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莱尔|-|赫尔加

赫莱尔Helel,赫尔加Helga
主题是Fate
包括FsnFzFaFeFpFsfFgo……
cp不忌,完全不忌
但我是个要命的设定党

三次元陷入升学困境,请督促我学习

[日绘约][fate]黑弓与凛#02

每次也就几百字的更新,连成文后会起好名字整理发出来的

主要人物:hf的凛,魔伊的黑弓,原创已被ntr的男主

-

(果然没有定位好人物关系写起对话来就会卡……)

(然而卡死也要写下去……嘛反正不在意字数)

(我目前记不清圣杯战争的时间……就当做1月31日召唤的红茶吧QAQ)

-

“给,凛。”凛走下楼梯时,潜渊正坐在沙发上摆弄占卜用的铜钱。看到她坐下便把一杯冒着热气的清茶推了过去,正适合清掉晚饭的油腻。

凛对于晚饭很满意,因为潜渊是中国人,更是四川人。

正宗麻婆豆腐,可以一夜结束圣杯战争的最大杀器……似乎有什么奇怪的乱入。

总之即使那个冒牌神父还活着,估计也会对这道菜赞不绝口。更别提什么沸腾鱼,辣椒焖饭。

能在这八年中成为时钟塔与远坂家主走得最近的男性,诸葛潜渊的确有着足够深厚的实力。

所以他这次的贸然拜访,也并不是毫无把握之举。

不过没有人能想到冬木市会有一个小圣杯、一个固有结界的使用者、一个留存于现实的英灵存在,所以诸葛潜渊自然不知道他此行面临的考验有多大。

时钟敲响了一下,现在是凌晨一点。

日历可以翻过新的一页,现在是1月31日。

已合作有不短时间的两人相视点了点头,向地下的魔术工房走去。

这是他们到达冬木市的第三天,昨天凛带他逛过了冬木,包括那座最高的楼,以熟悉地脉和星象。潜渊在楼顶观测星象调整自己的魔术术式时凛就坐在一旁看着远处的冬木大桥出神,也许她可以数那桥上的砖块来打发时间,不过她没有那么做。因为她不想浪费魔力去发动一个特级强化视力的魔术只为了数砖块,还要顺带收获回忆里那红衣男人的一声嗤笑。

半个月并肩战斗的情谊不是能轻易忘记的,更何况那男人的印记总是留在圣杯战争后的岁月里,滴滴点点地不经意间让她碰见。譬如士郎在仓库中投影的干将莫邪,譬如那次从咖喱修女处得来的圣骸布。

凛在冷风中轻轻叹了口气,已不再是双马尾的黑色发丝随着风微微飘起,复又落在红色的风衣上。她不是个沉浸在过去的回忆中停步不前的人,她只会把过错和记忆一起仔细收进箱子然后大步向前,觉得如果不能走得更远更高就对不起她收进箱子里的过去。更何况他出现之前已经是过去之人,羁留在座上无法再被改变分毫。

凛只是忍不住叹气。如果时间风景合适了,那么想起archer她就忍不住叹一口气,似乎这样她心头的赘肉就能稍微减减肥。

最后潜渊算准了星象校准了自己的术式,对她说可以走了,凛从天台的围栏上跳下来,又回头望了一眼夜空中的万家灯火,心里似乎名为懒惰的团子开始发酵。

他们还得走五十六层的楼梯回到地面,这次不会有人接住从楼顶跳落的她奔行于高楼林立之间。

去工房的楼梯比他们从天台下到地面的楼梯短了几十倍,只够凛将这三日的经历短暂梳理一遍。在冬木市巡游时凛不意外地在深山镇的商店街遇见来买菜的卫宫士郎,和他们友善地打招呼。她回来的第二天就去卫宫宅小坐了片刻,告知了士郎三人诸葛潜渊的事。她打算先在工房验证自己第二法的猜想,实验结束就带着诸葛潜渊去卫宫宅拜访,观察他的反应。在商店街的一对一见面,姑且算是个前哨战。

三个人分手时士郎的表情还算过得去,至少没有当初对上archer时满满的不对盘的感觉。凛稍稍松口气,她还是很信任士郎的直觉的。

不过诸葛潜渊看着卫宫士郎身影走进鱼店后,才垂下眼说了句话:“凛,你的朋友还真是让人敬佩不起来啊。”

……

回忆暂时中断,两人已进入工房。

潜渊绕着工房走了一圈,踏的是伏羲八卦步法,仔细检查有无疏漏。他已按照伦敦实验室的设置在工房里布设了术式,能够有效吸收缓解第二法的冲击。不过镇静平和的步子走到墙角那堆健身器材前时还是不小心错了一拍。

凛在调试之前已摆放起来的仪器,只等凌晨两点,开始这次实验。她忍不住抓过潜渊腕上的手表来看,而不是看墙上的时钟,杜绝任何出岔子的可能。

凛的手没有松开,她已经扣住了潜渊的穴道。

“潜渊,老实回答,你这次到底有什么事瞒着我?”

