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莱尔|-|赫尔加

赫莱尔Helel,赫尔加Helga
主题是Fate
包括FsnFzFaFeFpFsfFgo……
cp不忌,完全不忌
但我是个要命的设定党

三次元陷入升学困境,请督促我学习

[日绘约][Fate]黑弓与凛#08

-

前面的文段正在统合整理,补充必要设定,比如黑弓和凛起冲突的直接原因应该是凛的魔术破坏了镜空间

接下来大概会有轻松片段

-

诸葛潜渊仰面瘫倒大口喘着气,表情凶狠地将魔力继续注入八门金锁阵。

他平时儒雅书香公子的风范全然没有了,现在实在有点绿林好手的味道。潜渊支撑着自己坐起来,扯下脖子上的玉牌扔到了阵中,继续维持阵眼的功效。他有点步伐不稳地走到凛大致所在的位置,一手按住自己的眼睛语气有点不善地问道:“怎么样了。”

“这就是英灵吗。”

凛没有多余的精力去照顾自己的同伴,尽管他现在是个魔力放空缺少武力的盲人。不过如果潜渊会因为这种小事挂掉,他就没有脸说自己是诸葛孔明的后代了。

“契约建立,我暂时压制住了他的行动。但是供魔并不是来自我这里。”凛的左手死死按在archer灵核的位置,手掌下压住的一颗宝石闪着血红的光,如果失去控制,这颗宝石会把从者炸回英灵座。她右手张开检查的魔术,像是医生一样检查着跪坐在面前保持静止的archer。

凛瞄了一眼自己空空如也的左手手背,补充:“不是御三家的技术,虽然有些相近。这个黑化……似乎也不同。”随后一句她有些含混。

“平行世界嘛,什么都有可能发生。”潜渊大幅度地摇晃了一下,他只好摸索着坐下来。勉强睁开基本瞎掉的眼睛,他快速扫了一眼英灵。

“他的根连接着大地的灵脉,源头我想一定是你所讲的那个圣杯。现在他很稳定,而且并没有可怕到让我无法解析的魔力——是个离神秘并不是太近的英灵,而且被降格了。”即使只有一眼潜渊也看出了足够多的东西。他的语气是大战后的精疲力尽和扬眉吐气,毕竟,一介魔术师以计谋困住了传说中的英灵,虽然是劣化版。

其实,在archer刚刚找到这里时,潜渊就已经知道他的存在了。

黑化的英灵无法自如遮盖自己的魔力,潜渊尽管双眼陷入长时间的失明,但是魔视能力依旧存在,他几乎是立刻锁定了出现在凛身后的archer。

然后在archer为凛包扎时,他和凛通话制定了计划。

魔术的念话很容易被发现,但是少数魔术礼装可以通过“有线”而规避这点。早在这次冬木之行前,潜渊已经送给过凛一只用于对话的玉石阴阳鱼。

最后是魔术阵的发动。没有魔术阵可以瞬间完成,除非是提前绘画好的。

他进入这里时扔在地上的玉石碎块,已经为魔术阵备下了蓝本。在archer失神的契机时,即刻发动困住了英灵。

当然,也要稍微庆幸一下这位英灵的对魔力不高,不然以区区现代魔术师布下的临时性无归之阵,未必能够困住太久。

如果老祖宗能再现于世,他的阵必将能困住任何著名的大英雄。

不关注一时一刻的魔力水平,而是从站立在此空间的那一瞬开始的全部力量,都集中到必要的一点而爆发出来,再弱小的魔术师也能做出惊人的举动。

潜渊不再说话,等待凛的契约加强完毕。

“archer,听着,我是凛,远坂凛。”凛直视着archer被遮住的双眼,轻声自我介绍。她的额头冒出密密的汗珠,更多的是精神上的压力。

“我知道很多事你都无法记得,但你记得我的,也记得这个宝石项链对吗。“哗啦一声,红宝石从凛的指间跳出,借着银链的牵引在空中晃啊晃。

黑化的英灵身体颤动了一下,他将手缓慢地伸出来,掌心向上五指摊开。凛没有说话,以鼓励的目光看着他。

短暂的魔力流动,以太块凝结成一模一样的红宝石项链。

他五指收拢,历经磨砺的指尖穿过银链。手腕翻转,然后张开,红宝石应声而落,做着同样的钟摆运动,和另一个它靠近,相遇,缠绕,复又分开。

轨迹跃动灵巧,像一曲无声的双人舞。

也像孤独的少女对着镜子中假想的舞伴起舞。

“之前的冲突并非我所愿,我以远坂凛的名字发誓,不会做任何对你不利的事。”

“我是因为意外而来到这儿的。没有你的帮助,我无法脱困,就会死在这。”

“请你,帮帮我,好吗?”

