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莱尔|-|赫尔加

赫莱尔Helel,赫尔加Helga
主题是Fate
包括FsnFzFaFeFpFsfFgo……
cp不忌,完全不忌
但我是个要命的设定党

三次元陷入升学困境,请督促我学习

一个随便的联动企划#1 FGOx阴阳师

最近很忙,非常忙,有限的时间也被拿去肝游戏了(喂)

但是我这种家伙,太久不写东西还是会有一种不吐不快的感觉

-

一个非常随便的联动企划

这个企划的名字叫“不要随便用手机的分屏多开游戏”

华为应该是有这个功能的,虽然我是苹果

至于你问为什么,当然是会串屏呢~


第一篇 FGOx阴阳师

今天的神明(玩家)大人也在开心地操控着世界的流转(肝游戏)。

但是阴阳师一如既往地石距堵车了。

好吧,那去fgo进行一下线上十分钟的清ap。

芙芙开始奔跑。

画面飘忽了一下,然后芙芙不见了,它脚下的那条白框线多了个洞。

向下看,在晴明庭院的猫和狐狸之间,多了只长得像狐狸的猫。

千钧一发之际,芙芙用爪子扒住了离它最近的生物,打定了主意要拖一个人下水。

这么熟练,一定和它当年被从塔上丢下来的经历没什么关系。

让我们看看晴明的庭院里吧。

(时间是阴阳师最新章后的和平京都)


认亲

小白:晴明大人,天上突然掉下来一个人!

博雅:还有一只狐狸啊。

芙芙:芙?

立香:芙芙不是狐狸,是猫。

晴明:你也是阴阳师吗?请问你的名字?

立香:这个人!温柔的声音!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阴阳师众:???

比丘尼:这个孩子,和晴明大人之间似乎有着冥冥注定的缘分呢。

神乐:缘分……是……

比丘尼:不知道呢,我根本看不透这孩子的过去,但晴明大人确实有着与她的缘分。

博雅:你认识晴明?

立香:不,长得这么不妖孽腹黑,不是我(玉藻)知道的晴明。

晴明:那应该是黑晴明吧喂,你难道认识的是那个我?

立香:只要一个问题就能证明我的猜想了,请务必配合!试问,你是否想成为正义的伙伴!

晴明:……当然。

立香:果然是你,平行世界的老爹!

阴阳师众:???!!!

(声优梗,晴明和士郎是一个人)


通告亲朋

日常习惯被迫灵子转移,立香表示既来之则安之。

留下风中凌乱的晴明和博雅,手拉手拐走神乐去逛京都了。

庭院里比丘尼自己捂嘴笑着走开后,博雅抓住晴明一通猛摇。

博雅:晴明!那孩子的母亲是谁!枉我一直把你当朋友,我妹妹要怎么办啊!QAQ

晴明:你妹妹,还是你妹妹啊……(已被摇晕)

小白:那是小白未来的主人吗?呜呜呜,但是小白非常不想和那只长得像狐狸的猫共事……

京都街道上。

神乐:晴明的……孩子……晴明居然有孩子了吗……难道,我其实也无意识中把晴明当作父亲了吗?

立香:居然是正常的京都呢!感动啊,神乐能带我去逛街吗,我想买伴手礼给医生他们。

神乐:好……咕哒子之前的京都是什么样子的呢?

立香:所有人都烂醉如泥,大门被喝醉了的最会逃跑的小鬼守着,踹了七天才把门踹开,为此我整整七天的伙食都是饭团。

神乐:咕哒子也很辛苦呢……果然是很厉害的阴阳师吧……

立香:并没有,我只是很不成熟的御主,多亏了大家的帮助才能走到现在。

神乐:(笑)听起来也很像是晴明会说的话呢……诶?

立香:感知到了氪金的气息(★ ω ★)!

荒:别挡道,我有要事要办。

大天狗:你身上有黑晴明大人的气息!把黑晴明大人交出来!

雪女:(助阵)把黑晴明大人交出来!

荒:(无视绕过)那边的人类,天上落下的星辰就是你吗?

