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莱尔|-|赫尔加

赫莱尔Helel,赫尔加Helga
主题是Fate
包括FsnFzFaFeFpFsfFgo……
cp不忌,完全不忌
但我是个要命的设定党

三次元陷入升学困境,请督促我学习

19th|祝某棵树生日快乐

 @么唷ituki 
以生贺为由写个段子可是我觉得这个其实玻璃有点多……
-
十里红桥送君归
此去难再别
愿君不相思

绯青色 郁非

郁家不过商人铺子,卖的东西说是寻常,也不寻常,写本坊间怪谈话本,是有余的。
他们卖的是纸。
钞书信纸,裱糊薄纸,剪贴彩纸,还算寻常,却也卖阴阳符纸,通灵契纸。
店摆四方奇货,门迎七族贵客。
分出五铺,分做不同生意,而郁家寓馆,与阴阳世家比邻而居。
毕竟百姓纸品虽多终是薄利,财源终究还在阴阳世家这里。
他为次子取名为非,转生之事已稀薄难记,毕竟入了黄泉洗去前世。幼即习字读书随长辈在铺间逗留熟悉,聪颖灵敏胜过兄长一倍,难免就引出长幼家业谁继这种暗中争夺,其实他也能看见。
纳凉为阴阳世家,血统之优,生则为天人。她是阴阳之师、命定之女,从小就被定下未来只等她接过枷锁走过一生。比邻而居而他喜独自草坡上玩耍,一日相遇就成了青梅竹马佳话。

这一次他成了那仰望的凡人,仰望她这天命的仙女。她喜欢他的沉静细腻,尽管她的世界本该是俯瞰众生,可是她相信他总能跟上她的羽翼。他该是不一样的,比她还不一样也是合理的,可他偏偏是凡人。你的前世,说不定有一世是英魂上仙。以至于时常她生出这样的感慨。而他只是藏起自己心思,默默追着她飞行的轨迹,也许有一日她会展翼飞向九重天让他再也追不上,但在那之前他会一直在地上,与她的影子同行,与她的发梢作伴。

闲暇时他爱动手裱糊油伞,个中技艺让以伞为法器的她也不禁惊叹。偶尔谈及日后因缘,她却自嘲谁人肯对巫女送上真心,耐住数十年寂寞,不过贪图名利做一场戏罢了。

若是你到了二八年华尚是人类之姿,那我便携双雁登纳凉门上提亲。他言辞恳切情谊真挚,她笑靥如花答应得不假思索,他人以为是小儿戏言,只有当事人明白这是一生誓言。

即使年龄愈长相见愈少,彼此相逢时无法长叙,却明了那时誓言依旧不变。只是不知人心情缘,能否撞破天命宿法。不过啊,她在内心相信,即使她这纳凉巫女无法做到,他也能解开这命结。

十六岁他出门半载远行学商,归来时她已卧榻再不能起。病床前握住她纤细手腕,苍白的身体只剩下青丝是唯一的颜色。

斗法,诅咒,逆风。阴阳家的恩怨跌宕他无需去懂,当她榻上微笑的影像透进了他三世为人的沧桑眸子,就什么都懂了,什么也不需要懂了。只要知道,此世他欣喜着不安着以为寻到的安定喜乐,已只剩下最后存在的时日,要在他面前枯萎凋零成为早谢的伤悲。

别走啦,陪我走过最后这些日子,好吗。

乳母看着他面容如死每日奔走问询解救的法子,不言语其他无关之事不多看其他无关之人,恍若最冷静的疯癫。直到她再度伸手,拉住了这即将运作崩裂的齿轮。

我是纳凉的晴明巫女,死后魂不消散可上达天听,也许飘渺数十年也能修成仙姿,或是以式神灵器之姿留存延续,死亡或飞升于我无异皆为离开这尘世。平凡的人啊,莫要再为我的离去悲伤,不过是几十年的相守短成了几年,但我们彼此的心意不会降质分毫,就请提前经历别离,但怀着不变的一生思恋活下去啊。

那曾是纳凉的巫女曾经对所爱之人留下的别言,最诚挚的爱恋也是最残酷的束缚,要他这一生都为她相守而不可解脱。而此世的她不过是以此作为遗留的安慰,试图用这束缚束锁起他破碎将毁的心,以这残酷的要求让他背负着自己的命,继续活下去。

晴明已逝,阴阳将变。

纳凉家将她的尸身妥善收存,要按阴阳巫女的礼仪举行厚葬和祭祀。他看着纳凉家人为她铺展华美的重瓣樱花,在他面前将门扉掩上,然后他独自一人离去不做任何停留。

偶也有人在丧礼准备之余提起郁家的小公子,丫鬟私房话揣测以他对小姐情意参加祭祀家主应也愿意,只是这哀大莫过心死难道他再也不愿见纳凉家人?

至了出殡的那日,连绵的梅雨正应了晴明已逝的命柞,纳凉的家主肃穆忧愁着指点祭祀的仪仗,以礼器阵法修逆命数将棺内那巫女的气运延续下去。
出纳凉豪门,转三生石巷,将过惜别柳桥,在巷口严整的队伍忽地错乱起来,在后的家主皱着眉先身踏出巷口,蓦地被撞入眼中的十里嫣红震慑了心神。

十里的冥路领至安魂,便有十里的油纸红伞为她遮风挡雨。我曾发誓在你婚嫁之时,悬挂这十里红伞挡去风雨霜雪,领你踏过十二连桥,任那河水涟涟落入了多少素珠白羽,而油纸红伞下你笑语盈盈依旧晴明。

如今我为你送殡,做这最后一次的别离。愿,彼此不相思。

雨打红伞飘摇,风扰魂铃安宁,谁人歌葬仪。忆否,忆否,碧落晴明芳草。

评论
热度(2)
© 赫莱尔|-|赫尔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