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莱尔|-|赫尔加

赫莱尔Helel,赫尔加Helga
主题是Fate
包括FsnFzFaFeFpFsfFgo……
cp不忌,完全不忌
但我是个要命的设定党

三次元陷入升学困境,请督促我学习

摸鱼|某圣杯厨战争

7个月前的东西,补完尾巴

-

“servant caster,真名为美狄亚,试问你就是我的master吗?”斗篷不能掩盖她的姣好身材,阴影下朱唇开启发出没有情感的问句。

“啊啦啊啦果然不是‘三骑士’就没人权吗。那几个孩子都有挑自己中意角色的特权,到了我就只限定是caster而已吗。”自说自话完全没有搭理她的意思,一个胡子略微蔓延的中年男人把原本不怎么整洁的头发揉得更乱。如果这是部少年漫,那么他大概就是自己一事无成却给予主角信念令其不断成长的邻家大叔,虽然关键但并不会有出彩戏份的配角。

尽管有着身为caster的矜持,美狄亚忍不住咬住了牙。

“说真的我最中意的还是玉藻前嘛娇软可爱的人妻,童谣难哄了点也是可爱的萝莉啊,实在不行给我万能的达芬奇酱啊我不介意扶她的……啊真是的,结果抽中的竟然是……“

气压降低到珠峰水平,大气中的以太因为神代魔术师的愤怒而开始暴动。

ruler breaker待会再用,先让她拿高速神言给这个不识好歹的master开几个洞再说。

“嗨嗨,我是你的master。”没什么干劲的回答但意外在关键时刻伸出手,导致美狄亚的愤怒压在了心里,“玄鱼蔚,请多指教。以后的战斗就拜托你了caster,我这个普通人可是没办法插手的。”

沉默着美狄亚生硬地伸出带着手套的手,回应了握手这一礼节和master的完全信任。

“啊当然,你知道的,这场圣杯战争里英灵是完全自愿的,你如果不想参加马上退出也来得及,我也觉得女孩……啊女性,女性参加战争有点勉强了。”

“说的什么话,圣杯战争哪有开战前认输的道理!”成功被master的散漫激起了怒气,美狄亚有现在教御主做人的冲动。

“啊?有干劲是好事嘛。”然而他还是无所谓地,像是大人宽容地对待晚辈一样,理着自己的头发回答,“如果有不能承受的请直说哦,我虽然没什么战斗力,当个听众还是能尽力做好的。”

美狄亚很快收起了失态,决定完全靠自己打赢这场战争。

然而玄鱼蔚却站了起来——是的召唤时他正躺在另一端的沙发上——拎起一旁的行李包,问她:“那么这次打算在哪里建立工房?还是柳洞寺吗?或者你想换到远坂宅、天之逆月一类的地方。”

这个男人,到底是完全的散漫,恰巧每次找准了话题呢,还是完全别有用心地将计算藏在散漫的外表下呢?

-

阴暗的洋馆。

她的意识凝聚时发觉自己站在二楼的书房里,厚重的窗帘遮住了光。

走出去,修长饱满的身体轻柔若蛇若羽,危险若蛇若毒,走下楼梯。

“美杜莎。”沙发上背对她的男子叫她的名,声音冷漠若机械,狂野若魔兽。“你来了。”

是……第一次见到他吧?他是,我的master?可是没有被召唤的印象……因为,召唤的形式改了?

因为疑惑而没有回答。

“过来,坐下。”示意自己身边的空位,语气可以说是轻柔,也可以说是无感情。

因为不解而纯粹执行他的命令,高挑的身姿在他身旁坐下,紫发下垂安稳。

“追加了双份的咒文,感觉可有不适。”应该是问候,但是声线平稳得如同例行公事。

双份……追加什么……为何,要追加?猛然想到了第一种可以追加的咒文,然后思维骤然停滞。

第一次,这男人低笑出声:“呵呵呵,只能猜出第一种?是了,狂化。第二种该庆幸你并非是三骑士。第三种,我希望有一日能加诸于你这完美的身躯上。”

