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莱尔|-|赫尔加

赫莱尔Helel,赫尔加Helga
主题是Fate
包括FsnFzFaFeFpFsfFgo……
cp不忌,完全不忌
但我是个要命的设定党

三次元陷入升学困境,请督促我学习

摸个大家不认识的鱼|修道者的御剑飞行

人物介绍

燕任祎:剑客燕家,修道者中的异类。

唐林婉:唐氏千金,宿疾,靠诸多灵药调理才得以活过三十岁。

晨:非人,作为使魔为唐氏卖命。

现在因为某种原因,诸多修道者试图来突袭唐氏大厦,带走唐林婉顺便抢走唐氏价值连城的财物。而燕任祎秘密回国保护唐林婉——按照合同唐林婉已经成了他未婚妻。

然后让我们友好地讨论一下御剑飞行的事?

-

 @么唷ituki 欢迎一起围观燕任祎这个老实孩子人生中唯一一次帅炸天的时刻

-

200x年x月x日香港唐氏大厦

他走过长廊时没有发出任何声响,不是因为所谓轻功了得,而是这奢侈的阿拉伯手工地毯之柔软所致。两侧印花墙壁上装饰着不菲的名画,空气中静静逸散淡雅的花香,点点滴滴处都是世家贵族才能堆砌出的豪华。

“我把大小姐托付给你了,你没有失败的退路。”他想起秘密回国前晨对他最后的道别,战场的背景下那个非人的使魔露出了血红的真瞳,目光流露出冰冷与默然。

唐氏的总裁、自己的顶头上司、大小姐的父亲、谋划整场寻药悬赏的唐冽,被他束缚的稀有使魔、大小姐的贴身看护、预计在悬赏中最后得利的晨,病榻上的大小姐、指定嫁给悬赏的赢家、亲手参与谋划引导成她所要结果、把自己拉进这场棋局的唐林婉,以及充当无数配角龙套的赏金人猎物者修真术士,他们一起上演的这部长达一年的戏剧,今晚就要迎来最后的高潮了。

坐飞机返回香港时,他在想,自己是出于什么原因,才被大小姐看上,有幸成为终幕的拉幕者呢?

到底有没有想明白,也只有他自己知道。

走廊尽头的门是虚掩着的,平时需要三重认证才能进入的房间现在不加一锁,迎接唯一一个员工的进入。他摸出淡金色的卡看了一眼,上面写的并非是燕任祎,而是唐筱晨,那个使魔伪装的人类名字。

然后他推门走进去。

大小姐坐在她父亲喜爱的高椅上,灵药的效果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修复改造她的身体,她将目光从凝视的画作上收回来,看向他:“都清理掉了吗。”

“清理掉了。”他点头,走过去,尚不习惯地伸出手,替她理了耳边的发丝。晨离开后,这种细节性的工作都是他在临时代理,原本完美无缺的唐大小姐,在他笨手笨脚的照顾下,宛如白瓷被不慎磨出了些许瑕疵。

几秒的沉默后,唐林婉忽然开口:“打开这幅画,后面有一个传送之门,通往晨所在的虚无之间。旁边的柜子里有氧气面罩,一会我们戴上,进入那里,等到炸药将大厦连同那些觊觎我唐氏的宵小一起毁灭,再想办法出来。大厦里的藏宝虽然珍贵,但父亲在瑞士银行为我留的账户还在,唐氏的基业至少能保留一半。”

短短百余字,平淡之间不见血溅四方。

他静静听完唐林婉的指示,然而并没有行动。忠实的合作伙伴也许是第一次没有立刻执行她的命令,而是走到她的轮椅前,单膝跪下以和她在同一高度上,认真地问道:

“我可以问一下吗,这是你的计划,还是晨的提议?”

