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莱尔|-|赫尔加

赫莱尔Helel,赫尔加Helga
主题是Fate
包括FsnFzFaFeFpFsfFgo……
cp不忌,完全不忌
但我是个要命的设定党

三次元陷入升学困境,请督促我学习

[日绘约][fate]黑弓与凛#03

每次也就几百字的更新,连成文后会起好名字整理发出来的


主要人物:hf的凛,魔伊的黑弓,原创已被ntr的男主

-

(我被lof的草稿功能坑了……)

(明梗暗梗玩了几次)

(近战弓兵职业已开启)

到达通道另一头的世界时,凛忍不住想起了archer。因为上帝视角的诸位知道她是hf线的凛,所以我也不需要特别说明是红色会家务的那只archer。

她不仅想起了archer,还产生了一点点的歉疚和同情。

这和刚才宝石挂坠抽的风没关系,她只是第一次知道,从屋顶处出现并跌下来是这么痛的一件事。所以第一次见面时,archer那么嚣张惹人不快大概有她一点点的过错在里面。

没错,他们出现的位置仍旧是远坂宅,只是在垂直高度上拔高了两层楼的高度,然后做一个标准的自由落体跌进了客厅。

凛根本来不及施展魔术,因为他们的转移和英灵现界的感觉真是有一拼,就好像把你这个人分解成无数便于运输的小颗粒然后到达目的地再按设计图组装起来的感觉,包括意识和魔术回路也是如此。

好在潜渊身上的魔术礼装救了他们一命,他携带的一件被动型防御礼装吸收了大部分冲击,才保住了两个人的206乘2一共412块骨头。

肌肉就保不住了,站起来时两个人都是浑身青紫灰头土脸。

“嘶——好痛,没有摔骨折真是万幸……”凛咬牙站起来,摇摇头试图紧张起来。即使看起来这里是平行世界的她家,即使她是真有点生气诸葛潜渊刚才推了她一把,魔术师的要则也在提醒她这是一个完全陌生的环境,必须第一时间进入战斗状态。

更何况她身边的同伴是诸葛潜渊,一个战斗力为五的学术型魔术师。

然后她发现一件事,让她的胃在一瞬间收缩似乎要把晚饭吃的辣椒还给嘴巴。

这栋“远坂宅”,是没有结界的。

没有结界,等于没有工房,没有魔术师,没有……远坂家。

“凛。”

“凛。”

“凛……”

“凛?”

“凛!”

潜渊抓住了她的手,把她摇回现实。

“呃?”凛的起调有点高,但她还是迅速恢复了理智,“没有人,我们暂时是安全的。”

“凛,不是这么回事。”潜渊的口气一如实验室中反驳凛的判断,凛有点恼怒,但对方毕竟是能观测未来的占卜师。她突然发现潜渊是摸索着抓住她的手的,他另一只手正捂着自己紧闭的双眼,似乎是过量使用魔眼的后遗症。

潜渊的声音比较镇定,但说出的话让凛觉得食道里的辣椒又一股脑坠回了胃底,还要继续坠到无底洞去:“我们还在虚轴上。”


“所以说,这是个镜空间。”凛说着这句话合上了手里的书,推了推鼻子上的眼镜。

“这也就解释了通道打开时莫名的吸力,这一个世界的实和虚是一块磁铁的N极与S极的话,我们的世界就是另一块磁铁的N极。”潜渊也戴着眼镜,他是因为魔眼使用过度视力暂时下降。两个人看起来煞有介事却又带着莫名的喜剧色彩。

“魔道书全部是空白,宝石的魔力是半满,但是食物和水都能完整映射出来。”

“关键要看这件东西的神秘度有多高。幸好你家工房特别古老的仪器没有几样,重摆第二法的实验阵不会缺东西。”

潜渊说的是实话,但是不妨碍凛很想揍他。

“时间是八年前的春天……冬天刚刚过去。”凛的目光落在日历上,低声强调了一遍时间。回到过去不算意外,不是所有的世界时间都是同时的,诸葛潜渊的观测正和此有关,亲历过七年前四日轮回的凛也知道。

冬天刚刚过去,圣杯战争也应刚刚过去。

但是,当潜渊问:“那你觉得,是什么引起了这个现象?”

凛还是肯定地回答:“是冬木市的圣杯。”

……

“你的眼还要多久恢复机能?”

“八个小时。”

凛站起来放下手里一直注入魔力的宝石,看了看窗外明亮的天色,宣布:“休息六个小时,然后起来展开调查。”

潜渊点头表示同意:“十二小时是镜空间的完全安全底线,就算冬木市的圣杯的确是能引发奇迹的存在,我们也绝不能在这里多呆。”

但是休息和恢复魔力也是必要的。

六个小时后凛神清气爽地走在洋房区下坡的路上,身边是黑着脸的潜渊。

“那个,真的很抱歉,我忘记这个时候的客房没有打扫过了。”凛嘴上说的是抱歉,可是手捂住的嘴角不断上翘。

“我只希望这个时候冬木市的热水没有停供。”潜渊怨念地回答。

他们的表情倒不怎么焦急。也许原路返回很难,但是从这个镜空间切换到对应的实空间还是不难的。当然,这个不难是对于两个第二法的研究者来说。

再大的镜空间,也是个空间,说白了就是个高级点的结界,某种意义上格调还不如固有结界高。

远坂大小姐表示面对固有结界这一魔术师的究极成就她不虚,徒弟的无限剑制都把卫宫宅的地板侵蚀坏过三四回了,幸好有间桐家的财产可以及时支援一下遮盖过去,不然是无论如何无法抑制藤姐彻查卫宫宅危险腐蚀品的冲动的。

黄昏过后,两三点疏星出现在高楼侧畔。

诸葛潜渊的“视力”在逐渐恢复,没有光的夜他的肉眼不能看清事物,反而让魔眼更加排除杂念。

“这个镜空间真是可怕的大小,说不定整个冬木市都被映射出来了。”

“也许……但是从地脉流动的阻碍程度上分析,实际被映射具体的只有几处,其他地方只是勉强被连缀在一起。”

他们有两个目的地可选,一个是圆藏山大空洞,一个是最高天台。一个是天之杯所在,一个是天之逆月所在。两个极点,是镜世界与实世界的交点,是镜空间必定会映射之处,也是隔膜最薄弱之处。

大空洞是大圣杯的所在,凛绝对不会带任何外人去,那么剩下的只有天之逆月可选。

他们现在正是向那里进发。

穿过深山町,面前就是冬木大桥。远望新都寂静的灯火连缀成玉带,耳边只有未远川春潮的澎湃浪涛声。

即使是胸有成竹马上离开这里的两人,看到这样的景色也忍不住泛起寒意。

荒凉,孤寂。

潜渊眨了眨眼,习惯性将大桥的构造打量一遍,但他没有从吊杆的顶部开始;凛强化了视力,夜色不能挡住分毫,但红色本就能混入大桥的红漆。

可是凛还是抬头看见了,也许比那箭射出的晚了一瞬,也许比潜渊的自动礼装快了一瞬,冬木大桥的吊杆顶端,在她也曾站过的位置,有红色的圣骸布迎风飞扬。

魔弹一般的箭坠落在他们所在的大地,那箭来自大桥之上,夜空之下,赤衣黑甲的男人弓上。

-tbc-

(未删减的吐槽文段:凛强化了视力,夜色不能挡住分毫,但红色的圣骸布本就能混入大桥的红漆,黑色的皮肤本就能混入深沉的夜色。)


评论(2)
热度(21)
© 赫莱尔|-|赫尔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