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莱尔|-|赫尔加

赫莱尔Helel,赫尔加Helga
主题是Fate
包括FsnFzFaFeFpFsfFgo……
cp不忌,完全不忌
但我是个要命的设定党

三次元陷入升学困境,请督促我学习

玄学预订|He

许诺,【今天】出狂王,写文。
而且绝不耽误其他更新地写。
-
更一组轻松一点的迦勒底段子
-
英灵召唤
“库丘林,回应召唤参上。”
“……我的颜色和你有关吗?”自召唤阵中现身的狂王以冰冷的兽瞳盯着面前的少年反问。
“啧,搞什么!”猝不及防被喷洒了一脸的刺鼻药水,他暴躁地甩动着海兽的尾巴发出低低的吼声,杀意不掩饰地从身躯里涌出。
但回应他的是比他更为冷酷不容动摇的声音:“妨碍治疗者死!更加清洁,更加卫生!--这便是战场医疗的宗旨所在!”
手持迦勒底特制消毒喷雾的南丁格尔不甘示弱地与他对视,在面对这个病人的时刻,她的狂化EX毫无保留地发动了。
“啧。”尾巴再度甩动了一下,同为狂化EX的库丘林(alter)转过了头没再说话,收拢了冰冷的杀意。
他们俩似乎感情很好呢,果然凯尔特的传统是不打不相识吗。思维似乎没在一个维度的master咕哒君如此想道。


朋友
虽然咕哒君每天定了闹钟来支撑自己去收集种火,但是库丘林alter的成长仍然并不算快。
因为咕哒君的强迫症,种火必须要按对应职介来喂,全职介种火优先照顾特殊职介。
更不要提有时要花费数倍时间为某位英灵寻找灵基突破的材料了。
虽然他目前还是无所事事,但并不意味着他足够清闲。
为了避开令他不胜其烦的梅芙,库丘林(alter)转身进入了master的私室。
然后猝不及防被迎面一只小小的萝莉扑进怀里。
敏捷a+的狂王并非躲不开敏捷d的萝莉,他只是有点愣住,不知道为什么面前这个洋娃娃般的黑裙女孩子要如此惊喜地扑向他。
“呐,来陪爱丽丝玩吧!”她的脸上还有泪痕,像是刚刚才破涕为笑。
库丘林(alter)环视房间,明白了这个英灵是谁--master一直放在床头的故事书没了。
而床上的咕哒君已经完全败给睡魔了,嘴里喃喃地说着哄童谣的话:“看,说好了会有berserker陪你的吧……去吧让我睡会……”
库丘林(alter)盯着开心地摸着自己赤色鬃毛的童谣,不为所动:“你认错人了。我不负责这样的工作。”
“别这样嘛,和Jabber最像的berserker!嗯……真是怀念的手感呢……”温柔地抚摸着坚硬漆黑的铠甲,童谣的声音陷入到梦幻般的回忆中。
怎么也是master的命令。库丘林(alter)在地毯上席地而坐,尾巴灵活地卷起勾住童谣的腰,让她坐的更舒服一点。
“先说好了,我对一切事物都不感兴趣。”
童谣没有听见这句话,她惊奇地叫起来,凑近了库丘林(alter)裸露的胸膛,伸手想要抚摸上面狂野迷乱的花纹。
“好漂亮呢!就像绘本一样的图案!给我讲讲它的故事好不好?唔……先说好了,不要bad end哦!”
他想起海岸上少年人冰冷的尸体,永存于影之国的女王,倒在自己怀里的同门师兄,不觉得截出的任何一段故事能当作皆大欢喜来讲。
也许他可以把梅芙的故事讲给她听,从康诺尔的进军开始,截止到自己诞生为止,听起来像是个喜剧。女王终于见到自己心爱的英雄,以她梦中狂王的姿态。
但他只是说:“结局那种事,是理所当然的,不会因为你的意愿变得更好。”
童谣鼓起了脸,眼睛还有哭过的痕迹。
“悲剧那种事,已经见了够多了。谁都有权利有一个好结局,就算最后只能一直在森林里游荡……即使是Jabber也不想被人杀死的。”
“那,听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好不好?”童谣问道。

