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莱尔|-|赫尔加

赫莱尔Helel,赫尔加Helga
主题是Fate
包括FsnFzFaFeFpFsfFgo……
cp不忌,完全不忌
但我是个要命的设定党

三次元陷入升学困境,请督促我学习

汪咕哒向、“让角色做一些蠢到不行的事来逗笑亲友吧”

群里写手组Day4的题目

补充了我最想写的段子“我家御主居然拿我当闺蜜(by旧狗)”

-

召唤室,伴随着圣晶石丢入阵中的叮叮当当声,又一轮光芒升起,在咕哒子的咒语中飞出魔力的碎片。

“时钟塔,阿兰若,又是你……啊这波不亏有虚数魔术。”三只库丘林挤在监控室里看着召唤阵的情形,都有点替自家御主心疼。

咕哒子毫无预兆地昏迷,被囚入监狱塔,然后终于脱险。结果她念叨着什么“罪之映像”一副魂不守舍的样子,在罗曼给她检查完后就去了召唤室。

“Master刚醒过来,就连续召唤,吃得消吗。”年轻的库丘林抱着枪,提出自己的担忧。

“按照弗格斯的说法只是灵魂被囚禁,所以身体并不会有太大负荷。比起这个,我更担心她的圣晶石储备。”法阶最有发言权,不过某德鲁伊抱着法杖的动作丢进枪兵里也毫无违和。

其实,上次斯卡哈老师从梦里救出咕哒子后,她也是这样充满干劲去召唤的,只是结果……

“要不,你进去劝劝?”Lancer里年长的那个开口问道。

Caster库丘林回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就算平时和御主再亲近,他们都知道有一条准则是绝对不能违背的——圣晶石召唤时,幸运E禁止进入召唤室。

于是三个人只好继续远远地围观迦勒底最后的御主挥霍圣晶石。

终于,魔力凝成的羽毛四散飞起,一个西装的白发男人出现在召唤阵里。

“居然是男的!”Lancer一个没忍住脱口而出。

“御主就是被他囚禁了七天?”年轻的库丘林对于那个魔性的笑容毫无好感。

“小姑娘对他笑了!”Caster发现了更严重的问题,以前可没有发现咕哒子有斯德哥尔摩综合症啊。

监控室里安静下来,三只爱尔兰的猛犬大眼瞪小眼,隐约从这次召唤中感受到了一丝……失宠的危机?


常年占据御主房间的Caster库丘林无奈地从房间里退出来,看着态度异常坚决的咕哒子。

他能觉出来,小姑娘从醒来后,就在下意识地躲开自己。

“不行!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做。”咕哒子背后,屋里某个仍旧戴着礼帽的Avenger淡定地喝茶。

身为看门狗,御主的房间是固有领土绝对不可以让步。

抱着这样的决心库丘林准备开口,没想到咕哒子居然摆出委屈脸,说道:“拜托你了库丘林……”

对待御主的撒娇完全没能强硬起来,库丘林决定来软的。

“啊,对了,之前你说过想学卢恩是不是?我觉得今天正合适。”Caster库丘林决定抛出他的杀手锏。

咕哒子的眼神明显有一瞬亮起来了,但是她立刻不为所动地转过身,坚决地关了门。

“除,除非你有办法提升自己的宝具等级,不然我是不会被引诱的!”

Caster库丘林摸了摸鼻子,觉得自家小姑娘真是太无情了,他那么难召唤怪他咯?


迦勒底英灵茶话会的惯例节目“拜托了迦勒底”如期开始了,这次的题目是——

新来的男英灵好像把御主的注意力都吸引走了,怎么办急在线等。

卫宫:做顿饭的事。

玉藻猫:哼这是报应汪!谁让你们平时总是占着主人!

清姬:哦呵呵……

斯忒诺:色诱一下☆

玛修:其实,我觉得岩窟王先生足够可靠,嗯,比有骚扰前科的库丘林先生们可靠——请等一下,并不包括年轻的库丘林先生!真的!

