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莱尔|-|赫尔加

赫莱尔Helel,赫尔加Helga
主题是Fate
包括FsnFzFaFeFpFsfFgo……
cp不忌,完全不忌
但我是个要命的设定党

三次元陷入升学困境,请督促我学习

[fate]A New Kidding 02 四战换c阶

【一时没忍心,把本来加在01的[他]的戏份移到02了,这样以后也可以开心地表示,我们家男主好歹也出场了2章对不~】


-幕间-

虚的点断开,两条线重又平行前进,但是曾经“被虚假地链接”这个事件不会消失。

意识渐渐凝聚,像是刚开机的电脑逐步恢复计算速度。

梦醒前的记忆沉入水底,如运行后丢弃在硬盘中的磁盘碎片,虽然仍存在着,但是不会再被重组成有意义的讯息。

雪色的睫毛颤动了一下,视野在睁开时已经聚焦清晰:魔术师的工房布景,带一点难得的现代实验室错觉。[他]慢慢撑起身子环视,有知觉有实感,一切都比梦的场景熟悉和正常。

“醒了?看起来你还活着,真是太好了。”

“那么听我念记录了哦?五分钟前你的意识沿虚轴加速移动,三分钟前你的魔术回路开始活性化,魔力消耗速率达到记录中最大,但是没有引发任何现象。此后你的意识进入无回应状态。一分钟前你的意识沿虚轴返回,魔术回路失去活性。”女性的声音冷静严谨地反馈实验中他的身体状况,清亮悦耳,让人想起宝石和猫。

完美切割的红宝石和神秘精怪的黑猫。

“这次实验将被定为第二法实验的第三类特异现象记录在案,我推测你的意识主动连接并干涉了平行世界,当然,如果你个人留有记忆就更好了。”

[他]合上眼眸,银色的睫毛微微抖动,然后睁开,轻声开口,自问再无法被确认的事实:“那孩子能得救了吧?”

“……什么?”

“呐,学姐……还记得你曾提起的那个战争吗?”


遥远的异端世界的幕间就此结束,直到她们再次找到连接两个世界的办法前,已没有继续讲述的必要。

当第七位从者caster出现的时刻,这个世界的圣杯战争正式开始了。在逃不开的世界线的收束下,这微小的改变,究竟能拯救多少人呢?

“至少,这孩子能得救吧。”


也许是他沉默得有点久,那少女保持微笑,继续发问:“虽然看状况大致就明白了,不过姑且还是确认一下,你是召唤我而来的master吗?”

龙之介望着面前的少女,有点不知道该如何回答。从鲜血制成的召唤阵的闪电与烟雾中出现的——竟然出乎意料的是一个女人。虽然的确是美得没话说,但是和想象中的恶魔有点沾不上边啊。

少女看起来约莫是十五六岁的年龄,有着姣好的身材,白皙的皮肤,乌黑靓丽的长发和眼眸。善意的微笑仿佛莲花,正经而无聊地就像是教堂那些壁画上的天使。

她身着褶皱分明的白色筒裙,简洁得似乎是一整块布围成。但她的手腕脖颈等处佩戴了艳丽的金饰,上面镶嵌有瑰蓝的宝石或者神秘的猫眼,灿烂的光芒足以让这个房间失色——龙之介认得出这是埃及风格的服饰,而且绝对价值不菲,但老实说,他对劫财和劫色都没有兴趣啊。

难道我不小心招出了精灵或者天使吗……呐,这种高贵的东西可以杀杀看吗?

龙之介的脑海里突然冒出了这样的念头。也许是因为女性在他的生活里从来只扮演着喜欢的猎物这一身份,所以即使碰上了未知的存在,还是忍不住产生猎杀的欲望。虽然不喜欢她身上的圣洁感,但是这样稀世的美貌,对他有着毒药般的吸引力。

等等……这女人也许是善于伪装的恶魔也说不定。龙之介灵敏的直觉发现了异常。尽管这女人的气场像极了天使,但是她的美丽在无形中散发出致命的诱惑力,简直就是恶魔的诅咒。

嘛姑且试一试吧,我看人的本事应该还可以。稍微挠了挠头,龙之介做好了心理准备,回答道:“嗯,我叫雨生龙之介,自由职业者,兴趣是杀人。喜欢小孩子和年轻的女孩。”

穿长裙的少女点了点头,脸上的笑意未曾消退。她走向龙之介,仿佛要拥抱新认识的伙伴一般张开双臂,真心实意地说道:“很好,契约成立了。意外地被召唤到这个盛大的圣杯战争中,作为无名之辈的我实在是感激之至。master看起来是个很有趣的人呢,如果能和你一起参加游戏也是个不错的选择吧……”

宛如黑色的天鹅起舞,少女用残忍的话语表达和杀人鬼同行的意愿。而那旁观者的小孩依旧只能压抑着呼吸,停止着思考,一动不动地看着这一幕。善的外衣下是纯粹的恶质,该让人悲叹这命运的玩笑呢还是感动于这扭曲的美丽中呢?娇嫩的肌肤温柔地碰触杀人鬼的脸颊,双臂绕住他的脖颈,少女仰起粉红的双唇贴近了他的耳畔——龙之介忍不住颤栗于这个身躯是多么完美,能在他手中升华成怎样的艺术——名为caster的使魔对着自己的master轻语:“不过抱歉啦,为了我,为了那孩子,只能拜托你先下地狱了呦,m~a~s~t~e~r?”

“咕——!”呻吟声卡在了喉咙里,龙之介顾不得莫名其妙动弹不得的身体,拼了命地将视线下移:绕过遮挡视线的胴体,从两人的缝隙里看向自己的脚,本该是自己脚的位置,黑泥愉快地冒着气泡,沿着他瘦削的小腿一路向上,仿佛多情女子的抚摸,直到吞没了他的脸,将整个人拉入泥潭中。

泥潭在地板上快速收缩,最终归于少女纤细的双足,而这双原本浸没于泥潭中的足,依旧洁白如玉。

这沼泽的女儿——caster转动腰肢,白色的长裙随她的动作轻摇。她走近被绑缚的小孩,帮助他坐起身,两道寒光闪过,绳子断成多截掉落在地,直到此刻,那孩子仿佛才能开始思考了,眨着眼,傻傻地望着救了自己的少女。


水晶灯的光芒如此耀眼,却只能在她背后黯然失色。她举手投足间,饰品折射金色的光,多像是太阳。

可她的长裙很素雅,她的长发很安然,那笑容温和得像是湖上的睡莲。

有世界伴着她起舞,她美得就像传说,像童话。

她是那之中的精灵吗?

“不,我不是精灵,也不是天使。”微笑着,caster回答他的疑惑。她俯下身,不是带着杀意的拥抱,而是轻轻亲吻了孩子的额头。

在魔力的诱惑下,孩子觉得紧张、恐惧、惊慌一下子都消失了,他忍不住陷入了睡眠。最后的清醒里,他只能感觉到有人温柔地抚摸他的头,安慰他:“睡一觉吧亲爱的孩子,让这个噩梦暂时结束。”

直到你恢复了勇气,醒来继续在这黑暗中找到救赎的路。


“咔嗒,咔嗒。”

这个血色的夜晚暂时被遮盖过去,空间中重新只剩下单调的时钟声。caster静立在书架前,放空了表情。她的手指流连在精装的《安徒生童话》上,带着点寂寥和思念地低语:“你这曾经的孩子,我英灵的主人,如今也算是实现了自己的夙愿了吧?”


-tbc-

评论(5)
热度(8)
© 赫莱尔|-|赫尔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