当白发红衣的英灵以点头答应她的请求时,有湿润的气息抑制不住地从她眼角生出,沾湿了微笑的嘴角。

英灵本想伸手进一步靠近她,替她擦拭脸庞,但一块洁白的手帕突然被递到了凛的眼前。

潜渊依旧闭目盘坐,似乎对凛的变化一无所知:“刚才强制契约咬地嘴唇上满是血了吧,用手帕擦一下。“

凛不做声地瞪了这个毁气氛的人几秒钟,然后鼓着脸抓过了手帕,把脸整个擦干净。


潜渊手腕上的指针指向了十二,距离他们进入这个镜空间已经过去了二十三个小时。

再一次惊异于这个空间里恐怖的回魔速度,潜渊睁开了似乎恢复完好的双眼。

然后一贯儒雅淡定的贵公子愤怒地跳了起来,指着某个黑化使魔训斥:“那边那个英灵,把你的手放下来!”

无表情的英灵抬头以布条遮住的双眼看向了他,而被他护在怀里的凛从熟睡中惊醒,迷糊地揉了揉眼,带着一贯的起床气坐起身,不满地看向潜渊:“你怎么了啊?Archer很乖的啊你不要随便跳起来好不好?”

潜渊带着无声压迫的目光从英灵的身上转到凛的身上,再转回去。

这叫很乖……嗯?

八门金锁阵还在待机呢,你个使魔(情敌)不要这么放肆!

以上为诸葛少爷内心真实咆哮。

“呃……喂,潜渊……archer是使魔啦使魔!”凛好像明白了什么,尽管身上还冒着起床的黑气,但她还是迅速跳起来凑近潜渊,压低声音几乎鼻子贴着鼻子地劝解他。

“而且还是最高级的英灵。”潜渊压低声音回答她,意思尽在不言中。

但是向来他说半句能猜出一整篇文稿的远坂大小姐当机了,完全没理解潜渊的话外音。

几小时前,强制契约作战实施之前,他们的交流并不畅通。

阴阳鱼只能交谈有限的字数,他们的对话短而简练,但两个时钟塔的高材生还是充分利用资源吵了一架。强制契约的方案是凛提出的,潜渊原本说的是直接使用宝石灭掉这个英灵,事后费用他出。契约这种事太多变数,他不希望凛去冒险。

但是凛强硬地回绝了。

她说你也看到这个镜世界里其实还有不止一个英灵,别说最强的Saber了,Assissan他们都无能为力。一旦遇上,他们只有死。

她说这个英灵虽然强度看似很低,但却是辅以智谋时最为强大的英灵,恰恰是此刻最适合诸葛谋略的英灵。

她说,这是她的英灵,曾经救过她救过樱的archer,她想救他,这是那个笨蛋应得的报酬!

潜渊能劝的都劝了,从契约风险性到黑化诅咒回流的可能再到平行世界区分准则,最后他甚至警告凛,英灵只是一个分灵,你的作为与座上无关。

但是他明白,当凛下定决心做某件事,因果也得为她扭曲。

王将霸业撒向四方,军师便为他谋划即是。

于是做出妥协,切断频道,姓氏为诸葛的青年开始布局的最后谋划。

英灵,是人类英雄留在座上的灵魂。拥有不可磨灭的人格,也有着与常人无异的性情。

所以你对他的感情,还不明白吗。

凛显然还是没明白潜渊的逼视中包含的这些解释。

学术奇才竟然在这方面这么笨拙吗。是啊,要是没有这么笨拙,自己现在还能这么轻松地和她靠得这么近吗。

再次正确认识了远坂凛在自我相关方面不可思议的笨拙,潜渊叹了口气,紧紧绷住表情,以十二分严肃正经的表情宣告:

“你问我为什么给自己算出了远行大凶的卦还要跟你来冬木,现在我告诉你真相。”

“在这之前我测的是姻缘卦,必远行,故人来,旧情不断。“

“所以,一个处心积虑要把你追到手的诸葛后人,怎么可能放任你原来喜欢的英灵现在反过来撩拨你!”

沉寂三秒。

“混,混蛋!你凭什么认定我喜欢Archer!”

“那就请你把脸上的羞愤藏好再来说这句话啊我的大小姐!”



评论(10)
热度(33)
© 赫莱尔|-|赫尔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