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莱尔|-|赫尔加

赫莱尔Helel,赫尔加Helga
主题是Fate
包括FsnFzFaFeFpFsfFgo……
cp不忌,完全不忌
但我是个要命的设定党

三次元陷入升学困境,请督促我学习

迦勒底手记、身后之人(伯爵相关)

私设咕哒子,名字赫尔加,擅长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哥哥赫莱尔,私设平行世界千里眼日服进度,一句话他有挂。

具体渊源参见tag赫莱尔与赫尔加

-

身后之人(灵异版)

今天来讲个发生在迦勒底的故事吧。

是很有名的背后灵的故事。

特产偶像、有钱人和女装大佬的迦勒底里,住着一个普普通通的少女。

少女善良而活泼,大家都很喜欢她,和她相处的也很好。

但是从有一天开始,有人发现她的身后有什么存在。

据喜欢做饭的红色的人说,那是一个看不见脸的黑影。

而擅长打扫的黑色的人说,那个黑影有着凶恶的红眼睛。

少女并无所觉,依旧和大家说笑。

没有人愿意告诉她真相,尽管……

只要靠近就能感觉到满溢的恶意,明明知道那里有人,但就是看不见。

不,也不能说是人。

因为那存在的身前有什么触手一样的东西翘着头。

终于有一天,梳发的少女从镜子里看见了那个。

啊呀。无意义的语气词从少女的嘴里吐出。

回应她的视线,那黑影发出疯狂的笑声——

“然后呢?”童谣眨巴着眼期待地等待安徒生的下文,那种神情无论如何不可能被解释为害怕。

而某童话作家保持别人欠他钱的表情,看着某个切开来是黑色的粉裙子小姑娘,摊手说道:“故事讲完了。”

“怎么可能!”虽然是她要求安徒生不可以讲悲剧的,但是没有结尾的故事未免太敷衍了吧!

“伯爵日常一笑还需要什么理由吗?”


身后之人(日常版)

其实,背后灵故事的真相,是某次夜里试图去厨房偷食的赫尔加拉上了伯爵做诱饵。宝具岩窟王一开,不明真相(没参加空境活动)的卫宫确实不知道那是谁。

正确的故事应该是:

从某一天开始,御主赫尔加的身后就出现了一个穿黑色西服的白发青年。

英俊,冷静,优雅,寡言,没有多余表情。

遇见棘手的事情时赫尔加只要回头问他就能搞定,好像没有什么他解决不了的问题,包括数据处理这种完全不在英灵知识体系里的东西。

简直是男神啊!

虽然职介是Avenger但迅速获得了迦勒底的员工们的好评。

听到大家的称赞,赫尔加先是大松一口气地拍拍自己胸脯,然后以万分抱歉的表情回过头,举起刻着令咒的手对Avenger说道:“以令咒命令之,撤销前令。很抱歉啦,伯爵,不过你现在可以想笑就笑了。”

第一次近距离接触了冰山系的男神;第一次亲耳听见了男神的笑声。这两件愉快的事情交织在了一起。而这两份喜悦,又会给我带来许许多多的喜悦。我本应该获得了这种如梦一般的幸福时光才对。可是,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样呢……

真是一个悲伤的故事呢,不过,打死白学家。

完全没有被伯爵笑声洗脑的,大概只有迦勒底员工兼职奸商,达芬奇亲。

一旦两个人开始聊天,天赋的睿智碰撞绝境的智慧,画面简直不要太美。

“赫尔加,虽然我知道你在等待时机(大成功up),但是鉴于迦勒底目前战斗力的短缺,我建议还是尽快提升Avenger的实力。”

千里眼混账哥哥一边吃着卫宫今天做的薄煎饼一边意有所指地说道。

赫尔加看看管制室里一人端一杯咖啡相谈甚欢的达芬奇和伯爵,再看看管制室另一头一个人写记录的医生,只有芙芙趴在一旁陪着他。

然后在两个御主的注视下,芙芙伸了个懒腰,小爪子轻快地踩过医生最喜欢的魔法梅莉笔记本,纵身一跳跳到了伯爵帽子上。

喵喵喵?赫尔加无声看向哥哥求剧透。

“小川公寓里伯爵搞出的大幽灵……芙芙很喜欢那个(灵长类杀手),自然就很喜欢他。嗯,就这样。”

赫尔加无言,然后默默上前,拽走了刚和达芬奇讨论到埃及之星的伯爵,顺便收获一只转移阵地的芙芙牌帽子。

“赫尔加?”