立香:(乖巧可爱正坐)是的。

神乐:咕哒子,小心。这个人……很可怕。

芙芙:芙芙~

大天狗:神乐?那边的女孩没有见过。

荒:这只小兽是……非常不祥的气息,你是它的主人?

立香:芙芙不是我的所有物,它是迦勒底的自由居民。

荒:(皱眉)跟我走一趟。

立香:不行,今晚说好老爹做饭呢,而且我不认识你啊。

荒:天上的星辰,怎么会有人世的父亲?

立香:嘿嘿,我家老爹可是京都的第一阴阳师,晴明!

神乐:我作证。她是晴明失散多年的女儿。

式神众:???

大天狗:等等,在那件事之前,黑晴明大人和晴明是一个人,也就是说……

雪女:她也算是黑晴明大人的女儿?!

荒:是我老了吗,现在年轻人都这么会玩?

据说一天以后全京都黑白两道的妖怪都知道了晴明当年与一神秘女子相识相知而后迫于人妖殊途从此相忘于江湖的凄美爱情故事。神的使者荒表示他绝对不会管这种无稽之谈,风的守护者一目连表示绝对没有人四处传播消息,讲故事的青行灯表示她只负责讲故事从来不会自己编,黑晴明的忠实信徒大天狗表示他不会如此诋毁黑晴明大人的声誉,一时间这个故事怎么产生并流传就成了未解之谜。一众女性妖怪表示再也不相信爱情了纷纷以泪洗面,某不愿透露姓名的酒姓男子对晴明这种不负责任的行为表示了强烈谴责。

黑晴明:一言不发就把我丢在幻境里离开,目中无人也要有个限度,神的使者!

荒:事出有因,我去见你女儿了。

黑晴明:……?????

荒:虽然我无意过问人类的家务事,但这副事不关己的表情还真是有些令人作呕啊。

黑晴明:我不是我没有!


送走了来陪妃子聊天解闷的源家长女,妖怪扮的小丞相看着自己侍奉的主人陷入沉思,不解地问:“玉藻前大人,发生了什么吗?”

“传我口谕给胧车,”玉藻前有一下没一下地敲着红木扶栏,若有所思地发令:“近期就不要那些小家伙变成大妖作乱了,叫它们化回原型,好好查一查我家大侄子当年到底跟谁好上了。”

“是……您去哪?”

玉藻前展开扇子遮住面容,轻笑:“去找无所不知的荒。若是借天皇之名,他也得耐着性子回答个一二吧。”

“那个……您去听八卦不用说的这么拐弯抹角,咱这没外人。”

“就你多嘴!”


战力补充

晴明:式神是阴阳师战斗力很重要的一部分。

立香:嗯,支援英灵战斗是御主的本职工作。

虽然存在着语言问题(?),但是不妨碍父女亲切友好的学术交流。

晴明:那么来试试召唤你的式神吧。

立香:那个……不能让神乐上,我坐你的位子吗?

晴明:可以告诉我为什么吗?(总感觉自己的欧气被怀疑了)

立香:因为总感觉神乐能突破神级界限帮我召唤某位紫发老……老师出来,嘛,女武神也是极好的啊。

晴明:是吗……也对,毕竟神乐是巫女呢。但是我建议你向院子里看一眼。

立香:……(被博雅杀人般的眼光吓回来了)算了,老爹你也很欧的,我只是略微有点担心伙食费。

晴明:???

立香:以防万一事先问一句,老爹你比较喜欢白裙子还是黑裙子还是格子裙还是什么都不穿?

晴明:……我感觉最后是一个送命的回答。

立香:我要开始了!宣告——!

两个人同步开始念咒,在晴明念完自己的召唤词后一分钟,立香终于念完了她长成一首诗的召唤词,丢进去蓝色符咒的召唤阵发出了耀眼的光芒!

召唤室里一瞬间占满了人, 以至于晴明被挤到了墙角。他双手支撑身体仰头看过去,月光下,有着金砂般发丝的少女手持看不见的剑,发问:

“试问,你就是我的Master吗?”