“没什么。”诸葛潜渊的目光在飘。

“你带下来的盒子里是什么?”
“五明扇,我能使用的最强礼装。”诸葛潜渊有点像献宝的小狗,似乎在说你看我特意带了好东西来。

“……”

“哎哎哎疼疼疼!”经过时光和露薇娅淬炼的八极拳少女杀伤力只增不减,从单纯地打折男人肋骨到现在的严刑逼供不留伤口。

“你要是没有心理压力我就说,这次你肯定会犯迷糊,所以我不放心就来了!”

绝密结界包裹的工房里,传来某典雅青年的惨叫。

时钟敲响两下时,凛开始实验。

“Anfang——”开关打开,魔术回路转换。

回到冬木市,回到远坂家的灵脉上,凛的魔力开始充盈涌动,如同春潮涨满了江。

她回到冬木来进行第二法的实验,原因中有她需要艾因兹贝伦城堡里的礼装,有她需要检验远坂家笔记中的信息,也有她需要自己最充盈魔力的状态。

而且她隐约有一种宿命的感觉,宝石剑,只能在冬木市被她制作出来。

排放五色宝石的阵发出光,象征五大元素的宝石同时融化,没有一个抢先,没有一个落后。

“源流,开启。”开关打开,魔术回路转换。

青年的双眼睁开,黑眸里已不再是人类的瞳孔与虹膜,而是苍穹诸星。

诸星次第远去消失,眸子成了深沉的死寂,因为他已到达星辰也不可存在之地。

“虚轴可见,平行世界并列铺展可见,清晰度较上次实验提升百分之五十。”诸葛潜渊报告着数据。凭借仪器就能观测这些数据,但诸葛潜渊的双眼也能看到,他的心算也能得出。

他来自蜀中,他名姓诸葛,他传承的是周易演化之术。他的祖先名为诸葛孔明。

“双轨贴近,平稳度较上次提升百分之二百一十。”他最擅长的是占卜和预言,其中一大方向就是通过观测平行世界,第二法的领域。

很令人振奋的情况,凛低念着咒文继续。

宝石被移动交替,补充或移去,两人分立于阵法两侧,动作协调演练过多次。凛忽地感觉到胸口在发热。

不是她在发热,是那个宝石挂坠。

其实她一直将挂坠收在卧室的梳妆台上,只有在出门远行时,才取下来随身携带。

触媒。

这个词从凛的脑海中一闪而过,她知道这颗宝石的意义所在,如果还有下一次圣杯战争,即使不是她,只要有这颗挂坠,那男人就会再次应召出现。这个第二法的实验阵,的确有召唤降灵的元素在其中。

但是不对。即使平行世界里恰好也有类似圣杯战争的降灵仪式,恰好也有人——说不定是另一个她——召唤了英灵Emiya,世界如此大,他的触媒绝不会隔着两个世界的距离发出感应。

除非对侧世界像是英灵座一样,只有一位英灵存在的空间。

或者那英灵就紧贴着这个第二法开启的虚数通道,正好在通道那一头的开口处。

凛咬咬牙,继续实验最关键的一步,链接并固定通道,转换为实数轴。

不管是怎么回事,打开通道后都让我弄个清楚吧。

“凛!”诸葛潜渊的声音忽然响起,一贯温文尔雅的他迸发出近乎疯狂的杀气。

他的反应总比危险要快上一步,因为他的预言足以看到未来。但如果是对城宝具强度的危险来串门的,他也无能为力。

一直顺利运行的第二法实验正常地打开了通道,通道的稳定程度和直径大小近乎完美,足够一个人进出。

然后凛就真的跌了进去。

诸葛潜渊能做的最后一件事就是推了一把——他将实验阵的功率调到了最大,然后抓住了凛的手。

-tbc-

(原来就是打算300字穿越的节奏现在搞这么长= =拖沓的恶习改不了)


评论(7)
热度(20)
© 赫莱尔|-|赫尔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