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莱尔|-|赫尔加

赫莱尔Helel,赫尔加Helga
主题是Fate
包括FsnFzFaFeFpFsfFgo……
cp不忌,完全不忌
但我是个要命的设定党

三次元陷入升学困境,请督促我学习

迦勒底手记、弃子(伯爵相关)

时间点:赝作活动

发生事件:魔改的美术馆(参照活动难度)

相关人物:伯爵(羁绊一),赫尔加(私设咕哒子),赫莱尔(御主哥哥、愉悦犯)


不是小甜饼,也没有刀子

私设的意思是赫尔加不是混沌恶

-

第零层.

“喔,这幅画虽然看不懂,但是扑面而来死亡的愉悦呢!嗯……既然是赝作,我就打开闪光灯拍照了?”赫莱尔开启着魔眼,饶有兴趣地在一排画风扭曲诡异的陈列前拉着玛修参观,大声发表着感想。

“前辈……请注意场合和气氛……”玛修小声提醒他,看起来并没有心思看展览。

“我和赫尔加分工明确,她负责清理赝作美术馆,我负责带你参观。”赫莱尔闭起一只眼,轻松地对玛修说道,“工作和学妹都很重要。”

“而且啊……我确实没有插手的理由。”赫莱尔冲玛修招招手,示意她凑过头来咬耳朵,“这次的队伍里有那个人,这是赫尔加自己的战斗。”

玛修看向他身后,美术馆休息大厅里,一场沉闷的会议正在召开。

伪梵蒂冈美术馆,鬼魂盘踞的迷宫,赫尔加带领的队伍始终没办法成功突破并肃清这里。

队伍成员是埃尔梅罗二世,玉藻前,万圣伊丽莎白,罗宾和岩窟王。顺便一提,这算是伯爵第一次出战。

原本他们只是按照埃尔梅罗二世的指挥在曲折复杂的走廊里前进,虽然速度不快但是安全有着最大保障。直到伯爵开口声称这里变成了无限循环的迷宫,随后,埃尔梅罗二世也确认了这一情况。

解决迷宫的唯一办法是走通它,被通关的游戏就会失去悬念。

但是特异点化的伪美术馆犹如恐怖游戏的里世界,怪诞荒谬,以自己的规则运行。每当他们移动过一个展馆,美术馆的空间位置就已经变化了三次,虽然其中一定有某种规律存在,但是如果赶不上其变化速度,收集不到足够的数据,即使是诸葛孔明也无法推演出准确结果。

回头就能从入口离开,但是真正的出口必然藏在美术馆的某处,被无限再生的魔兽把手着。

罗宾试图用无貌之王穿过未肃清的区域。他确实避开了鬼魂,但结果是在一条死胡同里停下脚步,找不到通往内一层的门。美术馆里的“门”不只是普通的门,还可能是一幅画,一面墙,甚至是做出某个象征穿过的动作,无法解开谜题,就只能在外一层的美术馆里徘徊。

因此,埃尔梅罗二世提出了新的计划。

一个也许会让岩窟王发怒的计划。

不同于玛修关心的神色,赫莱尔歪头,嘴角挂着永不褪色的笑。他刚才专心看画,没听老师的计划,但是光看自己妹妹苦闷的脸色,他就能想见,这一定是个令人愉悦的计划。

“你的意思是,让我去送死吗。”伯爵打破了沉默。他用的是陈述句的语气,听不出喜怒。

“我说,这样做不太好吧?”玉藻前的大尾巴在身后甩来甩去的,看起来也不是太同意这个计划。

“这是经过计算,我方损耗最少的办法。”军师说出冷酷的话。

如果全队前进会因为互相援护而放慢速度,那就由一个人单枪匹马地突进。罗宾无法通往下一层,是因为他不擅长解密,也无法在鬼魂密集的区域解除无貌之王。

但是Avenger不同,他的黑焰可以保护他不受鬼魂攻击,他的智慧可以保证他找到门扉,他的速度可以让他以最高的效率突进。

但是毫无疑问,他会败退。无论如何计算都不存在一个英灵独自扫清此处的可能,所以结局必然是在他抵达无限接近终点的地方败退,然后将迷宫的“攻略”带回。

回应这冷酷计划的,是黑衣服的复仇者放肆的大笑:“库哈哈哈哈!真不愧是三国的军师啊埃尔梅罗二世,这份合理主义值得称赞!”

