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莱尔|-|赫尔加

赫莱尔Helel,赫尔加Helga
主题是Fate
包括FsnFzFaFeFpFsfFgo……
cp不忌,完全不忌
但我是个要命的设定党

三次元陷入升学困境,请督促我学习

[刀男xfgo]我在暗黑本丸当御主#5

主角为fgo女性御主咕哒子,中立善,性格=主线+活动-1.52章节,时间点在1.5部

本丸基本全刀剑有病,没推完主线解决黑幕前都是ooc状态,并不是作者认为他们就是这样的性格

没有恋爱线

我承认我写的挺扭曲啦,所以只吃糖的慎看

-

前四话链接:1234

注:第6、7话重写已放出

-

第五话 鹤丸·真没搞事·国永

“大将……”

“啊啊跑题了跑题了,来说正事吧。”

立香已经笑够了,她拍拍自己的脸,做出一副正经的表情指了指还在躺尸的和泉守兼定。

和泉守兼定受了重伤,按理说需要审神者在手入室为他治疗,但考虑到他现在的危险身份,众人在如何安置他的问题上犯了难。

讨论开始前,立香瞅见药研藤四郎的药箱里有类似迦勒底治疗卷轴的符纸,就先抽了两张帮他贴上。

“唔……人的话,绑住就没问题了,但是考虑到暗堕会污染其他受伤的人,实在是没法让他在手入室待着啊。”虽然药研藤四郎的前半句话似乎有些暴力,不过这份担心是合理的。

“这件事当然还是要主上来决定。”压切长谷部保持单膝跪在立香身边的姿势回答。

你问我我也不知道啊……我都不认路。立香抱着已经被药研藤四郎正确包扎过的手臂,表情有点惆怅。

就像三日月宗近之前所说的,在这个本丸,审神者的命令就是绝对。立香说要救和泉守兼定,所有人没有任何异议就开始考虑这件事,最多大和守安定的笑容稍微有点遗憾。

“嘛,三日月殿下就不用在这里陪着了。清光,拜托你带他去手入室贴一下修复符。”药研藤四郎击了一下掌,拜托眼睛红红的加州清光。

“说得对,主上现在很忙,还是尽可能不要给她增加工作量。”压切长谷部点头同意。

坐在原地的三日月宗近左右看了看,好像才意识到自己被集体决定了。

“不,我想我……”

“不是太严重的伤,走吧三日月,不要'老是'让主人亲自治疗。”大和守安定拍拍三日月宗近的肩,笑的很和善。

“反正这边我也派不上什么用场,看着伤员还是做得到的。”加州清光鼓着脸,虽然看起来在生闷气,但拉三日月宗近的动作没有丝毫拖沓。

这个本丸真的有和三日月宗近真心关系好的刀剑男士吗?在线问,挺急的。

“我说你们啊,不要总是欺负老年人。”带着笑意的声音响起,立香寻声望去,看见正厅的窗口多了一个白发白衣的男子,他正饶有兴趣地看着被两个人拽着胳膊的三日月宗近。

压切长谷部头疼地叹了口气,似乎对来人的出现一点也不意外:“我就知道你会溜回来。”

“我连手入室的床单都换好了,还没有人来,自然要回来看看是不是有意外发生了。”鹤丸国永给自己的偷听找着理由,单手在窗框上一翻,轻盈地落在了正厅的地板上,宛如一只鹤。

“既然主人有烦恼,那我这个本丸资历第三的老人就该出场了。”鹤丸国永俏皮地闭上一只眼,用大拇指比比自己,面对在场所有人怀疑的目光说:“我知道一个好地方可以安置和泉守,跟我来吧。”

坐在原地的立香左右看了看,发现谁都没有动,连三日月宗近都是一副不太想搭理的表情。

“喂喂你们就不能配合我一下制造一点惊吓吗?”鹤丸国永大声抱怨着,表情看起来很受伤,“三日月你也是,我都帮你说话了你却连点信任都不肯给我!”

三日月宗近看立香看得更专注了,好像他能靠视线帮他的姬君疗伤。

药研藤四郎无声地叹气,无可奈何地说:“明明是本丸资历第三的老人,你的信任连来了三个月的三日月也比不上,有空好好反省一下啊鹤丸。”

药研,你真的没有同时黑两个人吧。

“我现在就在弥补啊!问题是那个地方我说了你们也都不知道啊。”鹤丸国永露出神秘兮兮的表情,跃到立香身边压低声音说:“‘后厨’那里如何?正好是养病的地方,也有人能照顾和泉守。”

虽说是压低声音,实际上在场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那……你来给大家带路。”眼看没有别的人提议,立香全权交给了鹤丸国永。

在鹤丸国永的指挥下,大和守安定从手入室找来了担架,和压切长谷部一起把和泉守兼定弄上去。

“我带完路就去探望你们,要带慰问品过去吗?”鹤丸国永在一旁目送加州清光和三日月宗近去手入室。

加州清光想了想,回答:“那,我要牡丹饼。三日月……啊,走这么快我可不会扶你哦?”