(月球名画上线)

然后晴明惊讶地发现,屋里的九个少女居然有着一样的脸。

立香见怪不怪地表示:“啊,果然是阿尔托莉雅战队呢~”

顺便一提,据说从那之后,如果一次丢进去十张符,晴明就改在庭院外的小路上召唤了,从庭院口排到鸟居。

(没错就是那个十连召唤动画)


拉郎注意

立香数了数,很遗憾地发现阿尔托莉雅战队只有九个,没有出现新品种。

第十个是酒吞童子。这大概是立香自己凭借相性召唤的唯一正品,剩下的都是被老爹的咒文(声音)吸引过来的。

姑且忘记伙食费这种令人悲伤的事情,立香给在场人介绍酒吞童子。

大家的表情应该不必多说了。

(以下用酒吞*代表FGO酒吞)

立香:咦,老爹,你的小纸人跑出去了。

晴明:我知道,我让它送口信去了。

立香:给谁?

晴明:茨木。虽然觉得不太地道但还是非常想叫他来看看。

三秒后庭院门口。

茨木:这强大的妖气果然是!吾友!

酒吞*:啊啦,就是这里的茨木吗?嗯,虽然看起来长得不错,不过仔细嗅一下就会发现,完全是没有酿熟的酒呢~(凑近凑近)嘛,要来一碗吗?是妾身亲自斟的酒呐。

神乐:那个,茨木先生,您的球掉了。

博雅:脸红了,逃掉了?!

比丘尼:又回来了呢。

博雅:捡起自己的球更快地跑掉了。

酒吞*:真可惜呢,果然无论这个茨木还是那个茨木都是个小孩子。嘛,说起来,好像当初那个告诉天皇、京都作乱的妖怪真名为酒吞童子的阴阳师,就叫晴明吧?

阿尔托莉雅(棉被):酒吞童子,虽然这个人做的饭完全不到我满意的水准,但是我还是要尽到保护Master父亲的义务。

阿尔托莉雅(无毛):附议。没有薄煎饼的下午茶实在是太糟糕了。

酒吞*:嘛嘛,别在意,妾身不会在意那种没发生的事情。不过,既然这里没有好酒,Master,可否陪妾身去搜罗点好酒回来呢?

博雅:喂,如果想喝酒的话,我倒是不介意把家里的御赐拿出来。

神乐:博雅你居然……

立香:神乐你想多了,那家伙绝对是看上酒吞的剑了。

酒吞*:那这份邀请妾身就先记下了,不过有一壶酒,妾身非得最先尝到不可呢~

立香:已经猜到了事情的发展……

果然是去找了这里的酒吞童子。

两句话挑炸毛,直接开打。

立香决定坐下看戏。自家的酒吞有多凶她是很清楚的,有着喜欢要么等于相爱相杀要么等于吸干骨髓的可怕价值观,相比起来这里见过的这位除了口气不善其实没做过什么出格的事情,缠着晴明打架的姿态她都觉得可爱极了。

“这等借酒消愁的懦夫,妾身可不想承认能当得上酒吞童子之名……若是不小心被妾身杀死的话,咱可要喝干你的酒,把你的骨髓当作下酒菜呐?”

“你懂什么!虽然酒和爪子都不错,但本大爷可不会输给你这个女人!”

“哦呀哦呀,好可怕的气势呢。妾身好怕,怕得角都在颤抖呢。”

立香:茨球,草丛里没有蚊子吗?坐过来看啊。

茨木:不许叫那个名字。

立香:好的茨球,吃瓜子吗。

茨木:你就不怕他们两个人有一个死掉吗?那可是酒吞童子啊!

立香:你觉得你家酒吞会输吗?

茨木:当然不会,他是最强的!等等,我我我我家的?

