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莱尔|-|赫尔加

赫莱尔Helel,赫尔加Helga
主题是Fate
包括FsnFzFaFeFpFsfFgo……
cp不忌,完全不忌
但我是个要命的设定党

三次元陷入升学困境,请督促我学习

[刀男xfgo]我在暗黑本丸当御主#2

主角为fgo女性御主咕哒子,中立善,性格=主线+活动-1.52章节,时间点在1.5部

本丸基本全刀剑有病,没推完主线解决黑幕前都是ooc状态,并不是作者认为他们就是这样的性格

没有恋爱线

我承认我写的挺扭曲啦,所以只吃糖的慎看

-

第二话 神隐

他的笑意是冷的,如水面倒映的新月,清辉虽美,却没有丝毫温度。

有哪里不对。

但是立香无法断定他的异质是为何产生。毕竟有清姬那样爱恋本就如烈焰的女子,也有赖光那样因为狂化而形成矛盾的母亲,如果这是本人所接受的,那立香没有任何理由去干涉。

立香的视线从两人交握的手上移开,看向那双始终看着自己、笑着的眼睛,试探着说:“既然你知道我不是过去的姬君了,那么你愿意和我建立新的契约吗?”

说这句话稍微有点鸠占鹊巢的愧疚感,不过立香也不是想做什么复杂的契约(她也不会),只是想保证在万一发生战斗时能够顺利给予支援。

就当作在特异点偶然遇见的从者,从交换真名开始。

“这种事,姬君不问我的意见也是可以的。那么,这次要做什么呢?是誓言之吻,还是……”空气中的罂粟开得更盛了,迷幻的气息想要将少女拉入甜美的噩梦。

“我们来交换真名吧,如果你不介意的话。”立香无视了甜腻的气氛,率先自我介绍,“我的名字是藤丸立香,请多指教。”

第一次,男人眼中露出笑以外的神情。

错愕。

他反手探向身后,抽回时手中多了那把太刀。他将太刀平举在两人之间,眼中的笑意不再,反问立香:“姬君忘了我是谁,可还知道我是什么?”

立香的目光在刀和人之间游走了两圈,给出正确答案:“付丧神。”

他的眼神暗下来,几秒的停顿后,他的声音含着异样的情感呢喃:“是啊,付丧神。”

“立香……我如果呼唤这个名字,你会回应我吗?”
“我会。”立香坚定地回答。

她不意外地,看见他眼中的新月将要以最快的速度沉入黑暗。尽管感知不到,但立香明白对方的魔力正在悄无声息地缠绕在自己身上,形成诅咒。

其正体为神隐。

没有惊慌,立香只是直视着他明亮不再的双眸,一口气将要说的话全部说出来:“我相信你,嗯,这当然是要最先说明的理由。不过也不止这样啦。我明白名字对付丧神的意义,以你的力量应该能轻易让我神隐。但是既然我希望能借助你的力量,那么付出名字做报酬也是理所应当的。”

她与上百位英灵打过交道,王、骑士、杀人鬼、魔女、背叛之人、兽,危险人物不在少数,如果交涉错误,她怕是早已经死过十几次。别说隐藏真名这种小把戏了,连三道令咒都不一定能够救回她的命。相比起那些英灵,立香真心实意地觉得神隐的威胁不算什么。

直白地说,不足为惧。

无言的沉默。他眼里的月牙像是蒙上了一层夜雾,变得晦暗不明。那夜雾愈来愈重,开始升腾翻滚,仿佛山岚吹起搅乱了一片夜色,要把新月彻底遮蔽。

那些看不见的罂粟收拢了花瓣,被山雨欲来的夜风吹散成碎片,在空中无力地飞舞,宛若垂死的放纵。立香突然意识到这不是幻觉,空中真的出现了花瓣,只不过是樱花。

樱吹雪。

这是他灵力的具现化。他的手无意识地收紧,攥得立香手生疼。立香张开口想要问发生了什么,却感到手上一松,男人破天荒主动松开了手。他竖起食指抵在唇上,示意她不要说话。

那一瞬他的眸子清亮非常,如月出于水波之上亦如刀现于星天之下。噤声的手势无声地透露出一种宁静与凌厉,让立香第一次将他同刀的意象联系起来。

他起身走到那摞服饰旁,先是拿起小袖穿好,然后展开夜空色的狩衣披上,将明黄色的绳结系成。

他仿佛要进行一个仪式,非得以最正式的装束回应。

看他不紧不慢的动作,再看看那些华美而复杂的装饰,立香果断调整了姿势让自己坐得更舒服一些。这可不是几分钟能搞定的工程。

注视着他的动作,立香始终紧绷的神经渐渐松懈下来,看他更衣,就像看一张素绢上勾勒出一卷长夜星河。

半小时后,当他把那把太刀悬在腰间,仿佛画卷添上了唯一一弯月亮有了“眼睛”,整个人顿时真实起来。先前无论两个人离的怎样近,立香都觉得他不过是水中映月,一触即碎。

半开的纸窗洒进来熹微的晨光,他按刀转身,于逆光中说出初见的台词:“三日月宗近,因锻造时多打除刃文,故而名为三日月,请多关照。”