“他提供理论,我制定计划。”唐林婉看着他黑色的双眼回答。“我知道进入虚无之间的风险很大,但是至少有一半的成功率可以安然返回。这是计算了晨背叛的可能性的结论。”

最后一句话,将最熟悉之人以算筹衡量。

不知为何,他露出了温和的笑。尽管谈论的是关于阴谋和背叛的话题。

唐林婉虽然始终是面无表情,心中其实也在为外面围剿的修道者而暗暗焦虑,但是燕任祎突然讲起了个人的故事:“Alice……嗯……你有没有记得,我曾经向你提过,我们燕家继承绝学的事。”

“那时我不愿继承,我爹也不愿给,你也说,有些东西,不要也无妨。”唐林婉点点头,听得有点心不在焉。临阵磨枪,又是围剿战,一个绝学就能脱困?她不太信什么以一敌百的神话,更何况面前的人是燕任祎,而不是晨或者她父亲那般冷酷决断、天资过人的人。

“但是,我也很惊讶。这次出国之前,我爹把燕家传人的绝学都教给我了。”

一贯温和内敛的他,此刻笑容安然如常,将唐林婉心中的不安抹平:“他说,既然我长大了,要做一个男人,总得能守护自己心爱的女人。”

“我们燕家人,有一句家训必须记得——绝不能让自己心爱的女人受委屈。”他伸手,将唐林婉打横抱起来,直立起身,握惯了剑的手有力而稳定。

他的身体不同于晨的低温,胸膛里能听见心脏的跳动。

仿佛自己那颗不再跳动的心脏也因此复苏过来。

唐林婉难得地红了脸,甚至一瞬间忘记了问他究竟有何计划,成功率又是多少。

“我知道你谋划很厉害,不听到足够令你信服的理由绝不动手。那我就讲给你听——天时地利人和,人和已占。”

“连晨都不能完全信任,此处只有我们两人,何来人和?”她攥紧了他的衣领,出声反问。

他已走到落地窗前,落地窗的结界随着他的灵力而破碎的时刻,风声中传来他的回答。

“你信任我,便是人和。”

各路灵器术法在缺口破出的一瞬纷涌而至,而他动作更快,抱着她从高楼之上一跃而下。

姿势之决然,令修道者亦心惊。

而后,长啸而起。

那剑如白龙先下九幽又上九天,将二人稳稳负起直飞向那轮窄窄月牙,自如轻灵,宛若人剑合一。

白光纷纷如雨下,当空抖落无数光影,剑气生出千万化身迎击回防。他飞至至高滞空的一瞬,同怀中人一起睥睨四方。

唐林婉第一次尝到飞行的感觉。

然后再次上升。

黑气翻腾,不少修道者拿出了阴损但强力的攻击手段,要把不自量力飞向月亮的两人击落。

悠长的凄厉呼啸声响起,剑鬼破鞘而出,所过之处卷起浓烈欲呕的血腥之风,偏生又呕不出来,被那杀了千万人才成的煞气震得无法行动。无论何种门派何种源流的诅咒,在这唯一的煞气面前唯有被冲散揉碎的份。

“剑鬼?!那,那是……!”

御剑飞行是修道者的招牌法术,眼见狙击已经不管用,长空下无数人影同样御剑而起。眼神敏锐的人想要出声阻止,已经晚了。

“吾乃燕任祎,剑客燕家第四十七代传人!天下无剑,能在我前立!”这是燕任祎第一次迸发出如此的霸气和狂气。伴随那仿佛谶语一样的句子,宛若群鸦的修道者们,就此跌落。

“天下无剑……果然,他,他是剑客燕家!能在燕家面前谈剑的修道者,从来就不存在……”月空下,无名的修道者仰望着跌落的群鸦和月光下唯一的身影,低声喃喃出所有在场者此刻的心声。

而苍天上的身影,已在月色下远去了。

-

设定介绍

剑客燕家

修道者的异类,不求长生,唯求剑客一生,善恶恩仇。

燕家的不传之秘——燕铭剑,剑鬼囊,天下无剑。

燕铭,代表燕家人自身存在的剑,代表剑护人的那一面。

剑鬼,杀戮达千才可诞生的纯粹之鬼。寄宿于剑鞘或剑囊,而非剑身。代表剑伤人的那一面。但绝不是无端杀戮之鬼。

天下无剑,燕家剑术的精髓。任何修道者的剑,都不可能在燕家面前傲然。

评论(1)
热度(2)
© 赫莱尔|-|赫尔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