刚才还需要加州清光搀扶的老年人现在背影比谁都矫健。

立香全程围观,总感觉三日月宗近和鹤丸国永的关系有点微妙。不过这都是小事,等她搞清楚了这个特异点的情况再来考虑吧。

“医药箱也装好了。”药研藤四郎提着药箱走出来,向立香点头示意。

“那我们走吧。”立香发出了命令。

鹤丸国永比出一个包在我身上的动作,指向通往本丸后方的道路,说:“往那边走。”

本丸的面积出乎立香意料的大。除了主建筑,外侧环绕的大片土地居然都是本丸的一部分,靠西侧以开垦了的田地为主,靠东侧以山林为主。上次享受这种地主生活还是去年夏天漂流到野猪岛上的事。

雨后的山林里,连虫鸣的声音都少了许多,因而显得格外寂静。

“因为是山路,所以只能抬上去了。辛苦啦!”鹤丸国永跳上一块平整的岩石,回头给众人鼓劲。

“你如果来搭把手就不会这么辛苦了!”大和守安定咬着牙说,暗堕后的和泉守兼定像是全身都化作了钢铁,担架被他和压切长谷部两个人抬得晃晃悠悠。

“如你所见,我的手正要牵起主人啊。”鹤丸国永笑眯眯地向立香伸出了手,贴心地说:“这里的路上有青苔,昨晚刚下过雷雨,还请小心。”

立香正在艰难同木屐做斗争,她宁愿再横跨一次北美大陆也不想穿着木屐走山路,真佩服那些穿着木屐或者高跟鞋战斗的英灵们,尤其是某两位男性Berserker。但是看着递到眼前的救命稻草,立香却犹豫了。

她试探性地伸出了左手,但鹤丸国永的手依旧虚托在她的手之下,并没有握住的意思。

“这只手臂受伤了吧?虽然主人自己治疗过了,不过让它好好休息一阵比较好。”鹤丸国永说着抬了抬手催促她,“来吧,把右手给我。”

但我右手有令咒啊……大大咧咧地在不同特异点闯荡了那么久,立香还是第一次像个正统圣杯战争里的御主一样,需要隐藏自己的令咒。之前都靠着浴衣的袖子算是蒙混过关了,现在则是要和刀剑男士有直接接触。

三日月宗近警告过她不要暴露自己的真名,按照他当时面对令咒的反应,这一点也一起隐藏比较好。

后面大和守安定已经跟过来了,鹤丸国永见状突然出手抓住立香的右手,自作主张地将她拉了过来。

“哎哎哎!”立香忍不住叫出声,完全没想到这样的展开。

“没关系啦我会好好抓住你的!”鹤丸国永说话的语调并没有什么变化,好像完全没有注意到立香仅剩一划的令咒。他露出一贯的爽朗笑容,向立香保证:“虽然公主抱可能有点搞不定,但牵手这种小事我还是能做好的。”

“哦……好吧,那就听你的。”这是什么情况……立香低头看了一眼牵起来的手,难道是因为三日月宗近碰的是手背,而鹤丸国永牵的是手心吗?

走了好一会,他们面前出现了几间小屋,看来就是鹤丸国永所说的目的地。

山路的转角对担架来说通行比较困难,鹤丸国永领着她先上了平台,等待后面的大和守安定和压切长谷部调整姿势转过身来。

林间的风吹过立香单薄的浴衣,她的皮肤上泛起了密密麻麻的鸡皮疙瘩。立香再次意识到自己一件礼装也没有带在身上的事情。

仔细想想,这次事件其实是空前绝后的大危机。因为实际数来,立香被逆召唤的几次事件中,真正能够将她整个人叫过去的次数并不多,而不知道是谁叫过去的恶性事件大概只有监狱塔那一次。

虽然目前看来没有任何针对立香本人的威胁,但那个一直萦绕在耳边的幻听让立香没法松懈下来。她总觉得,在可以被探寻的真相之下,还会有更隐蔽的真相。

也许是去年夏天被英灵们各种建造建筑的异想天开折磨出了心理阴影,现在的立香对于建筑的布局比一般人要留心许多。她站在院落前踮起脚向山下看了两眼,听见刚上来的药研藤四郎说:“原来本丸后面还有这样的地方,是个不错的惊吓啊鹤丸。”

“居然能受到称赞,可真是吓到我了。”鹤丸国永注意到立香在出神,伸出手在她面前晃了晃,问:“主人有什么想说的吗?”

