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莱尔|-|赫尔加

赫莱尔Helel,赫尔加Helga
主题是Fate
包括FsnFzFaFeFpFsfFgo……
cp不忌,完全不忌
但我是个要命的设定党

三次元陷入升学困境,请督促我学习

[日绘约][Fate]黑弓与凛#06

(上次结尾续一句)

是啊,冬木大火之地,不就是他的起源之地吗?

-

此次后开始大修+续写

终于可以搞暧昧了

现去网上查了一下如何形容凛的眸色最美

-

心脏在狂跳,声音大得胸口痛楚;呼吸在紊乱,气流乱得折磨耳朵。明明如此嘈杂,窒息的寂静还是在压迫神经。

三个静止的身影,在这个空房间里摆出抽象大师所喜爱的构图。

盲者,野兽,和被祭祀的公主。

“……凛?”僵局打破,如风吹过盲者脚下的钢丝。

失去视力的伙伴试探着呼喊她的名字。

没有回应。

没有死亡的回应。

即使野兽近在咫尺,她至少是平稳地站在地面上的,而潜渊却在黑暗中走着钢丝。他的出声等于颤动一次钢丝,虽然这次无恙,但也许下一次的颤动就会让野兽暴躁。然后盲者失去平衡跌落进兽牙的深渊。

但是她不能出声提醒。

绝对不能。

到达自己身后而静默着,因为她是[认得英灵卫宫之人]——凛没有信心去妄言能够想起远坂凛——甚至说可以断言无法想起她[远坂凛]。

但潜渊不是。不是即为无意义,无意义即为丢弃杀掉就好。若是让潜渊牵动的神经,后果无法预料。

“……凛。”潜渊太聪明了,这个沉默已经让他猜出了什么。

巨大的紧张裹住了凛,她觉得身后的下一刻就要对潜渊发出“回应”。即使危险她也要有所表示了。

“……我在。”以窒息的力量压制住声带的颤抖,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凛抱着必死的觉悟开了口。

依旧没有回应,默许了凛的行为。

还是值得期许黑化后理智的残留度的。凛暗暗松了口气,听出自己试图维护的意愿,所以没有阻止凛的行动。那么只要不触及的底线,自己和潜渊的安全还能够保证。

但这界限的摸索比在迷雾里摸索悬崖的边缘还要危险。

“潜渊,专心休息就好。我只是需要一个人静一下。”

“我知道了。”虽然还抱着疑惑和不安,但潜渊选择了听从凛的话。凛紧张地注视着潜渊盘腿坐好进入冥想,生怕察觉到什么的潜渊做出刺激他的行为。好在一切平安。

潜渊的呼吸变得均匀而悠长。凛打起精神,试图对付身后的

无生命的英灵的气息靠近了。

凛觉得颈后的汗毛立了起来,在真正被鼻息吹拂的时刻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战,然后生生止住。

不……他,他不是我的archer。

靠近的出奇地没有危险,甚至可以说是温和地贴近了她背后,侧着头,仔细而缓慢地嗅过那黑色的长发。

也许是在看。不是用被圣骸布遮住的双眼,而是已被黑泥锁掩之心。

抓住了。

缠绕着圣骸布的双手抓住了她的双臂,正常的抓握却如镣铐般稳固不可挣脱。

苍白的发丝碰触了她的耳根,不再向后梳起的发丝像猫儿的毛一样细长柔软。

赤裸的胸膛贴上了她的后背,因为分寸太恰到好处,所以感受不到压迫力。

确认了她。

ar……

她张开了那个口型。但是不能喊出来。

冥想时魔术师并不会轻易被外界干扰,其实就算听见,潜渊也会当做她吐露心事的自语。

她只是,不知道该用何种语气去喊那个名字。

为了逃离狙击时把叫做卫宫士郎,因为那是最快给予惊错感的办法。喊那个名字时流露的情感是悲伤是绝望是愤怒,信念是她就算狼狈地逃离了也发誓会回来让乖乖认错。可是现在她是手里的猎物,被牢牢控制着不能也不应该逃离,无法愤怒时,只剩下的悲伤就泛滥成河水肆虐了心田。

我多么想喊出你的名字,然后流下为你的,悲伤的泪水啊。

archer。

“……!”原本意图保持绝对静止的身体忽然颤动了一下。凛拼命想忍住挣扎,但是翡翠青的眸子骤然瞪大收缩了瞳孔,翻腾着复杂的情感用力望向虚空的某处。如果……这是在平素,必定是她要忍不住咆哮出来,然后一个回旋踢放倒背后那人的发展。

因为身后的他,俯下身侧过脸,将鼻尖凑到了她的耳根,用紧闭的唇去摩挲她的脖颈。

若小兽,若野兽。

混蛋archer!仗着你失去理智占我便宜吗?!当年令咒就用了一个以为本大小姐就这点手段收拾不了你吗?!

愤怒是治愈悲伤的最好良药,至少凛的泪水在流出之前成功消解干净,重燃起要解救对方或者说收拾对方的气势。

身后的他也许是想要更靠近她,曲起膝盖半跪下去,将下巴轻轻搁在她的肩上。凛忽然意识到不对劲,但是已经晚了,她原本受伤的腿再承受不住多一个头颅的重量,直直跪了下去。

她并没有摔倒,因为他的手始终抓着她的臂膀,现在成了她倒在他的怀里 。

-

tbc

评论(11)
热度(29)
© 赫莱尔|-|赫尔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