戴着手套的手抚摸过顺滑的长长紫发,若爱怜珍贵的藏品。

“这开局,我很满意,”墨镜挡住了他的眸子,只能看到苍白的薄唇开合,吐露恶魔的低语,“足够有趣。”

然后,他低头优雅地吻上长发。

-

斜阳穿过树林的枝叶,在仓库里的地板上投下荫翳。仓库里漆黑的骑士犹如失去电力的机械,保持绝对的静止。

“Master,这就是你上次的Servant啊?”黑发、赤裸上身,只用红色印花方巾遮盖自己的少年笑着想要去敲黑骑士的铠甲,就像是科技馆里看展览的孩子。

但是他不是孩子。只要他存在于此,就能让人感受到不快。仿佛他本身即是……

“只是一个纪念性的壳罢了,就像蜡像一样……喂你在干什么?!再这样的话我现在就唤醒他让他把你揍一顿!”少年吐着舌头跳开了,狂风席卷而来刮掉他刚刚给黑骑士挂上的圣诞铃铛,把它们尽数扫进原本应该在的纸箱里。

那狂风不算是魔术,而是某种现象。不如说是因为女孩下达了“去掉装饰”的命令,然后世界将其处理为“用狂风刮掉”。

去掉过程到达结果。

“你都说了是蜡像,那么对蜡像做些恶作剧,是很多小孩子会做的事吧。为了这种小事就强行多加一骑从者的话,可不合规则啊裁判大人。”少年依旧笑嘻嘻的,走过去看自己的Master在做什么,然后有点失望,“你在整理书籍啊,像刚刚那样,嗖地一下弄好不就行了。”

“整理是我个人的爱好,你不觉得令事物按照自己的意志化作一个独特的规律体系,是一件很有成就感的事么?啊不用说了,我知道你的回答是‘不觉得’。”

“嗯……所以Master其实你是控制欲很强的女人。”

把大摞的书籍放在自己身边,正在把它们分门别类放进书架的白发女孩只是微笑着,晃了一下自己的左手,那里有两枚令咒。

少年立刻见好就收地举手做投降状。

“其实我是真的挺想再见见他的,见见摘下头盔后的他。”女孩忽然叹了一口气,看向仓库另一头陷入永眠的黑骑士,“不过那种事只能放在这次的圣杯战争结束后了。等我身为上代获胜者的裁判责任履行完毕。”

女孩闭上眼,复述自己给自己定下的规则:“绝对中立,不以自我的意志干涉因果,哪怕新的获胜者向我发起挑战,我也不可做出额外之事。如果我忘记了,你可一定要提醒我啊小安。”

“毕竟你可是这一次的Ruler对吧?”

“那种丧病的事只有你这女人才能做出来吧!老子可是如假包换的Avenger啊啊啊!”

-

故事说明

圣杯厨战争,从异世界选来Master,凑齐七名进行圣杯战争。

据说第一次的战争因为主办方一时抽风选择了7v7v7的红白黑三方大战,导致那个平行世界在僵持三年后毁灭了。

胜者获得真正的圣杯,即实现愿望的机会,哪怕是要成为神。同时有义务作为下一届的监督者维持秩序。

所谓的秩序是建立在平行世界多元宇宙视野上的时空秩序,和神父们的秩序截然不同。

之前的战争情况都不可考,毕竟这里没有留下记录的御三家。只知道本次“第五次圣杯战争”的规则为,每位御主预先进行资质筛选,前三有权选择自己想要的英灵,第四和第五可以选择想要的职介。第七可以被补偿一级幸运值。只有第六是无。

而每位御主(穿越者)自己可以选择一种来自圣杯的祝福,是的如同狮子王为她的圆桌骑士们降下的祝福一样,强如bug。

Saber 阿尔托莉雅

御主 露萨丽

很有些公主脾气的女孩,思考偏向黑暗。资质很好但是魔力容量还到不了惊人的地步。愿望是拥有一个双王线发展的世界,土狼什么的给我去死这样。和Saber处于骑士与公主的和谐状态。