“没什么。”立香摇摇头,将问题咽下去。

她现在面对的可不是知道自己真实身份的三日月宗近,有些问题最好不要问出口。

这个院子的位置不对,还不是最佳视角。

如果位置再偏移一点,在那里应该能刚好看见本丸里审神者的房间。

他们在山上兜兜转转了一圈,实际上并没有太远离本丸,而是相当于沿着本丸的后墙向东走,而审神者的房间就在本丸的东侧。如果计算直线距离,是短到比利抬起手就能击中审神者卧室中人的程度。

从刀剑男士们的称呼可以听出来,审神者的地位比御主要高,更像是被侍奉的主君。如果存在能够时刻看见主君起居的屋子……立香已经被迦勒底的王们教导过那是怎样大不敬了。

又或者说,是何等信任的关系才被允许居住于此。

“哦,辛苦了。”见担架被平安运上来,鹤丸国永推开院门,做了个请的手势,“我记得右手边的房间是空的。接下来就看主人和药研的了,不过主人刚刚受过伤,能代劳的药研可别客气。”

“你不进去吗?”大和守安定目露怀疑地看着门口的鹤丸国永。

“我如果进去,又要被长谷部押出来了吧。”鹤丸国永摊开手表示无奈。

“你的确最好不要进去,上次药研就被你吓得下错了刀。”压切长谷部皱着眉看他,又看了看立香,“既然主人也同意使用这里,那我现在就开始打扫。”

鹤丸国永连连点头,似乎很高兴压切长谷部赞同自己,他拍拍压切长谷部的肩,亲密地凑到耳边说悄悄话:“虽然退休了,不过还是很有近侍的派头啊长谷部!那你可要一步不离地跟紧主上,毕竟现在的主上不比以前啊。”

压切长谷部本想甩开他的手,但听出他话里有话,压低声音反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嘛,字面意思,主人本来就把灵力都给了三日月,刚才又受了那么重的伤,现在灵力还是空的哦?”

灵力空的……空个鬼啦!在下只是个半吊子不入流魔术师,魔力储量一直如此!光明正大偷听两人悄悄话的立香在内心吐槽。

好吧,看来鹤丸国永是不想让太多人知道,握住立香手的时候才没有任何反应。

感谢鹤丸的体贴。

那边两个人又眉来眼去进行了一番眼神交流,然后压切长谷部才甩开鹤丸国永搭在自己肩上的手。

鹤丸国永指了指山下说:“而且快到吃饭的时候了,那我可得赶紧去准备病号饭表现一下自己对吧?就是这样,允许我这个闲人先走一步啦!”

看着那抹白色转瞬就消失在林间,药研藤四郎耸耸肩说:“还是一如既往地会找借口啊,鹤丸。”

立香踏进院子时,耳边突然陷入了彻底的安静,这种安静太过反常,让她忍不住停下脚步。

“怎么了,大将?”药研藤四郎走到她身边问。

“嗯……我在检查结界,你们先进去。”立香说着伸手触碰门框,有红色的光一闪而过。

魔术上立香是连三流魔术师都达不到的门外汉水平,她只是因为和Caster们待久了,耳濡目染地培养了魔术直觉。不过就连埃尔梅罗二世也暂时没有系统教她魔术的想法,因为根据数据分析,她将来需要运用现代魔术基盘解决问题的可能性还不如手撕魔神柱的可能性大,还是老实锻炼身体比较靠谱。

“是个幽闭的好地方啊。”大和守安定抬着担架踏进鹤丸国永所指的屋内,小小地咦了一声,“居然很整洁呢,空气也没有不流动的滞涩感。”

“毕竟这里是主人的私人基地。”压切长谷部简短地回答了一句,换来大和守安定感兴趣的眼神。

“长谷部也知道这里吗?”

“来过一次。”

“诶……真好呢,清光就不知道这里。”

安置好和泉守兼定,压切长谷部走到窗边推开窗户。他向外望了一眼,自言自语地说:“这里还是稍微偏了一点啊。”

正在研究门窗上结界的立香眉头压不住地一跳。

这个结界的风格非常内敛,如果不是走进来完全不会发觉,而如果走进来了,就仿佛踏入了完全不同的世界。这个结界给人的感觉太过异质,仿佛有着生命,在注视着走入结界的立香。

有生命这一点很不寻常,但是过于内敛这一点立香却隐约能联想起什么,她拼命放空思想,想唤起沉在意识底层的那些琐碎记忆,甜的,芬芳的,欢乐的……是谁的魔术来着?

