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莱尔|-|赫尔加

赫莱尔Helel,赫尔加Helga
主题是Fate
包括FsnFzFaFeFpFsfFgo……
cp不忌,完全不忌
但我是个要命的设定党

三次元陷入升学困境,请督促我学习

[刀男xfgo]我在暗黑本丸当御主#3

主角为fgo女性御主咕哒子,中立善,性格=主线+活动-1.52章节,时间点在1.5部

本丸基本全刀剑有病,没推完主线解决黑幕前都是ooc状态,并不是作者认为他们就是这样的性格

没有恋爱线

我承认我写的挺扭曲啦,所以只吃糖的慎看

-

前两话链接:12

本话新选组高能预警

-

第三话 加州·少女·清光与大和守·魔王·安定

“姬君?”三日月宗近的轻声询问把立香唤回现实。

三日月宗近感觉到了她的异样,侧身回眸试探性地看向她,耳边则传来了众人窃窃私语的声音。

“主人来了……”

“是大将。”

“三日月大人和主人一起来的啊。”

只有一瞬间的地狱,快得像是幻觉,但立香知道那不是幻觉。

深吸一口气,立香努力舒缓身体,隐藏自己的不安。她冲三日月宗近点了点头示意自己没事,然后镇定地环视大厅。正厅两侧坐着不少和风打扮佩刀的男子,从少年样貌到青年男子不一而足,都在注视着走入大厅的两人,有个白发的青年和立香的视线对上,还挥挥手爽朗地一笑。

方才的压抑混沌已经隐去不见,空气中只剩下淡雅的樱花芬芳。立香分不清一闪而过的不祥气息都是从谁身上传来的。

也许在这里的所有人都未能幸免。

这个可怕的想法只是一闪念,却让立香无法忘怀。

“主人来啦,呐,我们开始吧?”一个穿着红黑二色衣服的少年放下手里的指甲油,开心地跑过来说。

他身旁跟着一个身着浅葱色羽织的少年,头上别着一朵小花,听见这句话则转过身冲在座的人击了两下掌,示意安静:“那么,今天特别请所有人到场,是希望诸位能见证叛徒的下场。”

加州清光和大和守安定。

立香跟着他们俩走过去,三日月宗近寸步不离地跟在她身后。房间的中央空地上用红绳绑着一个黑色长发的青年,红绳上缀着许多写满咒文的纸条,应该是用来封印灵力的。他上身只有贴身的黑色铠甲,破烂的衣服下可以看见多道伤口,都是不详的漆黑色。因为他垂着头,立香看不清他的神情,只能看见嘴角干涸的血迹,也是暗色。

立香视线移到他身下那件被当作席子的羽织,呼吸突然漏掉了一拍。

与大和守安定穿的一模一样,浅葱色的新选组羽织。

还有他跪坐的姿势,已经能猜出来是谁。

土方岁三。

“主人,我有好好按你说的工作哦?”加州清光乖巧地复述着经过,“我在函馆遇见了逃跑的和泉守,就把他活着抓回来了,嘛,可能肋骨断了两根吧。”

“是是,全都是清光一个人做的,我只是负责把绳子带过去。”一旁的大和守安定揶揄道,“所以下次主人去万屋一定要带着清光去,他想要最新的指甲油很久了,绝~对不是想和主人一起逛街。”

骗人的吧,一定是骗人的吧。

立香沉默地听着两人纯真无邪的说笑,回想起迦勒底里总司的声音……立香感觉胃里像是装进去了一块石头,而且越沉越深,坠得她几乎要马上弯腰干呕。

总司说过,她和土方是亲如一家人的关系。倘若有朝一日她们在特异点与新选组相遇,立香绝对不相信总司会笑着将土方的肋骨打断,然后绑上绳子带回到自己面前。

一定是哪里出了问题。

立香无意识地左手抓住右手手背,令咒在她的手掌下不由自主地开始发热,她告诫自己要冷静。

自我扭曲的形式多种多样,但绝不会是他们的模样,这只能是被强加的病态。

对三日月宗近认定是病态,因为他的风姿本身就包含着矛盾,罂粟与新月绝不可能同属于一人。对加州清光与大和守安定认定是病态,只因为他们是总司的刀。

别开玩笑了,冲田总司的刀怎么可能本性如此!

那个审神者到底在做什么!为什么会任由自己的付丧神沦落到此!

立香知道自己是不成熟的御主,也时常为自己的力不能及而哀叹,但现在,她却无法抑制自己身为御主对另一个“Master”的愤怒。

——你真的是这样认为的吗?

——天真,太天真了。

——到现在还不肯看清真相的愚蠢少女啊。

幻听又开始了。

“那么,擅自叛逃的和泉守兼定要怎么处置呢?主人是想亲自动手,还是我来代劳呢?”一旁的大和守安定扰乱了萦绕在她耳边的幻听,跃跃欲试地问,“难得让大家都聚齐了,果然是要弄个大场面出来吧?”

大场面?

