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莱尔|-|赫尔加

赫莱尔Helel,赫尔加Helga
主题是Fate
包括FsnFzFaFeFpFsfFgo……
cp不忌,完全不忌
但我是个要命的设定党

三次元陷入升学困境,请督促我学习

[日绘约][fate]黑弓与凛#01

(每次也就几百字的更新,连成文后会起好名字整理发出来的)

主要人物:hf的凛,魔伊的黑弓,原创已被ntr的男主
因为省略了前因,先表明男主和凛的关系确实很好,只是凛实在有点不相信他。


冬木市的冬天很少有雪,比其他地方要温暖许多,但这不能改变大清晨起床是件艰难而痛苦的事。
所以远坂凛起床时,总是像只被逗弄了的猫。
如果这个觉是在飞机上睡的,兼顾着倒了时差,那更明显。
直到坐完了电车,走入了深山镇,远坂凛才恢复常态,即眼睛里不再莫名有黑色的怨气冒出来,虽然单看她外表的话,似乎从始至终都是那个优雅的魔术师大小姐。
旅行箱轱辘轱辘地沿着山坡的走势向上行走,礼貌而又紧跟着前面红衣黑靴的长发淑女,拉动它们的是同样穿着考究时尚的青年人,眉眼里隐隐有混血儿的痕迹。两人并肩走在冬木的深山镇,步速同样快于一般人,看似和谐的朋友在享受清晨的空气,可总隐隐有一种压抑的气氛。
青年是为不知何事困扰,淑女则是因青年而困扰。
名为诸葛潜渊的中国魔术师,远坂凛是无论如何没想到他会跟着自己到冬木来的。

八年前,为了圣杯战争引发的大混乱,远坂凛抱着被封印指定的觉悟前往时钟塔,却没想到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大师父出面解决了此事。趁此机会,远坂凛借着时钟塔丰富的资源,开始第二法和宝石剑的研究,而诸葛潜渊正是半途闻声加入她的研究课题的魔术师。

典雅,博学,谦虚,果断。对于朋友善于谈吐,开朗洒脱。可以算作朋友。这是远坂凛对诸葛潜渊的评价,不能算低。

但绝不是可以掉以轻心的人物。

远坂凛不知道他谋求的是什么。她不顾忌把第二法的部分资料和远坂家的工房暴露给他,毕竟即使是埃尔梅罗二世也断定他是少有的能与她在第二法上比肩的研究者。远坂凛也知道,她本身,也是时钟塔许多年轻才俊觊觎的宝物,在这个方面,诸葛潜渊已经能算是她寥寥几个能给好脸色的候选了。但是在冬木有着樱,士郎和rider的情况下,远坂凛的顾忌太多,因为哪个都是一旦暴露就会被魔术协会牢牢盯上的大麻烦。

家人和朋友永远是第一位的,可能性渺茫的男朋友什么的都给我退下!

所以在伦敦机场开始登机时,远坂凛看到这男人拉着行李箱走到自己面前,自然而然地接过自己的行李,微笑着打招呼说:“埃尔梅罗二世导师说冬木是一个有着他深刻记忆的地方,我也很期待亲眼看看,能培养出凛的城市是什么样的。”

那时凛很想举起左手一发gandr把这朋友送进医院,然后摸出他的飞机票即刻毁尸灭迹。

至于为什么现在变成这个样子……因为飞机上诸葛潜渊找到她诚恳而和谐地谈了一次,表明了自己的立场和目的——还算合理,受埃尔梅罗二世之托,亲眼见证第二法的关键步骤和放心不下容易犯迷糊的凛……这个暂且不提!总之他们交换了魔术师的契约,包括工房保密协议等等,顺带……租房协议。

租住一间客房,诸葛潜渊保证先付房租和伙食费,同时可以负责一日三餐。

反正要进入自己家工房彻夜研究,住在自己家的确是最方便的打算。而且有自己看着他,出岔子的几率也小一些……守财奴大小姐罗列出一张A4纸的理由来说服自己。

不过无论他谋求的是什么,现在这个沉默都不是适合他进一步达成目的的好状态。
“到了,这里就是我家。”最终远坂凛觉得自己不能不尽一点地主之谊,所以她开口从介绍自己家开始。
“凛……”在凛打开结界时青年终于开口,他深深蹙着眉,甚至没有得体地夸赞一句远坂宅的结界,“我有一个问题要问你。”
“请讲。”远坂凛保持微笑,心里想,自己这个同窗又在闹哪出?
“我们两人不仅是同窗,更是朋友。远行人到朋友家,朋友总会尽力做到宾至如归,所以我可以冒昧把此处当作自己家,是吗?”名为诸葛潜渊的青年说出的话似乎在理,可别扭得很,此刻碍于情面她好像只能回答是。
远坂凛勉强点了点头,思维已经转到这是否是一种侵入他人工房的魔术在发动,不过她姑且对两个人的交情还是有信心的。

青年脸上的愁容忽然消散了,正如此刻暖阳忽然穿透了冬天阴惨的密云照耀在他脸上,他脚步轻快地提起箱子,搬上了大门前的台阶:“有你这句话我就放心了,那么打扰了,不对,是我回来了。”

然后他转过头一脸认真地解答凛的疑惑:“这趟旅途之前我起了一卦,大凶,忌出行。但是如果是回家,那就没问题了。”

“……”凛想起来了,不管这个朋友有多么老谋深算,可有一个致命弱点——太,迷,信!

-tbc-

(关系解释太啰嗦了……但毕竟是信任到可以进工房了……)


评论(3)
热度(32)
© 赫莱尔|-|赫尔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