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莱尔|-|赫尔加

赫莱尔Helel,赫尔加Helga
主题是Fate
包括FsnFzFaFeFpFsfFgo……
cp不忌,完全不忌
但我是个要命的设定党

三次元陷入升学困境,请督促我学习

[fate]A New Kidding 03 四战换c阶

7:00am

浅川言和从床上醒来。他对于手中被褥的触觉感到陌生,因为他睡前的最后记忆与床的关系相去甚远。虽然孩童的思绪还很茫然,但是庞大的空虚和落寞第一时间把他的身体占据满溢,挥之不去地提醒他有什么已经被破坏,再也不会挽回。

浅川言和掀开被子,发现自己并没有换过睡衣,皱皱巴巴的童装上意外地没有出现诸如血迹的东西。他伸出脚摸索到了自己的拖鞋,让身体与冬天清晨的空气接触,慢慢走向房门。走到门口时,能听到厨房里传来烹饪的声音,浅川言和歪着头想了一下,似乎产生了一点不切实际的幻想,但是他近乎木然地继续走下楼梯,踢踏踢踏。

就算只是个七八岁的小孩子,也有本能和理智告诉自己,昨晚没有噩梦,而是真真实实发生的灾厄。失去的事物,就是永远地不在了。

但是这个清晨这么安宁,空气中都浮动着淡淡的花香,让人没法不以平静的心态去仔细感受活着所能获得的一切。 

是了,我还活着啊。

尽管步子很慢,有些轻浮似乎一推就倒,但是踢踏踢踏的声音单调循环到无限,似乎有力气能够一直这样走下去,除非被摧毁了意志和肉体。名为坚持的力气是这台永动机的燃料。 

7:10am

从二楼走到了餐厅,厨房的声音刚好消失,和从里面端出早餐的人打了照面。她穿着围裙,对着浅川言和淡淡地微笑:“早安。早餐有些简陋,不过姑且调整一下心情吧。” 

7:15am

的确是很简单的早餐,但是颜色搭配得非常悦目。烤面包片,煎蛋,切好的果蔬与香肠,和小堆的坚果。浅川言和从对方手里接过涂了厚厚果酱的面包片,咬了一口,咀嚼了几下后吞下肚,甜味似乎迟钝了一会才从味蕾传达到大脑。他知道自己没有说“我开动了”,不过对方似乎没有在意。在她低头剥开坚果时,浅川言和能够比较自然地观察她了。 

收起了金饰与宝石,不再有昨晚那样主导气场的笑容时,她的美丽是收敛而含蓄的,虽然仍掩不住一种夺人心魄的力量,但至少让人相信她是安静地坐在餐桌对面的,而不是下一秒就会长出翅膀来飞走。

 浅川言和的视线在她的常服上停留了片刻,然后才不太确定地意识到,她穿的衣服是姐姐的。

 而姐姐,已经死在了昨晚那个杀人鬼的手里。

 浅川言和觉得自己的指尖变得冰冷无比,温热的面包片似乎烫得他想要扔掉。虽然还能咀嚼吞咽,可是吞下的食物和空气全都被吞噬进了一只无底的黑洞里,他不出一分钟就会窒息而死吧。

 突然响起少女的声音,像银铃敲响,骤然吓退了那只黑洞的怪物:“呐呐,还没有问过你,你的名字是什么?“

 吃饭的时候不应该说话。但是现在管教他的人也都死去了。有点破罐子破摔的意味,他决定完全随着少女的喜好走:“……浅川言和。浅川,言和。”看到少女微微张大的双眼,他放慢了速度,重复了一遍自己的名字。

 “浅……川……言和?”少女努力模仿着他的发音,重复他的名字。

 “嗯。”言和点点头,他迟疑了一下,还是问了出来:“你自称是caster对吗,那是你的称呼?”