立香咀嚼了一下这个词,很快理解了他的意思,杀鸡儆猴。

“已经够了。”立香攥紧了右手,低声说。

“诶诶,这样可以吗?完全没有起到作用吧,大家的神情都还很平静不是吗?至少来个首落……”

“够了。其他人也可以走了,我有事要单独问他。”

平静的语气出乎意料地强硬,立香一个人走到和泉守兼定面前,示意他们不要跟上来。

“什么嘛,主人还真是心软……”加州清光撒娇抱怨的声音,不知道为什么,立香现在一点也不觉得他像是冲田了。

“嘛,嘛,毕竟是和泉守嘛~”大和守安定毫无紧张感的声音,然后他似乎是对着其他人说:“既然主人说了,那今天就到此为止了,不过可不要因为主人的仁慈而去学习和泉守哦?短刀们可以去玩了,啊,江雪你们也要走吗?那拜托你去告诉长谷部,赶紧从后山出来吧集会已经结束了~”

立香没有在意身后的骚动,她伸出手碰触和泉守身上的红绳,试图解析。

术式织成的方式很陌生,像是玉藻前喜欢使用的咒术。但术式并不抗拒她,立香试着打开身体开关激活魔术回路,噗地一声轻响,咒文纸因过载的魔力纷纷燃烧起来,红绳也应声散落。

失去束缚的和泉守兼定身子猛地一歪,他用一只手撑住地板防止自己倒下去,低声问道:“接下来又要做什么?我不会再让步了。”

立香蹲下去和他同高,帮他撩开挡眼的长发,暴露在她面前的是一双宛若困兽的眼睛。

“你为什么要离开?”立香用只有两个人能听见的声音问道。

和泉守兼定抗拒地抿起唇,沉默三秒后,他不顾一切地低声吼道:“因为我是土方岁三的刀!”

疾风穿过正厅,惊起湖面浪涛。

破开空气的声音。和泉守兼定的瞳孔骤然收缩,一声痛苦的喊叫被他生生扼在喉咙里。他瞳孔里倒映出的最后一个景象是他面前的“审神者”露出惊慌失措的表情,然后他整个人向一侧倒下,高大的身子蜷缩在在那身羽织上。

立香猛地抬头,难以置信地看向和泉守兼定的身后,大和守安定举着带鞘的刀,冷冷说道:“我们的生命是主人给的,所以我们现在是只属于主人的刀。你连这一点都忘了吗,和泉守?”

“嘛,看在你没有真的伤害主人的份上,这次就算了,下次就把头砍下来了咯?”加州清光用脚尖踢了踢和泉守兼定的伤口,换来更剧烈的颤抖。他想起立香就在旁边,赶紧补充道:“当然啦,砍不砍头还是主人说了算。”

和泉守兼定咬紧了牙关不让自己叫出声,暗色的血从他腰间的伤口里流出来,浸透了衣服。大和守安定的技巧很好,专挑刚结痂的伤口捅,还保证他倒下去时血只会流在自己身上,不会弄脏地板。

喂喂冲田酱,你不是最强的刽子手吗?为什么你的刀这么擅长拷问啊!这是哪来的冷笑话啊!

“我说了不要跟上来!”情急之下立香爆发出低吼,手里已经本能地捡起羽织的一角帮和泉守兼定按住了流血不止的伤口。

不行,她没带礼装,这样下去会死人的!

加州清光露出不知所措的神情,和大和守安定一起退下,站在墙边露出一副小委屈求抱抱的神情。

显然,他并不觉得刚才发生了多么过分的事情,其他人也是,真正着急的只有立香自己。

得赶紧想办法急救!

“三日月……”立香的请求卡在了嗓子里,蜷缩的和泉守兼定猛然伸出手抓住了她的脚腕,力量之大几乎要扭断她的脚。

立香一瞬间大脑空白,她低头看见和泉守兼定眼中的神色,那已不再是困兽,而是玉碎,然后被弃入墨海染做漆黑混沌。

“一,绝不可违背武士之道!”新选组的局中法度,于此时听起来有如辞世诗。

如墨的暗影翻腾而上遮蔽了和泉守兼定的双眼,喀喇喀喇的细小声音沿着他的手肘一路传递,在指尖化作突兀的骨刺刺入立香的皮肤。

“姬君!”三日月宗近最先发现异常,一手握住刀柄疾步上前。

“主上!”立香也听见另一个男人呼喊和冲刺的声音,他还没有踏入正厅,离得最远,但会比任何人都更早地来到她身边。

不行,停下。

如果那个男人跑到她身边,就会把和泉守兼定的手斩做两段。

就像他曾经将司茶人与藏身的架子一起压而切之。

不能让他过来,不能让他砍下去。

和泉守兼定已经抬起另一只手,新长出的骨刺狰狞嗜血,直指她的胸口,距离不过三寸。

可是他不砍下去,我(你)就会死。

没有玛修,我(你)肯定会死的。

会死吗?

会的会的会的会的会的一定会死的所以让他砍下去杀死他吧。

不,不行……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会!停下!

锵——!

金铁交击的声音,只有一声,然后正厅陷入寂静。

立香做出了选择。

滴答,滴答。


/tbc/

-

复习了一下明治维新,才发现剧情里人名是冲田、土方,信长、信胜、茶茶……所以第二话总司改成冲田。

不知为何我以为两天前我更文了……今天一看不对啊……(惯有幻觉)

评论(13)
热度(165)
© 赫莱尔|-|赫尔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