“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伯爵你懂的。”


身后之人(雾都版)

黄昏的暮气驱散了伦敦街头白日反常的湿气,露出街道上脏兮兮的黑色砖石。天色不算太晚,点灯人还缩在他的小窝里,磨磨蹭蹭地不肯工作。刚刚经历过浩劫的富人区街头还很冷清,偶尔有黑色的马车驶过。

“苏格兰场又收到凶手信件,这次的开头是淘气的杰克!”报童卖力地挥舞着新出炉的晚报,试图朝过路人推销。

不该出现的开膛手杰克已经消失在魔雾中,但恶之伦敦仍旧在源源不断地诞生罪恶,然后被人类冠以开膛手杰克的名字。

“小姐,要来看看可丽芙夫人举办针织沙龙的消息吗?来一份今晚的报纸吧!”机灵的报童拦住一个路过的黑衣女性,手脚麻利地把报纸翻到报道沙龙的版面,殷勤地推销着。

“抱歉……我没带……”女性有一张东方人的年轻面孔,她的话说了一半,转头问落后了她半步的男性:“你有零钱吗。”

男性摊开手,做出一个没有的动作,回答道:“怎么可能,我能拿出的只有英镑的钞票。”

报童还从没见过敢豪言只带着英镑出门的人——即使是那些富得流油的银行家。他们可不会让一枚便士从兜里掉出去。

男人穿着笔挺的黑色西装,一顶礼帽压住了微卷的银发,领口独特的纹饰像是贵族的家徽。报童偷瞄了一眼,注意到他异于常人的红色眼眸,立刻又悄悄移开了视线。

“果然。你的黄金律实在是太高了。”少女叹了口气,说了一句报童听不懂的话。

“在这等一下。”男人说着,四下看了看,转身进了一家书店。

不一会儿,他从书店里出来了,手里拿着一本烫金封面的羊皮书,扑面而来的古旧气息让它看起来更像是个文物。

“拿着。”男人另一只手里攥着一把银币,他从报童怀里抽出一份报纸,指缝间漏出一枚银币落到报纸堆上。

“谢谢先生,祝您度过一个愉快的夜晚!”报童惊喜地接过这份意外之财,开心地跑向下一位客人。

“愉快吗。”伯爵低语道,目光移到自己的御主身上。那个人小鬼大的报童看见东方少女和年轻贵族的组合,想当然地猜错了两个人的关系。

接下来一整晚都要漫步在伦敦腐烂罪恶的空气里,清剿贪婪嫉妒等一切负面情感滋生的黑影,想想倒也是令人愉快的活动。

“你买的是什么书?”之前在伦敦和安徒生待一起的时间长了,赫尔加好奇地凑过来问。

“就当作礼物送给你吧。”伯爵这样说着,随手把书递给她,然后展开了新买的报纸。

“谢……”赫尔加的笑容转瞬即逝,她面无表情地抬起头,水汪汪的眸子里写满了控诉。

“数学是万物的本源,当年它帮了我很大的忙。”伯爵一边翻阅报纸,一边解释道。

所以这就是你送了我欧几里得几何原本的理由?


-

抽到伯爵后,喂满芙芙,放进myroom,然后他就保持三级的状态很多周……

其实想等赝作结束的大成功再喂他,后来因为赝作缺打手还是把他喂满而且升满一技能了。

我觉得那个时候伯爵应该就是没事宅御主房间看书无聊了跟着御主满迦勒底晃的状态。

想想西服伯爵跟着御主身后,意外也很带感。

顺便细扣的话最开始伯爵是没有开启三技能智慧的,不过没必要管那个……

评论(3)
热度(45)
© 赫莱尔|-|赫尔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