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莱尔|-|赫尔加

赫莱尔Helel,赫尔加Helga
主题是Fate
包括FsnFzFaFeFpFsfFgo……
cp不忌,完全不忌
但我是个要命的设定党

三次元陷入升学困境,请督促我学习

[日绘约][fate]黑弓与凛#04

每次也就几百字的更新,连成文后会起好名字整理发出来的


主要人物:hf的凛,魔伊的黑弓,原创已被ntr的男主

-

(保持警惕,再也不要被草稿功能坑掉,发布前先保存)

(关于文里提到saber出现的那个夜晚,游戏里的确说是archer一开始还勉强抵抗,凛的失误导致archer必须重伤去救她,但是动画里似乎archer直接被saber打重伤了)

(贴吧里那个fa红黑方对fsn四五战28人的脑洞真是大233)

-

(to凛:您的好友 近战弓兵·黑化也是家政EX·夜里看不见的红茶上线)

(to潜渊:您的情敌 凛的已死前男友·借着黑化吃豆腐·万年背影男上线)

(to阿茶:前方凛系妹子出现,前方非卫宫士郎男性出现)

-

潜渊几乎不能确定,到底是先听到了魔弹爆炸的声音,还是先听到玉佩碎裂的声音。

玉是宝石,但又不同于宝石。他的玉佩接手前已被盘了百年,被注入满溢的魔力,又有民国时的雕刻大师(魔术师)精心雕刻纹样,唤醒了玉的魂,一如开启了人类体内的魔术回路。

此刻他佩戴的这块玉已碎,作为防御魔术礼装的生命走到尽头。

但是巨大的冲击气浪还是把两人掀翻在地上。飞溅起的石子在他眼角擦出一道口子,崩射到大桥的红色钢架上赫然剥出一道触目惊心的生铁色,潜渊的脑筋停滞了一秒才意识到自己差一点就失明。毫厘之差就是另一条世界线的感觉实在很不好,他挣扎着抬头试图看清攻击的敌人,身体不受控制地战栗、流汗、肾上腺素激增。

凛比他反应更快,几乎是瞬息进入战斗状态并抬头锁定敌人,但潜渊不明白为何她的反应这样奇怪——僵硬,颤抖,咬紧了牙硬让自己冷静。

凛抬头,那抹身影进入她的视野,居高临下以手中的弓瞄准他们,宣判死刑。凛的目光本应集中在将出的箭上,但她的视线傲然越过了杀人的弓,无所畏惧地直视那双本应是铁色的鹰眸。

可她未能逼视那人的眸子。当那人的身影明明白白地映在她视网膜上时,凛已经僵硬,那泛滥的红色,让她隐隐作呕,止不住地颤抖。

红色,还是红色。

身后飞扬的破碎裙摆是红色,绷带一般缠满了双臂的布条是红色,就连他面容上那遮眼的玩意也是红色!

那红色泛滥,若猛兽若混沌若枷锁,吞噬了荣耀搅浑了智慧锁住了理性,却把身躯暴露无可遮挡,徒留在这暗淡英灵的表面,不是叫她怜悯也不是叫她厌恶。

已死之物,又有何意志去要求于她。

所以不求怜悯也不求厌恶。

明明是红色,她只觉得眼前看到的是黑色,那圣骸布割开时只会流出污秽之泥。

凛咬牙,强迫自己冷静进入战斗状态。她的身体已摆好架势魔术回路已调整合适,可真实的心情若火山聚集着岩浆,非要喷发出来把一切眼见烧灼干净不可。她已经不再是八年前生涩却聪颖的少女,可岁月沉淀的知识与见底终究压不过心中那最深的感情。

那时的她不能分辨,可是潜渊看得清楚。到了后来潜渊说起她当时的反应,凛才明白这旁观者清的真相:那感情是愤怒,是对羁绊之人竟遭如此玩弄的愤怒。

我不怜悯,也不厌恶,我只是替你愤怒,因为我知道你是绝不将怒火牵连他人的人,所以,替你愤怒。

可是她那时还不能分辨,所以她没能正确顺应内心的情感而行事——把这家伙好好教训一顿告诉他不听凛大小姐的话后果很严重。面对这陌生至极的身影,凛偏偏认出了他和过去那人的共同,所以她举起的右手上,诅咒的魔弹犹豫了一秒未能发出。

是的,远坂凛可以面对黑化的妹妹说出冷酷无情的审判,因为那时她是远坂的家主,冬木的管理者,她知道如果自己退却就是害了身后成千上万的人。就算只是为了士郎,为了樱,在那样绝望的战斗里她也不会软弱,不会败下阵。可现在她身后没有需要守护之人,她面前之人没有可以解脱之途。就算死亡,也只是让他回到无尽轮回的磨耗,“过去之事不可追”,他是英灵,不是人类。所以远坂凛的痛苦暴露在夜风中。

刹那的犹豫不是慈悲,是致命的失务。突然三发弓箭激射而来,凛下意识丢出宝石防御了这一击,急忙凝视时吊杆上的身影已经不见。那英灵发现了她的意图,虚招遮掩旋即跃下,手中黑白双剑已投影完毕,要把gandr的远程优势压制到最低。他们的距离对于英灵来说不过是一秒,凛的呼吸止住。