立香:茨球先生你手上的球都变成粉红色了。嗯,我也相信我这边的酒吞不会输,所以说……

结局当然是两个人打了个平手就此结束了。

酒吞:哼,本大爷看在你是个女人的份上,稍微留了点手。

酒吞*:啊啦,那还真是要感谢酒吞大人的怜香惜玉呢,包括最后把脖子送到妾身的爪子下,也一定是酒吞大人的怜惜吧?那么,妾身这杯酒就当作先前出言不逊的赔礼了。

酒吞:哼……居然是这样的好酒。好吧,你是本大爷唯一认可的女性朋友了,你叫什么名字?

酒吞*:妾身的名字倒也不止一个呢,譬如伊吹童子这样的,大蛇眷属之类的名号,不过咱果然还是最喜欢酒了,所以啊,还是叫妾身酒吞童子吧。

酒吞:噗……!咳咳咳咳……

茨木:吾友!

立香:为了不让酒喷出去还真是辛苦了啊酒吞先生。

酒吞:我一直以为我深爱着红叶,难道我其实最喜欢的是自己吗?已经到了出现幻觉的地步?!

立香:(棒读)是的就是这样你们在一起吧然后茨木归罗宾金时归赖光我的迦勒底就再也不会有什么金色相簿了。

(迦勒底的吉尔伽美什:什么,你居然怀疑乌鲁克相簿不是金色的吗?)

青行灯:这场由异界酒吞挑起的,为了帮助酒吞正视自己心意的善意决斗就这样落下了帷幕,从此,京都的怪谈又多了一段爱情佳话。

一目连:鬼王最终选择了鬼王吗,不错的故事。

黑晴明:你们两个给我过来,还敢说上次的八卦和你们俩没关系?!


旅行结束

立香和大家相处的很愉快。

除了她闲着没事就带着灯笼鬼去找妖狐并且试图挠他痒痒就为了听他哈哈哈这种丧心病狂的行为,一切平安无事。

妖琴师:……

立香:你放心,我就挠那只,你弹琴就行。

妖琴师:……

医生锁定了立香的时空坐标后告诉她可以回去了,临走前立香还特意做了加幸运的护身符送给一目连。

“请务必戴着,虽然不知道这能起多少作用。”

和一目连相处很好的阿尔托莉雅们中走出了白枪呆,以近似女神的加护给了他朋友意义上的祝福。

“这也是我们的心意,一点小小的幸运提升。”

虽然自觉未来还不至于那么悲惨,但一目连还是认真地道谢。

大家都送了礼物,玉藻前作为舅姥爷(?)还包了一千勾玉的红包。

“虽然这样拆台不太好,不过皇室的人才给一千勾玉,会不会太少了?”博雅小声说。

“嘛,一千就够了,又不是凶骨。”立香笑容灿烂,“我不相信人理拯救成功前那群剑豪英灵能把这一千勾玉吃完。”

晴明这里,一百勾玉能进行一次式神召唤,立香那边,一百勾玉够巴御前技能点个七七八八,而三个彩色苹果(圣晶石)可做不到。

总之怀着这样或那样的记忆,立香同大家一一告别,启程回迦勒底了。

只是稍微有点后遗症。

伯爵:那么,这次要我跟随灵子转移吗。

立香:欸嘿!摸毛!

伯爵默默看着打飞自己帽子把自己头发揉得一团乱的御主,冷静地把芙芙塞进她手里。

伯爵:Master,吸猫是种病,得治。

南丁:听说有病人出现了,别担心,我会治好你的,哪怕杀死你。

立香:呜啊啊啊我错了伯爵我错了我再也不把你当成那只狐狸了!QAQ

芙芙:芙芙~


-

我的天这鱼摸得有点长……赶紧回去写论文了

基本全是声优梗,勾玉是fgo1.5.3的新道具,虽然颜色不是红的

那个,搞笑段子还请别在意ooc问题了……

我个人觉得妖狐犯抽时是有点像伯爵声线的,不过伯爵广播剧的声线目前还没听到过相近的,那个太哑了(虽然我很喜欢就是了)

酒吞酒吞那个拉郎cp,别太在意,我们家酒吞小姐只是特别会撩人而已(自豪脸)



评论(1)
热度(57)
© 赫莱尔|-|赫尔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