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莱尔|-|赫尔加

赫莱尔Helel,赫尔加Helga
主题是Fate
包括FsnFzFaFeFpFsfFgo……
cp不忌,完全不忌
但我是个要命的设定党

三次元陷入升学困境,请督促我学习

[日绘约][Fate]黑弓与凛#05

每次都是几百字,写好了会修改整理然后发出来的

主要人物:hf的凛,魔伊的黑弓,原创已被ntr的男主

-

卡这么久是因为逻辑死了……所以决定先按原来的存稿发,先写黑弓和凛的互动

逻辑死什么的再说吧,大修已预订:

补充凛和潜渊争吵确认穿越原因的文段

镜世界无法正常生存,他们的安全时限只有12小时

镜世界十分不稳定,所以必须要靠潜渊的观测找出可以进入的空间

凛和潜渊在黑弓面前逃脱的文段修改

-

新都的街道上,潜渊奔行若走兽。

就连凛也吃惊于他的杰作——没有人会想到在爆炸的那一瞬,潜渊借着水流连接灵脉和自己,在地面刻画出八卦施展奇门遁甲之术。他们的动作的的确确是后退,但借着魔术的秘仪生生改变了方向,反而从大桥下方绕过桥上的狙击者前进到了新都。

她仿佛能听到汹涌的魔力在潜渊身体里奔流的声音,疯狂而不失控地运转着的术式让他们跑出堪堪比肩下位英灵的速度,八卦的刻纹在潜渊每一次点足落地时闪现侵蚀地面,转瞬离地时迅速衰竭隐退,这样临时构造盛大魔术阵的做法令人瞠目,仿佛传说里仅仅为了熏香而奢侈以鲜花铺路的剑神。他时而跃上尖锐若箭头的栏杆踏行,时而在柏油路上游走出迅疾的闪电,暗合上古的秘仪。魔眼观测八方未有丝毫凝滞,里面的星辰所剩无几,但迸发的光芒若剑刃上的一点,亮得足以映照出生死。

马路,邮筒,栏杆,墙壁,一切可以踏足的地方都成为他路线上的一点。他的脚步灵动若游龙之笔,以大地为宣纸涂写一张恣意的字帖,承载魔术师上千年神秘的绽放。

没有留下后手,他是孤注一掷要直奔最高之处?被他抱在怀里的凛强忍着疼痛和颠簸施展了改变重力的魔术,她能听见潜渊近乎窒息的激烈呼吸,比起剧烈消耗的魔力,更压迫他的应该是恐惧。

潜渊几乎要疯了,他实在是太擅长运算观测了,所以对危险的判断敏锐到无人能及,这份绝望几乎要了他的命。方才生死之战的压力和现在走在悬崖边的危险双重压迫着他的神经,让他甚至有就此回头送死的冲动,然而他还要压制住崩溃去奔跑去计算,直到榨干净生命力成为一具空壳。

因为他不想死。

“停下,我们必须找掩体躲起来!”凛匆匆连接了念话,试图阻止潜渊的方略。潜渊的失控唤回了她的冷静,尽管见到那人时内心有无可抑制的崩溃,远坂凛不会在朋友需要她时自己陷入无力。他……archer有c级的千里眼,只要找到高处,整个冬木市都在他的射程里。

更重要的是……如果archer已经出现,那么其他英灵必然散布在冬木的其他地方。想到曾经亲眼所见的黑化saber,绝望就要把凛吞噬。他们绝不能轻举妄动再惊扰别的英灵。

“他们就在这里!”念话里潜渊的声音是在嘶吼,失去了风度和温和,“除了终点我想不到别的安全点!”

闪电划过凛的脑海,是令人惊恐的霹雳。他说过,这个镜世界中有很多裂缝和虚假,而他透支的魔眼现在透过这些缝隙看到了其他的英灵。凛明白了潜渊的选择,以最快的速度跑到目的地试图离开,的确是所有绝望中唯一的生机,但那是在她不是远坂凛的情况下。现在,远坂凛狠下心做了决定:“听我的,停下,然后我们回去!”

潜渊没有听见她的话,因为箭矢忽然落在他们前方爆炸开来,火光蔓延的瞬间就被吸卷进了看不见的油烟机里,形成诡异的光景。他突然翻身跃起抱着凛进行了高难度的后空翻,然后在半空正过身形时脚下猛地一踏空气,若炮弹一样反向跃了出去。


(逻辑死地部分跳过)


这间屋子空荡简陋,潜渊膝盖一软就跪在了水泥地上,还好凛敏捷地蹦了下来,单腿跳开之撑不住的他。然后看着他慢慢摸索着坐下,过度使用的魔眼已经暂时自保性失明了。

被气浪抛上空的一刻可以说是因祸得福,潜渊在空中看到了他们的“安全岛”,一处稳定无裂缝的空间。

这是一处居民区,潜渊到这个镜世界之前的寥寥冬木记忆里这里是正在统筹规划中的样子,不过在他看来也许只是蝴蝶效应导致了开发的早晚,不足为怪。

但凛的表情很不一样。

“这里本应是荒地。”凛开口,声音遥远地像是隔了八年,从那个圣杯战争里传来。她通过窗子小心地眺望外面的景色,腿上的伤口不过是随便处理止住了流血。

“十八年前的圣杯战争里,这里因魔术师的斗争而燃起了一场大火,直到八年前仍就是死亡的荒地。”

她忍不住想起了卫宫宅,如今是否还有那样一幢宅子呢?

不过也许她再没机会去看了。

潜渊沉默着,明智地没有妄加评论。于情于理,他不应该对圣杯战争太过熟悉。

凛没有再继续说下去,只是在心里思绪万千。刚才遇见那人的一刻,她甚至怀疑过是不是黑泥真的从圣杯中溢出淹没了冬木,才生成这样一个镜世界。所以她咬牙要退回远坂宅,试图从来时的路回去。不过现在看起来,似乎外面的世界很安全,错的只是这个镜子。

“休息一下吧,伤口我自己处理。”凛尽量轻松地说。止痛的魔术开始消退,她得尽快,掏出伤口里的碎片。

然后凛转身,打算离开这个房间另找一个地方。

她僵住了,低头看着从背后窗子投下的月光里,静静的黑色身影。


-

一开始的开头就有点错……本来打算是这里他们逃到远坂宅,然后撞上了……某黑弓


评论
热度(6)
© 赫莱尔|-|赫尔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