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莱尔|-|赫尔加

赫莱尔Helel,赫尔加Helga
主题是Fate
包括FsnFzFaFeFpFsfFgo……
cp不忌,完全不忌
但我是个要命的设定党

三次元陷入升学困境,请督促我学习

[Fate]零点之前、某停更的Game4.0

今晚是正式考完期末,但是大脑还处于不能写文的干涩状态……

这个梗是fate吧里一位写手的,他应该这个月考完试会继续更文,如果有兴趣请一定去支持一下。

我只是拿背景设定来写点段子,期待他的正文。

-

“放心吧老爹,你的梦想就由我来继承。”

“这样啊……我就放心了。”眼神空洞的和服男子接受了养子的承诺,露出安然的微笑,缓缓合上了那双连月光也无法反射的眼睛。

耳边沉入深海般的寂静,他的灵魂将于稍后回归永恒的虚无,不管怎么样那毕竟是解脱。

等等,这个寂静,是不是时间有点久?

前半个人生的魔术师杀手生涯让他依旧敏锐地发现了身边有陌生人的存在,应该是死了的卫宫切嗣睁开眼,惊讶地看到空茫如宇宙的无边黑色世界中央,另外两个人正保持微妙的距离,同时对他这边投以惊奇的目光。

这死后的世界是不是时间流逝有点慢啊,怎么一睁眼见到的都是十年前死的人。

当年通过情报网搜集到的简历般的信息比起后来大圣杯留给他的惨烈景象简直不值一提,卫宫切嗣只是出于连忘记也没有精力这种万念俱灰的原因,才能在十年后认出当年另外两个圣杯战争的参加者。

远坂时臣,间桐雁夜。

好嘛加上他御三家齐了,怎么,因为这是和他因缘最深的人所以死神把他送来叙叙旧?是不是一会去隔壁女士休息室还能看到他无颜面对的爱丽和舞弥?

卫宫切嗣试图抹掉人造人不可能和人类死后到达同一个地方这条让人发疯的常理。

都已经身处妄想中了,还要拿常理来推断什么。

-

十分钟后,也许是更短或者更久,他们彼此叙完了旧。

处于一种微妙的平衡中。

拒绝一切电器和科学的老派魔术师远坂时臣坚信这里是根源——除了根源也没有办法解释当前这种离奇的景象。间桐雁夜和卫宫切嗣通过眼神保持了一致的否定态度,但是在细节上大概三个人想的都不一样。

不过理论再推也没有用,因为系统不给他们继续纸上谈兵的机会了。

啥是系统?哦我刚才说系统了吗?

ps时臣坚信这里是根源,是原文的梗

-

“Fate……stay night?”间桐雁夜以难得不怎么有日本腔的英文念出了面前光屏上的题目,然后皱着眉头吐槽:“这听起来好现代的名字。”

早就习惯英文作为日常用语的卫宫切嗣第一个注意到题目后的背景图,无光的眼睛里第一次出现震撼这种大幅度的情绪:“你们看底图……!”

此后五分钟他们花在对“和圣杯战争英灵召唤阵一样的背景图”和“也挺像令咒的前景图”的震惊与猜测上了。

于是通天彻地的光屏以剧烈的白光闪瞎三个人的眼表示对这三个大男人总是磨磨唧唧偏离正题的愤怒。

御三家就是因为这种原因才举办了五届圣杯战争都失败了的!(有哪里不对

大概因为眼睛总是无神所以对于强光没那么大不适应,在两个人还眼前发黑的时候卫宫切嗣代表三个人对光屏进行了操作。

一直庄重肃穆让人摸不到头脑的高大上根源之光屏切换了画面,但是切换过程滑过了什么可疑的画面,间桐雁夜忍不住吐槽说我想起来玩国内翻译组做的盗版游戏时的切屏场景,两个参战时孩子都能打酱油的家长这次一起不明所以地看着叛逆单身青年间桐雁夜,意外的是对于这明显不是好词的评价一直脾气不怎么好的光屏可耻地选择了沉默加亮度降低。