从用餐开始,少女始终保持着一种温和但是没有笑容的表情,和昨晚的光芒四射大相径庭。此刻她蹙起眉,似乎有些迟疑地、慎重地回答:“那是我的职阶,就像你听到的,这个城市的一场战争中,我以caster作为参战的身份。如果问到名字的话,我的名字是Helga,不过你叫我caster就可以。”

 也许是因为那个名字的发音有点太古怪,也许是不愿过多提起那个名字,她要求言和叫自己caster。

 “caster……”既然提起了话头,就没有半途停下的道理。“有句话,理应放在所有话之前……”

 “如果是感激的话,请不必说了,因为那是对我心灵的负担。”caster,或者说赫尔加闭了一下眼睛,睁开来看着他一字一句地说。

 “我必须要承认,我不是天使也不是精灵,而是那个男人来自同一个世界的恶魔。我没办法拯救你,而是要你强制和我做一次交换。我以让你活下去作为条件,要求你借给我你的全部力量,与我一起参加圣杯战争,一场,杀人的战争。”

 “我会带你行走在这个城市的光与黑暗中,我会让你看到阴谋如何让光辉的英雄陨落,我会借助你的指引找到杀死敌人赢得战争的力量。我要求你做这场交换,只是能让你活下去。” 
啊,听明白了。

那如冰泉滴落在霜雪上的声音所表达的意思,连同其中的情感都听明白了。虽说是能让我活下去,但万一她的战争输了的话,连我也可能会死吧?救了我,实际只是把我的命从一个恶魔手里转交到另一个恶魔手里,前一个也许只要的是生命和身躯,这一个是连灵魂和人生都要完完整整地纳入手中。

生命是有多珍贵,即使曾经很懵懂,从昨晚开始也明白了。即便如此,的确也做了决定,要开口告诉她我答应你。

就算想到死亡时,会感觉到那只黑洞的怪物又活跃起来,要窥视着把自己掏空。

就算如此啊,还是抑制不住渴望,想要告诉她我答应你。

她是知道的吧?她知道她提出的请求绝不会被拒绝。就算是毫无关系的陌生人,只要她肯露出美丽的笑,肯调配暖软的声线,就算要为她去死也会在所不惜吧?这仿佛毒药一样的魅力。

所以才没有笑容吧?所以那声音里才有着冰冷和决不原谅吧?

对自己的绝不原谅。

但还是够了。

“我答应你。”说出这个答案不需要多少力气, 不过他调整了一会试图让嘴角上翘,然后思索一下那个外文名字的发音:“我能帮到你的,赫尔加。”

“嗯。”慢慢地,她的神色缓和了,虽然未笑,看向小孩的眼神已带上了笑意。

7:45am

早餐早就吃完了,言和帮助caster收拾起盘碟,送到厨房清理。

8:00am

回到餐厅时,caster突然看向了窗口,似乎早有预料一样——如雪的羽翼遮蔽了天空,拍打翅膀的声音瞬间大如潮水,十几只雪白的鸽子从事先打开的窗子飞进来,整齐地落在餐桌上排成一排,啄食caster留下的坚果。

“欢迎诸位按时归来,时间紧急,无法慰劳,还请谅解。下一批任务正等待各位即刻上路。”caster伸出双手宣布。此刻言和仿佛在她身上看到公主接待信使的高贵,和海盗欢迎伙伴的意气并存。

然而后来回想起这个场景时,在鸽子如温暖飞雪的圣洁中,言和却回味出一点寒意和悲伤。

那鸽子的到来不是巧合,而是经过计算的精准。她知道一个小时足够说服言和,所以要求鸽子八点来汇报情况,就像她的时刻表上留出了七点到八点的空档,所以她在七点解除言和身上的魔术令其醒来。时间上衔接紧密,毫无浪费。虽然caster的言语都是真心的,但这真心只有一个小时。

以每一个小时为划分,明确把生命拆解成整齐的方块分门别类地放好,连带着与他人的感情和羁绊也是。她就是这样的人,有着这样的行动方式和手段,所以言语中对那种自己的不可原谅也是真的。

 某种意义上说,caster是真正的魔女,她扭曲着一切,使命运成为旋绕自己的螺旋。

但是,浅川言和不会因猜疑而动摇,会一直跟随、陪伴在她身旁。这之中的理由其实在第一眼看到她时就明确了吧,只是年幼的心智未曾发觉。

等到时间流逝,孩童长成少年,昔日懵懂的情感终于能够从嘴中说出:

“因为我啊,第一眼就为你所折服了。”


评论(4)
热度(4)
© 赫莱尔|-|赫尔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