立香仰头看向逆光中他的脸,只觉得这一幕初见似曾相识,也许已经在万千世界被不同的人上演过无数次。

“今后就拜托了,三日月宗近。”立香站起来回应,红光在令咒上一闪而过,两人的因果与缘分真正结下。

“我早就已经立誓,只会做姬君希望我做的事。”三日月宗近从逆光中走出来,晨光自他的眸中滑落至身后,那对新月又恢复了先前冰冷到过分的温柔。

比昙花绽放还要短暂的真实就此消失。

“虽然这么说不太好……但你要不要考虑换个誓约?”不怎么抱期待地,立香提议道。

三日月宗近扬起嘴角,道:“当然,如果这是姬君的愿望。”

那句拜托了还没说出口,立香就因为他的后半句话闭了嘴。

他的后半句是:“姬君过去的命令,与现在的命令,我都不会违背,这是我对姬君唯一的回应。”

立香歪着头注视他的笑颜,没有丝毫惊奇,反而因为确认了真相而隐隐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

啊啊,果然。

先前因为是第一次见面,所以想着不能随便凭片面的印象下定论。

但现在看来,果然是这样。

你病了。

立香想起南丁格尔的话,想起在北美白宫前他们与宛若魔神的库丘林Alter作战。

何其相似。何其矛盾。

因为梅芙的恶欲,库兰的猛犬降临为灾厄的化身。而后他自行选择舍去情感,扭曲为千之棘的狂王,只为响应梅芙的愿望。

正确的历史不存在狂王,因为他是圣杯愿望下的产物,但纵使如此,斯卡哈也依旧以瑟坦特称呼他。本质上,他仍然是那个光之子。梅芙只是许愿,如何达成的方法是他自己所选。无论如何痛苦,狂王都只会前进厮杀,不会向做出选择的起点回看一眼。

但是三日月宗近举刀了。

他本不用举刀的,只要像先前那样,以最亲昵的举动将真名诉说即可,立香依旧只会被虚假的罂粟包围。他却选择以最正式的方式回应,让立香得以窥见刹那的真实。

只要看见了他举刀时的风华就能明白,真实的他究竟是怎样的。

你向我展露这份真实,是为……

三日月宗近对立香的心理活动并无所觉,他正欲开口打断这段沉默的对视,通往外屋的纸门上响起了小心翼翼的敲门声,门外听起来有两个少年。

“主人?主人醒了吗?”第一个少年轻声问。

“我们看见外屋的门掩着,就直接进来了,没有打扰主人吧?”另一个少年解释。

明明是不认识的少年,却不由自主地觉得亲切,像是谁来着?

立香没来得及回答,三日月宗近就代替她回答了:“姬君正在更衣。今天怎么是你们,长谷部君呢?”

后一个说话的少年不好意思地笑着说道:“我说是主人的命令,就指使他去通知大家到正厅集合了,现在长谷部应该在后山掘地三尺找人吧。啊,这是主人之前说过的吧,把人抓回来就叫大家去正厅,所以请千万不要生气呐。”

前一个少年则在关心三日月宗近的前半句话:“主人正在更衣吗?需要我进去服侍吗?”

立香敏锐地听出了少年的跃跃欲试,立刻拼命冲三日月宗近摇头,不过三日月宗近看也没看她的暗示就对门外拒绝:“不必了,有我做姬君的近侍。”

这……好像进攻性有点强啊。

“三日月你做近侍,怕是主人要反过来照顾你吧?”前一个少年立刻拖长了声音,闹别扭地吐槽。

不不不,人家早上衣服是自己穿的哦,我只负责看。立香在自己心里吐槽,顺便脑补了一下帮三日月宗近更衣的情景,视线正巧落到床榻上的痕迹,她立马脑内踩了刹车。

停下,这不是回迦勒底的车。

“那么我们去正厅等你啦主人。”后一个少年打着圆场,想要拉走自己的好友,立香听见他小声说“走吧清光”。

“主人。”闹别扭的少年走了两步,又停下来,似乎还有什么话要讲,“我有好好听你的话,把你要我做的工作都完成了哦,所以,所以……下次去万屋的时候,可以带我去吗?”