他不置可否。
“这是专为某人而写的故事哦。”
-
当梅芙以我去叫master吃晚饭为理由光明正大地闯入私室时,简直是震惊地石化在原地:“那那那是谁的孩子啊库丘林!”
“嘘--”终于恢复精神的咕哒君从床上爬起来,揉了揉自己凌乱的头发,“让他们再睡一会吧梅芙。”
“虽然是无望的梦境,至少请他获得片刻的安宁吧。”

玩梗:Jabber是指童谣的炸脖龙,某种意义上说,和黑狗长得是挺像。

童谣这是用了宝具黑狗才会睡着。


假如礼装拟人化
迦勒底的战斗很单调,在清理人理定基后的杂碎方面更是如此。
库丘林alter看着面前再次有绚烂的百合花绽放,然后那个娇小的身影立即后跳,他也随之将积蓄的魔力注入兽甲之中,化作噬碎死牙之兽,以横扫一切的力量将面前的黑影尽数撕碎。
战斗终了,稍作休息。
他以狂王的姿态伫立在原地,了无生气就像是魔兽之残骸,不意外地又听见那个愉悦的声音:“这幅身姿还真是让人愉悦,我从未想过你也有这样扭曲丑恶的王之姿态。”
迪昂佩戴的礼装:钢之试炼。
第一次和白百合骑士见面成为搭档的时候,礼装便先是露出微微的错愕,然后勾起毫不掩饰的愉悦微笑。
礼装只是从人类史中捞起的魔术结晶的虚影,尽管对方一直以令人不快的目光注视着他,库丘林alter始终未发一言。
先前咕哒君问过他的好恶问题,他回答那是毫无意义的。至少现在他可以确定,他不喜欢这个礼装。
但唯有这件礼装能为迪昂提供最大防御,而迪昂的意义就是掩护他。
再次作战时,他横起长枪,挡住了本打算依旧冲在前方为他掩护的迪昂:“你下场就好了。我一个人会更快一些。”
白百合骑士看向他的目光中有着担忧,声音非常坚决:“不行,黑影的攻击也许一次两次不痛不痒,但是积累在一起也会导致你的败北!”
狂王调转枪头,已经大步走了出去:“没有关系,只要在我战斗不能之前将它们都杀死就好了。”
-
一周后,咕哒君特别开心地跑来,库丘林alter抬起眼看他:
“迪昂迪昂迪!”
听闻此言狂王低下头,继续将咕哒君分配给他的梅林送进嘴里咬碎。
“看啦看啦,我在召唤池里发现了这个!罗曼博士说这是可以被评定为五星的优秀礼装!”高举着月灵髓液像是小孩子献宝一样的咕哒君,不由分说放进迪昂手里,“以后你也可以像库丘林一样,每次都佩戴五星礼装了!”
“感谢你的礼物,master。以后的掩护能更加得心应手了。”
“虽然有点心疼钢之认输君,不过那也是没办法的事啊!”
两个人相视而笑,仿佛就像是在谈论衣服的款式一样自然。
至少库丘林alter知道,以后自己再也不需要看见那个愉悦的家伙了。
-
“来,库丘林alter,请带上这个!”第一次被要求佩戴四星礼装,即使是狂王也产生了少许的疑惑。
“这次是对暴击打法的练习。因为接下来是无趣的重复作业寻找世界树之种。而且趁机让你们两个相处一会也好。”
“封印指定执行者……参上!”紫发男装的丽人有些紧张地说道。
“狂王库丘林(alter)。不会辜负你的支援。”光之子的阴影,对已非自己master之人如此回答。

玩梗:麻婆的礼装因为造型被p成过“是在下输了”的表情包,而且毫无疑问地四星仓管,目前只有迪昂适合佩戴他增加嘲讽持续能力,但是肯尼斯礼装的五星欧证出现后…
ps迪昂南丁黑狗的队伍是我的梦啊233

评论
热度(5)
© 赫莱尔|-|赫尔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