她觉得这场景见鬼的熟悉。曾经见到saber的那个夜晚,她也是因为刹那的吃惊而错失了逃跑的机会,以至于archer要撞开她去扛那一剑。这次她已处变不惊,可是心中一点点的迟疑在作祟。

但是已经没有人再去替她受那一剑。

半碎的玉佩突然被掷到英灵与魔术师之间,凛猝不及防地身子一轻被打横抱起,脑袋没刹住车硬生生撞向潜渊的胸膛,隔着胸腔她听见一向只有占星之能的青年怒吼咒文,迸发出她未曾见识过的杀气:“五雷开旗,急急如律令!”

凛只看到雷云纹上骤然游走爆发出白光,在夺去视线的闪电和夺去听觉的惊雷中,凛失去平衡感被潜渊抱着急退。冰冷的感觉骤然刺穿她的脊髓,凛明明看不见,但她知道一片白色中有死亡正瞄准他们。

“……”早就想开口了的,可是干涩窒息地不能发声。

“Em……”丢出宝石时忍不住又呓语,但还是尽职地念诵出咒文。

现在可以了,在夺去听觉的惊雷中。莫名的汹涌冲破了壁障,她嗓音里刻着说不出的情感,嘶喊刺痛耳膜:“Emiya Shirou!”

死亡的脚步停滞了一瞬,凛咬住唇,奋力扔出了又一颗宝石。

新一轮的爆炸响起,掩盖了破风声。

烟尘散去,一片瓦砾中只剩下赤色弓兵的身影,僵立若停下发条的人偶。他赤裸的胸膛上布满焦黑和尘土,右手的莫邪消失不见。英灵无表情的脸上缓缓裂开一道口子,从眼罩后的位置滴滴答答地落下血珠。


寂静的街道上,潜渊奔行若走兽。

他大口喘息着,汗湿了刘海紧贴在额头上,一贯谦逊明慧的目光有些许涣散。不是体力的消耗,凛已使用更改重力的魔术,他也施加增加速度的魔术,比起体力和魔力,急速衰竭的反而是精神。

“放我……”他的奔跑并不平稳,凛很想下来。她的话尚未出口,潜渊已经压低声音暴躁地打断了她:“别动!撑住!”

他翻身跳上一旁的围墙,越过街头拐角后重新落回地面奔跑,然后平地上突然启动魔术大跨步跳出5米。凛发现他奔跑时看的不是前方,而是焦躁地看四周和天。她隐约明白了什么,总之,现在不是继续奔跑的时候。

“进入掩体!他有千里眼,在街道上就会被发现!”凛压低声音再次开口。

这次潜渊毫不犹豫地进入了一旁的公寓大楼。

凛有点吃惊地看着潜渊没有停歇,提气踏起踩在楼梯间的栏杆上,几十步后已经到了顶楼。

月光洒进这间空荡荡的公寓,若水银倾散在地板上,隐藏着魔术师的秘迹。潜渊尽量轻手轻脚地把凛放下来,一放松下来他的喘息更剧烈了,几乎全身都在颤抖。但他挣扎着去照看凛的左腿,黑色的丝袜翻开一个可怖的口子,白皙的腿伤得血肉模糊。

“止血已经用过了,接下来的治疗我也可以自己进行。”潜渊张了张口没能组织成语句,凛伸手扶住他的肩,冷静地低声说道,“你需要休息。”

凛撕开左腿的袜子以方便伤口处理,月光把她的腿照耀若白玉雕成。潜渊没有了平素的贵公子形象,直接仰头躺倒在地板上,闭上眼不去看凛,半响他终于恢复了镇定。

“刚才真是令我惊讶,我一直以为你只攻占卜。”凛开口,一边用魔术修补强化撕破的袜子,重新整理好自己。她明明是被潜渊抱着后退的,现在却到了新都,而且能从英灵面前撤退,靠的不是普通的加速魔术。

玉石魔术,奇门遁甲,轻身武功,还有迸发的杀气,凛觉得现在的潜渊如此陌生。

潜渊知道她是在试图通过对话来缓解自己情绪,当然也有探查情报的成分在里面。他嘴角泛起一个略微嘲讽的微笑,明明方才大受刺激的是她才对吧,现在却反过来关心他。他睁开眼,以手撑地让自己坐起来,自嘲回答:“如果你也有一个一生下来就什么都知道的弟弟,那你也得拼命什么都要学会的。”

凛的沉静面具裂开一个惊讶的缝隙,她忍不住低呼出声:“,开玩笑的吧,你的弟弟是……!”

看到凛不再像之前那样完美得叫人担心,潜渊感觉终于松了一口气,不过似乎还有一点高兴——凛的注意和关心终于从那个不明恐怖男人转移到自己这边来的高兴:

“啊,是啊,我的弟弟是人造人。”

-tbc-

弟弟不会出场,结尾就当潜渊公子在吃黑弓的醋。

评论(4)
热度(19)
© 赫莱尔|-|赫尔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