好软好萌的少年!立香差点脱口而出好好好你说啥都行。她抬头试探性地看向三日月宗近,三日月宗近也在垂眸看她,脸上没有什么神情,仿佛在说无所谓。

“好,下次就带你去。”最后,立香隔着纸门如此回答道。

“嗯!说定了哦,如果你忘记了我会提醒你的!”少年欢呼着离开了,开心得像是约会成功的女孩。

“大和守安定,加州清光。”两人离开后,三日月宗近体贴地报出了他们的名字。

“嗯……诶诶诶诶,是冲田的刀吗?”立香有点小惊讶,居然碰见了熟悉英灵的爱刀。

难怪会有种莫名的熟悉感,不过说实话,好像哪里还是有差别的。

嘛,毕竟也没人规定刀必须完全继承主人的性格,所以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三日月宗近颔首,又继续解释:“四日前和泉守兼定叛逃,姬君下令让清光与安定前去抓捕,还说等到回来要当众惩处,以儆效尤。”

立香只能点头,因为和泉守兼定这把刀她不知道。立香了解的日本刀用手都能数过来,都是日本英灵的佩刀。信长倒是自称搜集了不少刀剑,可她作为Archer平时都是用火枪扫射,所以立香只见识过她的茶具。

“呃,等等,哪种意义上的当众惩处?”可能是少年的软萌声线让她懈怠过头了,立香后知后觉地意识到不对。

“无需在意。”三日月宗近走到衣橱前拉开了门,淡淡回答:“你是审神者,如何处置刀剑男士是你的自由。在这里,姬君的命令就是绝对。”

他从衣橱中取出一件看起来价值不菲的和服捧在手上,对她说:“姬君,请更衣。”

立香看看他不像开玩笑的神情,再看看那件层层叠叠的衣服,陷入凌乱。

一个平安贵族打扮的帅哥说要帮我更衣,我该怎么办在线等急。

立香凌乱,沉默,再纠结,末了,手指扯着自己睡衣袖口的花边,非常艰难地说道:“其实……我穿这件……就挺好……”

瓦拉几亚大公弗拉德三世亲手缝制的芙芙睡衣,全球仅此一件,我觉得应该比你手里的衣服格调高……嗯!就是这样!

三日月宗近一挑眉,说道:“哦呀,这可让我有些为难了。姬君不更衣便出去,长谷部君又要批评我没有尽到近侍的职责了。”

你刚才给自己系带子都不小心打错结了我信你能帮我穿好啊!喂等等你从哪里摸出来和服穿衣指南这种书的?!

立香强顶着画风突变的压力拼命回想自己为数不多的和服相关知识,在想到两仪式时终于想起一条有用的,赶紧说道:“浴衣!来件浴衣就好,我自己能穿的那种!”

三分钟后,立香自己拉开纸门,对等在外屋的三日月宗近说道:“我换好了。”

三日月宗近放下手里那本指南书,嘴角含笑地上下打量着立香,状似遗憾地说:“从今天起,天然去雕饰的姬君就不再是我一人的景致了,真是有些不想放姬君出门啊。”

“……要不我宅着吧。”立香作势要关上纸门。

“玩笑之言。姬君还是去看看吧,总和我处在一起,未免冷落了其他人。”三日月宗近伸手拦住了纸门,俯下身笑着说。

算了,还是熟悉的画风,还是熟悉的有病。

立香认命地松手让他把门打开,自己找到木屐穿上。

“那么请随我来。”三日月宗近转过身在前带路,在离开外屋前顿了一下,又说道:“啊对了,既然姬君不记得过去的事情,那么请允许我提一个小小的要求,也是为了姬君的安全着想。”

“什么?”立香正在低头同木屐作战,赶紧抬起头来问道。

三日月宗近为她打开门,侧身相让,说道:“接下来,还请不要向任何人提起姬君的真名,毕竟姬君以前也不曾告诉过我们。”

他垂眸,淡淡地补上了后半句话:“而现在,有我一人知晓已经足够。”

立香仰头看着他,三日月宗近垂眸注视地板,谁也不曾察觉,立香身后那面落地立镜中,立香的镜像转过身来,勾起嘴角露出妖冶的笑。

一如三日月宗近记忆中的笑。

两个人穿过曲水流觞的本丸,一前一后踏入正厅,立香忽然理解了命运为何将她召唤至此处。

身经百战的立香下意识地躬身错步摆出迎战的姿态,绷紧了神经审视正厅里坐满的人,或是说刀剑男士。
藤丸立香见过无数战场,于此的几十振刀剑本不足以令她如此紧张,但她吸进肺里的空气却让她忍不住颤栗、恐惧、高昂。

此处的空气仿若自冬木那场噩梦般大火吹来的灼热之浪,满溢杀伐与堕落之息。

——欢迎来到我的暗黑本丸。

幻听中,她听见自己的声音这样说道。


/tbc/

-

新的病友上线

-

第一话更正了一个细节,看板郎先生的技能应为缭乱之绊(真)EX

咕哒子和三日月初见致敬月球名画

(月球名画戏称fsn士郎第一次见saber的那张cg,仔细观察会发现在fate系列各个动画里都由不同的组合再现过这个构图,比如魔伊里伊莉雅和凛)

话说,为啥这个月咕哒子能杀进lof日区人气角色前三???

评论(8)
热度(194)
© 赫莱尔|-|赫尔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