把从其他英灵那里收集来的回答整理整理,假装没看见斯忒诺的建议,库丘林们不得不承认某红色弓兵提出的意见还算靠谱。

会做饭不是弓兵的专利,正在罗马的黑森林里休息的Lancer扛起枪决定去钓鱼。

“等等,Avenger也往河边去了。”

三只库丘林嗖地用灌木丛把自己藏的严严实实,以精英斥候的动作观察Avenger的行动。

然后他们发现……对方在钓鱼?

五分钟后,Avenger钓上来一条。

十分钟后,Avenger钓上来第二条。

Lancer此刻的心情堪比中年失业的职业经理。

然后咕哒子出现在河边。

她以一副坚决的姿态和Avenger说了什么,居然脸红了。

中年失业的职业经理决定先干掉老板办公室新来的那个男秘书。

“冷静,现在还不是气馁的时候。”不愧是德鲁伊,Caster在这个时候充分担当起了出谋划策的军师角色,果断分配任务。

“年长的我,现在去猎野猪,年轻的我,去试图把御主引走,而我……”Caster无声举起自家的法杖,虚划下一个象征诅咒的符文。

同为一个人不同侧面的三个英灵很有默契地一点头,当下散开行动。

“呦,Master,原来你在这啊。可以过来说句话吗。”年轻的库丘林钻出灌木丛,主动向御主打招呼。

“这个搭讪太失败了。我觉得我比他更有经验,他的兽杀也更适合猎野猪。”临走时Lancer还不忘吐槽,被Caster回以一个你快去干活的眼神。

“诶,有事吗?”那边咕哒子毫无疑心地走了过去,上下打量了一下,问道:“那两个家伙今天没有欺负你吧?”

“……”那两个家伙一起沉默,果然,面对年轻的库丘林御主总会有一种下意识的信任和保护。

“既然要说话,去那边的空地吧。”安静钓鱼的伯爵主动赶人了,不擅长撒谎的年轻库丘林立刻从善如流地点头。

咕哒子跟着他去了一边的空地,一直围观的Caster库丘林立刻行动了。他悄悄移动到河的上游,开始在河水中刻画卢恩。

直接把鱼群驱赶走太明显了,他只打算给下游的人增添一点霉运。

符文的效果是令英灵的幸运值下降三个Rank,出手有点重,不过Caster库丘林没犹豫。

藏在水流里的符文无形中缠绕到了伯爵的鱼竿上,他毫无所觉地继续钓鱼。

成功。Caster库丘林在心里悄悄感谢了一下教授符文的斯卡哈老师,迅速离开犯罪现场。


再看年轻的库丘林那边。

两个人走到空地,找到一根倒塌的木头,肩挨着肩一起坐下来,咕哒子用一只手托着腮,歪过头问他:“呐,有什么要对我说的吗?”

“不,没有什么太重要的事,只是大家都对新来的那位英灵稍微有点在意,所以想问问Master你是怎么想的。”怎么说都是年轻的库丘林,再怎么年轻,对于跟女孩子说话这种事还是有无师自通的天赋的。

“哈啊——你是说伯爵啊……”咕哒子居然一反常态露出了惆怅的表情,估计要是莎士比亚看见了,立马就会感叹一句少女情怀总是诗。

“怎么了,Master,有心事吗?如果不介意的话,说给我听听?”

咕哒子用忧郁的眼神四十五度角望向罗马晴朗的天空,连额前的红发都似乎暗淡了几分。年轻的库丘林专注地看着她,等待着她的回答。

“那个……你知道的啦……连上从者记忆的梦境什么的……”

“有发生战斗吗?”考虑到自己那次的经历(幕间),年轻的库丘林这么问道。

“没有……毕竟已经逃出监狱塔了嘛……就只是看见了一点伯爵过去的记忆……”

“嗯,然后?”

“我觉得我恋爱了。”

自家御主这个转折太大年轻的库丘林差点没喘上气。

“什什什什么?!”完了一级警报,现在过去把那个Avenger杀了还来得及吗?