祝福 世界的贯穿

效果为令不同if线的效果均能出现在呆毛身上,意味着【全装】现界成为可能,唯一需要担心的是魔力消耗而已。


Archer 吉尔伽美什

御主A 梦凉

追星一般盲目崇拜金闪闪的女孩,内心深处有着无法抑制的占有欲望。愿望正是获得王的恩宠。资质魔力都不错,但是心性是露萨丽也不能忍受的那种,因而和金闪闪是微妙的君臣关系。

御主B 梦也

楼上的姐姐,真正“报名”参加圣杯战争的人,被妹妹冒名顶替了。冷静腹黑偏s御姐,历史系的她对吉尔伽美什确实有着深刻的了解,另外个人也似乎很理解什么叫愉悦,简直可以说是金闪闪的冤家。愿望或者说同金闪闪交涉的条件是:神话再临,英灵殿化作一体。

任何英灵都可以随便串门的话,那样一定是非常有趣的吧,英雄王?

祝福 Gilgamash

吉尔伽美什的职介就是吉尔伽美什。顺便好像还有智商提高的效果。据说用这个改变灵基变成娘闪幼闪什么的都没问题。


Lancer 库丘林

御主 阿狼

玩偶大小的有着毛茸茸耳朵尾巴的狼少年。吐槽役担当,经常卖萌实际上很聪明。真实的性别不是严格意义上的男,所以担心自己的“女人”身份会给库丘林带来不幸。愿望是让库丘林能再见一次师酱等人。

祝福 六枚羽

分裂成六个小愿望。愿望一是提高库丘林的幸运值,愿望二是拥有灵犬而非人类的身体,此后的愿望还没使用。


Rider&Berserker 美杜莎

御主 傀儡师

西装革履,永远戴着墨镜与手套,只是站在那里就有源源不断的黑暗从他身上流淌出来。比作是这个圣杯战争系统的病毒也绝不为过的危险存在,被裁判女孩判定为愿望就是毁灭和混乱。后期还在美杜莎身上追加了Beast职介。

祝福 永恒之蛇

一切都可以经我的手达到,你所需要做的只是活下去,亲爱的戈尔工,美丽的美杜莎啊。

据说出典自阿克夏之蛇。


Caster 美狄亚

御主 竹取千叶

刚刚过三十的大叔,其实长的还算一表人才但是总是流露出一种颓废死宅的感觉,让美狄亚非常厌恶。完美地在每次美狄亚对他的评分跌破及格线时再拉回来,所以至今还没挨过Ruler Breaker。真实的愿望只是,让美狄亚回到故乡。因为他实际上是怀着过时的热血正义的一个老好人,单纯想要守护伤痛的无辜女子。

祝福 破碎之月

已经破碎的,无法挽回的东西,总得有勇气去面对,去弥补。因这个定义修复了金羊毛。也被称为搬弄是非者。


Assassin 卫宫

御主 薇薇安

和露萨丽唯一的共同点是土狼去死。绝对的红茶厨,表象是正常的主从关系但是不经意就会出现过分亲密。愿望是令阿茶磨损结束获得新生。过分执着于一定要召唤出Emiya导致职介混乱,虽然是杀阶但是没有杀阶的职介技能。

祝福 赝作成真

简单粗暴,令投影无等级下降。


Ruler 安哥拉曼纽 

御主 阿赖耶尔

自称是无可救药的中二病,从给自己设定的名字就能看出来。上一代的获胜者,实际上在资质魔力和精神性上都非常强悍的少女。当时的从者是兰斯洛特,自己动手杀了全城的“人”来获取魔力,祝福是再召唤。

召唤小安不是出于私心,而是用倒叙的方式保有士郎的存在——因为我要小安,所以小安能现界,因为小安能现界,所以给他形体的士郎也必须存在。以此来冲抵上上届获胜者抹消卫宫士郎的愿望。而让小安当Ruler则纯粹是丧病的抽风了。

祝福 圣杯拥有者

省去过程,达到结果。

评论(2)
热度(8)
© 赫莱尔|-|赫尔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