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莱尔|-|赫尔加

赫莱尔Helel,赫尔加Helga
主题是Fate
包括FsnFzFaFeFpFsfFgo……
cp不忌,完全不忌
但我是个要命的设定党

三次元陷入升学困境,请督促我学习

糖果|万圣节该怎么作妖

写点带甜味的,然后去复习

-

猜猜我是谁化妆舞会。

比较好猜的是小次郎戴上了莫扎特的阿玛德乌斯面具但是说话还是一口和风。

比较笨蛋的是小莫戴上隐藏不贞的头盔大笑着让别人猜她是谁。拜托你摘下面具我们还可以凑百万亚瑟王好不好。

比较有趣的是给自己画了烟熏妆的白贞德,被别人套了神父装的卫宫,和拿着投影的朱枪的caster库丘林。

龙之魔女/言峰士郎/lancer在此!

比较有难度的是变化技能大队的童谣茨木等人全部变成了咕哒子的样子,但是绿茶丢了颗巧克力红a丢了本童话书这群小孩子就原形毕露了。

最难猜的是五月王系列,这根本不是能不能猜的问题了藏在无貌之王里的诸位,能先告诉大家你们在哪吗?

但是拥有直感启示千里眼A等系列作弊技能的从者表示无所畏惧。

然后在这个其乐融融的时候大家猝不及防就被喂了一口狗粮。

连美杜莎都分不清的大姐和二姐,被小牛毫无犹豫地认出了尤瑞艾莉然后放在肩上。

突然,明明一直被以为是狂化的某黑骑士被玛修用盾狠狠教训了并且大喊:“爸爸!装作是berserker还试图捣乱整个宴会的你实在是太过分了!”

“其实我觉得兰斯洛特刚刚是在帮玛修挡住不怀好意靠近的黑胡子。”演奏区里的大卫拨动了一下竖琴,对特里斯坦说道。

“以他的身手怎么会被发现呢,是在故意暴露引起玛修注意吧。真是悲伤而美好的亲情。”特里斯坦也拨动了一下弓弦,给两个人套上新的回避来躲开宴会战场的流弹。

“话说,大卫卿怎么不参加这次的活动?”

“我那个麻烦的儿子托梦给我啦,他说如果我敢在万圣节这种违背神意愿的节日上扮演什么奇奇怪怪的人物,他保证下一个魔神柱会在迦勒底我的卧室里出现。”

“啊,同样是悲伤而美好的亲情呢。”

-

总有些人严守个人底线绝不碰这种奇怪的狂欢一下。

说的不是那个一边自称扮演牧羊人一边试图和女性搭讪的Archer。

这种清流应该是像伯爵一样的优雅男子。

他真的做到了稳如泰山。

即使某位同为复仇者的alter少女因为另一个贞德“冒名顶替”的行径而错乱到命令剑吉尔带着自己去化妆,即使某个英国的大文豪念着他的口头禅“等待,并心怀希望吧”闪耀登场,他还是淡定地坐在那里喝他的红酒。

“定期参加人际活动,是保证心灵消毒而不发霉的重要治疗措施!”一身现代白色护士装的南丁格尔突然出现在他面前,严肃地宣布。

伯爵看着她的服装,问道:“你这是在扮演什么。”

“距我死后一百年的某个刻有神智学符号的神秘疗养院中手握直流手电筒在夜间巡逻的普通护士。”

伯爵看了看她身后的海伦娜和爱迪生,不是很想问他们两个扮演了什么角色。

伯爵把酒杯放下,站起来,行了标准的邀请礼:“那么我能邀请你参加化妆舞会吗,护士小姐?”

“你的化妆呢?”南丁怀疑地看着他。

伯爵就是单纯让眼睛的红色更耀眼了点,然后露出尖锐的虎牙,微笑回答:“吸血鬼,伯爵,参上。”

所以清流就该严守个人底线,只要在意的女人邀请了,前面是火海也在所不辞更何况只是个舞会 。

-

本来想给黑狗写一篇,然后我好像放弃了……

w

评论
热度(60)
© 赫莱尔|-|赫尔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