“但是我觉得伯爵一定不会答应的。”

“怎么可能!”他们家咕哒子这么善良英勇还是人类最后的御主,哪个英灵敢这么目中无人!

咕哒子扭过头,橙色的眸子仿佛一潭秋水,流转间荡起层层涟漪。她包含了无限惆怅地说:“可是我也很绝望啊!伯爵家的海黛小姐姐长得太好看了!好想娶回家啊真的!”

年轻的库丘林在御主那美丽而哀愁的眼神注视下沉默了一分钟,终于带着不确定的语气开口道:“Master,那个,你要不要再考虑一下男的?我觉得我们迦勒底的各位素质都很优秀。”

“可是迪昂是独身主义者啊!”

“啊都说了考虑一下男的!比如你面前的我!”

某年轻的少年就这样被御主骗去了告白。


等到Lancer扛着一头野猪回来时,却看见卫宫正在烤满满一架子的鱼,他的笑容立刻僵了。

御主已经吃饱了,正在试图和年轻的自己聊天,但是年轻的自己不知为何一副生无可恋再也不想面对御主的表情。

Caster的自己坐在那,面对他质询的目光,不自然地咳嗽一声,解释:“失策,那个Avenger没有幸运值。”

问号减多少个rank还是问号啊岂可修。

“那怎么办?”说话间,圣诞Alter已经拖过去野猪,要求卫宫做成烤全猪。

某德鲁伊抬头看向渐渐降临的夜幕,无数繁星正在其中悄然现身。他沉声回答:“那只有遵从神明的指示了。”

“噢噢噢!”Lancer燃起了战斗的激情。

“色诱吧☆”

“啥?!”

某戈尔工的女神茫然地看过来,然后回过头去继续专心欺负妹妹。


夜幕彻底降临,伯爵拿出自己的斗篷想帮咕哒子披上,但是咕哒子摇头拒绝了。

“我不冷,”咕哒子一边打哆嗦一边解释,“我只是有点紧张。”

“看得出,那个Caster很关心你。既然你已经下定决心,这件事就成功了一半。”常年混迹巴黎社交界的伯爵以敏锐的观察力看出了迦勒底隐藏的暧昧。

“关,关心又能怎样啦!口口声声叫我小姑娘,还当我是小孩子呢!”咕哒子红着脸抱怨,不安地又揪了揪自己的马尾。

卫宫传来念话,用鹰眼报告着方位:“Master,可以出发了,预计会在温泉相遇。”

“好了,去吧,就像我教你的那样。”伯爵也揉了揉咕哒子的头,换来一个不满的哼。没办法,看着和海黛有那么几分相似的咕哒子,明明很年轻的伯爵不自觉地代入到长兄和父亲的角色。

“好!今天星象很好,是个告白的好日子!”咕哒子这样给自己打了气,转身大步跑起来,很快消失在树林间。

伯爵给自己点了根烟,火光在夜色里明灭。

“岩窟王,我只是出于好奇……明明双方一直是没意识到的,为什么从监狱塔回来后Master就变得如此主动了?”念话还没有断,卫宫主动问起了这个问题。

“因为第二扇门是色欲。”伯爵简短地解释道,“她挑战完守门人后多逗留了一会,就看见了自己的罪。”

理解了这是什么意思后,有着女难之相的卫宫沉默了。

伯爵吸了口烟,也决定动身去找个好位置围观。

结果念话里卫宫突然不淡定地爆出一句咒骂:“这只蠢狗!”

一丝金色从伯爵的眸子里闪过,他问道:“怎么了?”

大有咕哒子如果被欺负了他现在就要杀过去让老虎起来嗨一下的架势。

“他……没穿衣服……在温泉里……Master还只是个孩子!”

金色消失了,伯爵又吸了口烟,转身向远离温泉的方向去了,顺便还招呼卫宫:“不是正好吗,千里眼组全部撤退吧,否则咕哒子会杀了你们的。”

“可是!”

“正如我所说的,那是她的色欲,也是她的爱。”


评论(5)
热度(136)
© 赫莱尔|-|赫尔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