它会告诉这三个人为了调整游戏的自由度它硬是改造了个三线合一版本出来吗。

另外加不进来伊莉雅线真是对不起。

和伊莉雅的头发一样雪白的光屏诚心实意地如此开着屏内小剧场。

-

序章开始后一分钟,家教要优雅的远坂时臣激动地抢过了控制权。

控制权是个能自己悬浮的小光球,效果类似老师投影幻灯片用的激光笔。

在他盯着屏幕上幼年凛——对于时臣来说是现在的凛——不肯切画面时,卫宫切嗣和间桐雁夜的话题从凛真可爱换到这是回忆吗换到这个游戏应该能退出看cg(雁夜语),然后游戏继续。

顺带一提序章开始前不是有一页某人的心象咒文吗,自告奋勇读出来的间桐雁夜读到最后实在忍不住说了一句:这中二满满的台词是谁的。

虽然鉴于光屏上那刀剑密布的山丘之惨烈,他这句话只是很轻地自语。

ps b站万磁王读红a台词那个视频,据说属于b站采访跑题的不当环节?


又一分钟后远坂时臣四十五度角仰望默默无语就差两行清泪。

不就是凛早上起床气有点重有点打破你对十年后自己女儿的优雅幻想吗,我说你至于吗。

这样腹诽着间桐雁夜夺过了控制权。

绮礼的声音出现时,三个人出现了长短不同的微妙沉默,包括最应该跳起来的雁夜。

然后三个人继续默默看故事,对于圣杯战争即将开始这个情报也没有过多讨论,只是切嗣笑了一下,说:“saber吗,时臣先生您的女儿很有志气呢。”

光屏在不知不觉间展露出环绕效果,跟着凛的视角大家新奇地重游冬木,五分钟后雁夜神情复杂地看到温和有礼的樱对凛问好,家传海带头的侄子在凛面前犯二,知道过继这件事的时臣和雁夜对于凛那句“如果慎二又欺负你就对我我说”一时间产生了说不清道不明的感想。

欺负?樱在间桐家受苦了吗?虽然稍有疑问,但时臣更相信这只是被剥夺继承者的小小不满。

为了先得知更多剧情,大家选择赶紧看下去。

又五分钟后切嗣的猫耳剧烈颤抖着,他无言地盯着屏幕不相信自家士郎竟然从头到尾没有露脸。

让爸爸看看你现在长成什么样子了啊看这个背影是多么匀称的身材啊,远坂家的小丫头你不是在意着我家士郎走过去的吗为什么你的视角他连脸都没有露!

剧情进行到晚上时切嗣更加不敢相信地看到继“夜间高楼上远远瞥见某个人依旧视角里没有脸”后,被那个可恶蓝毛捅死的士郎竟然还是没有露脸,虽然知道阿瓦隆在他体内但切嗣爸爸当时的内心是绝望的,看到身边两个人马上就要起身走过来安慰性拥抱时表情是要哭的。

虽然半个小时前他们刚试图拍肩安慰看到自家女儿召唤了一个更难伺候archer的时臣,并且五分钟后再度试图拍肩安慰看到自家女儿这么把红宝石用掉的时臣,以及最后雁夜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对待剧情一路急转直下马上就要被saber砍了的凛。

都是时臣的错,你要是把蛇蜕好好留给小凛,就算那个金皮卡这么难伺候小凛也不至于活不过第一战吧?

当时雁夜竭力试图以游戏的女主不死定律安慰时臣,博览群书的远坂家主死死盯着某个自己儿子欠了自家女儿一条命的卫宫先生,飘忽开口:“为了救男主而最后死掉的女主,在经典作品里也很常见啊。”

而卫宫先生盯着屏幕上saber的特写脸,良久无言。

-

如果三个人完全按游戏套路来,能够看到凛的心理路程,那么此时切嗣的真实内心活动应该是:喜欢?等等,当年爱丽有没有喜欢上saber?不不可能,但是会不会反过来?有可能,亚瑟王再怎么说也是当男人过完一生的!

-

序章结束

-

正篇开始时,雁夜是用异常复杂的目光看着收到樱美好问候而浑然不觉的士郎和竟然还能露出真实情感的樱的。

-

不知道以后会不会写,我更希望那位写手写。

评论
热度(12)
© 赫莱尔|-|赫尔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