“辛苦你们了,现在大将和我要开始治疗,麻烦你们回避一下。”见准备工作做好,大和守安定打声招呼要回去找安定,压切长谷部则选择在外等候。

“三日月宗近受伤的现在,我身为前近侍自然有义务暂时打理主人相关的一切事务。”见他将手按在胸口说的诚恳,立香也只好随他去。

治疗过程立香实际上都在旁观。就像鹤丸国永嘱托的那样,药研藤四郎几乎包办了从情理伤口到贴加速符的全过程,立香连魔力供给都没怎么出,因为这座本丸的灵力非常充足,她像是在迦勒底那样并不需要承担供魔的负担。

伴随着加速符生效,和泉守兼定身上的骨刺再次生长起来,药研藤四郎见状还拔出短刀护在立香身前,但什么也没有发生,骨刺自顾自地生长连接,虽然颜色不太对,至少算是把肋骨好好接上了。

缭乱之绊(伪)B,用力盯到眼睛酸痛的时候,立香终于在和泉守兼定身上看见了新的情报。相比起来,身边的药研藤四郎没有暗堕,情报读取就容易很多,缭乱之绊(真)A。

“看起来没什么问题,这里的结界也很牢固,就算他真的醒了也没事。”药研藤四郎收起短刀,扭头不解地问:“大将你在做什么?”

立香顺手拿过毛巾给和泉守兼定擦了脸,又用梳子给他稍微理顺了盘结在一起的长发,看起来他在“叛逃”期间真的吃了不少苦头。药研藤四郎看她做这些有点不太乐意,但最终拗不过立香,只能陪她一起干完了这些“不必要的事”。

“好了,你在这里休息,我去做收尾。你身体里的灵力空空荡荡,我就不过问大将做了什么,但是接下来的医嘱必须要听。”药研藤四郎把拿着梳子的立香按坐在床边,继续包揽接下来的工作。

“药研。”立香看着药研藤四郎给使用过的工具清洁,出声叫他。

“怎么了,大将?无聊的话就跟我说说话吧。”

“我想问个问题,你自己对暗堕是怎么看的?”

药研藤四郎手下洗着毛巾,他歪头想了想,回答道:“是可悲的结局吧。明明我们一直在与时间溯行军战斗,受伤的事情谁也都有,他却自己接受侵蚀成了这个样子。”

“嘛,不过我是守护刀,需要守护的只有大将一个,所以大概也没法理解和泉守的处境。”他拧干了毛巾,打算一会带回去消毒。

“我会好好守护你的,如果有(其他)人想要伤害你,在那之前我会将他们通通刺穿。”

“呃,在那之前至少让我先问问为什么他们要伤害我,可以吗?”

见药研藤四郎点头,立香悄悄松了一口气,姑且算是哄住了。她随手将拿在手里的梳子放进衣服口袋里——刚才为了干净,她在浴衣外罩上了药研藤四郎给她的白大褂,确认门窗状态后和药研藤四郎一起离开了房间。

临走前,药研藤四郎也向院子的后方看了一眼,若有所思地说:“总感觉有人在看着……但是气息明明是空的。大将这个结界做的有些奇特啊。”

“嘛,大概吧,太久了我也忘了。”立香含混地回答,不过她确实没说错,这个结界维持的时间并不短。

药研藤四郎反倒笑了,半是揶揄地说:“虽说是忘了,但还是派人经常来打扫呢。看来这里对大将来说很重要。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能将故事说给我听?”

“嗯……如果可以的话,我也希望尽快,不过现在恐怕不行。”立香并没有完全拒绝他的要求,如果能够知道真相,她不排斥告诉药研藤四郎。

真相依旧是一副破碎的拼图,只有零散的碎片越积越多。立香不是名侦探,缺乏将拼图复原的智慧和手段,但她知道自己能做什么。在迦勒底联系到自己之前,在真正能解开谜题的人出现之前,她要尽可能收集信息,以观察者的身份将必要的因素集齐。

等到解明的时刻,相信名侦探只会扫视一眼纷乱的碎片,然后笑着说出他的台词。

——Elementary ,My Dear.


/tbc/

-

平平安安没人搞事的过渡章。

真的没人搞事。

鹤丸:我是只鹤。

-

扯个段子

关于咕哒见鬼的距离形容方式

比较近:总司的一步(缩地)

正常:Excalibur的捕捉范围

有点远:还在卫宫视野里(鹰之瞳,两千米狙击无碍)

真的很远:Stella!(2500公里)


评论(10)
热度(126)
© 赫莱尔|-|赫尔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