面露微笑地看着他。

“我们是一等奖哦卫宫先生!宴会权是属于卡梅洛的!啊,你做了果汁吗?我可以先拿一杯吗?”Lily欢呼着报告成绩,卫宫点了点头把饮料分发给众人。

休息的阿尔托莉雅们非常自觉地在卫宫面前排成一队,看起来是准备挨个报菜名了。立香也混在其中,嗯,她是阿尔托莉雅Atler的驯鹿,那么要份口粮罐头也是合理的对吧。

“刚才的决战非常精彩,巴贝奇终于肯打开声音近距离直播了,亚瑟王对战比利小子哦。”Lancer的库丘林自来熟地搭上了卫宫的肩,他这个突然套近乎的动作让卫宫本能地意识到有点不妙。扭过头看见光之子咧开嘴坏笑的模样,卫宫认定了自己的担心。

立香暗地里冲巴贝奇比了个good job的手势,她就知道,英国绅士之风的巴贝奇在少年少女的故事中总是愿意善解人意地推波助澜。

“诶诶诶?!打、打开声音?!”Lily惊慌得呆毛都快竖成了天线,“我退场的时候……”

“都听见了呦~”克洛伊敏捷地钻过三个人之间的缝隙,笑嘻嘻地拿走餐车上的冰淇淋塔。她略带怨念地瞥了坑掉自己的阿尔托莉雅们一眼,“如实”转述:“大姐姐们说,对于Master什么的完全不在意呢~只要抢到某位红衣服的人就够了~”

“所以,为此输给了单打独斗的比利小子也是无可奈何的对吧,黑色的骑士王大人?”Caster的库丘林从另一边窜出来,帮Lancer的自己一起圈住卫宫不让他趁机溜走。

阿尔托莉雅Alter听见这句话面色一沉,厉声呵斥:“无礼!Caster!不慢心大意怎么算王!”

她的气势是如此凛然,以至于全场都因臣服而陷入沉默。

罗摩转头躲过身边人的视线,小声说:“余对西方的王不了解。”

坐在地板上的狂王不耐烦地啧了一声:“切。”

只有伊斯坎达尔哈哈大笑着拍身边吉尔伽美什的肩膀:“哈哈哈哈,原来黑色的骑士王这么有意思吗?余觉得她说的貌似也没有错啊,是吧英雄王?”

在伊斯坎达尔模糊的记忆里并不慢心还用乖离剑切了王军的吉尔伽美什:“……”

不知为何感觉右肩膀有点痛。

“到我了。圣诞火鸡,圣诞火鸡,圣诞火鸡,好了就这样。对了,不要土豆泥。”菜名已经报到圣诞版的Alter了,卫宫非常希望能回厨房而不是在这里公开处刑。别的英灵还好,他的强大精神绝不会为这点小事而动摇,但是那边仿佛一家四口微笑看着自家大儿子的视线实在是想让他落荒而逃啊!

明明做菜是他为数不多的爱好,明明点菜的是那位不会忘记的英灵,两件快乐的事情合起来……

“我想吃年糕汤!”

“驳回,先学会放光炮再来假扮亚瑟王吧Master。”

“呜……我是驯鹿啊驯鹿!按照迦勒底Rider特别条例第三条,召唤物享有主人的伙食权!”

“就算你已经抛弃节操了……但是再吃年糕你就超重了Master。”

一家四口的妈妈·爱丽丝菲尔·天之衣小心翼翼地看向难得站在自己身旁没有立刻离去的卫宫(Assassin),换来对方不解的眼神:“有什么事吗?”

他之前帮巴贝奇校对了模拟战斗里输入的枪械数据,现在站在这里,也只是为了等一会的数据整理输出。

“那,那个,我同意这门亲事了,你呢?”

卫宫(Assassin)沉默了一会,然后认真地点了点头:“我也同意。”


/end/

个人觉得这个游戏其实最擅长的应该是罗宾汉或者比利小子?在真的不考虑幸运和黄金率天授英雄那堆作弊技能的情况下……

其实没玩过,为了写这个只是去看了二十分钟游戏视频……毫无疑问英灵玩的是战力膨胀严重不平衡版


评论(2)
热度(40)
© 赫莱尔|-|赫尔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