英灵间气氛尴尬,于是赫莱尔眯起眼,看向自己的妹妹,迦勒底真正的御主。

赫尔加坐在桌子另一端,绷着脸不做声,似乎是试图找出别的办法。

虽然她知道诸葛孔明的决策与正确都是划着等号的。就算不是全等号,也一定比她的想法更逼近正确答案。

就像伯爵说的那样,虽然她是自己的Master,但是他也没期待着她能给予太像样的指示。

她毕竟还只是个普通的少女。

赫莱尔嘴角挂着不变的笑意,似乎因为目睹了自己妹妹的无能为力而感到由衷的喜悦。他伸手,拉住了想要上前的玛修。

和他不一样,中立善的赫尔加有着自己的矜持,并不会觉得只要结果正确过程就无所谓。更何况,被要求这样做的,是岩窟王,对她来说最为特殊的那位。

“哦?看来没有别的办法了啊。那就按照你的指示行动吧,军师。”伯爵发出一声短促的冷笑,率先站起身,向出口走去。

“喂,岩窟王爱德蒙唐泰斯!”赫尔加猛地站起,喊出了他的全名。

伯爵停下脚步,但是没有回头,只有冷漠的话语丢下。

“你在优柔寡断什么?在叫住我时,我希望你至少想好了要给我什么指示。”杀意未曾掩饰,不是特指向谁,他的黑炎会确实地灼伤任何靠近的柔弱之人。

优雅的嗓音里带着傲慢,他补上后半句话:“当然,我对此并不抱什么期待。”

“既然你同意这么做,那就带上这个。”身后赫尔加追上来,将礼装塞给他,紧绷的脸反而暴露了真正的心情。

“这是……”伯爵看了一眼给他的礼装,忍不住放声大笑,发自内心地大笑道:“哈哈哈哈,正是这样!真是出色的决断,Master!”

那是最新的礼装,心无慈悲者。

他振开披风,大步走向自己的战场,傲然宣告:“无需慈悲!因为猛虎即使困于囚笼也将煌煌燎燃!”


第二层.

黑色的身影极速穿过装饰古典的走廊,折返,纵跃,打碎窗子,烧毁画作,反复尝试着突破的路线。

这里已被化作异境,无尽的迷宫,魔物的巢穴,理智的坟墓。

亡灵唱起吱呀的葬歌,诉说忘记名字的自己;画像眨动偷来的眼睛,嘲笑生命脆弱比不过一张纸。

复仇者被亡灵追赶着,脚下不能有丝毫停歇,他却执着地逗留在这条走廊不肯离去,哪怕愈来愈多的鬼魂要塞满整个走廊。

因为他知道,通往下一层的“门”就在这里。

他抬头,灿如熔金的双眼锁定墙上的一幅画像,黑炎立时卷过。然而那个画像忽地扭曲一晃,墙上只剩下一张空白画框,拿着钥匙的贵妇溜进隔壁描绘舞会的画作里,看向自己的安身之处被烧为灰烬,凝固的表情分明流露出捉弄人的丑陋得意。

她是个正在偷偷将钥匙赠送给情夫的寂寞女人,怎么会让画外人不解风情地夺了去呢。

一瞬的尝试令伯爵露出破绽,紧追不舍的亡灵立刻蜂拥而上,贵妇人居高临下漠然看着画外世界的毁灭,而她身后的舞会上男男女女们旁若无人地动了起来,重复这场无止境的舞会。

那令人作呕的神情还留在她脸上未曾消失,黑炎再起,伴随着复仇者如猛虎般的咆哮贪食走廊上的一切。

破绽不过是陷阱,是为突围所做的准备。

地狱归来的复仇鬼,怎么会害怕区区亡灵!

“哈哈!”短促昂扬的笑声中,伯爵用肩撞向宫廷舞会的大幅画作,整个人被吸了进去。

贵妇人确实拿着钥匙,但锁眼却是她旁临的这幅画。钥匙放进了锁里,舞会才会开始。

金碧辉煌的舞会油画,正是第三层。

伯爵的身影从虚空中露出,未曾站稳,看似空无一物的角落里忽然有死亡的气息扑面而来。

空间被斩做碎片。

“咕呜!”鲜血从口中喷洒而出在空中泼成一笔写意,伯爵勉强扭转身子让左臂承受下这记偷袭,瞪大了眼睛看向虚空。

什么也没有。

其名为噬魂者,在此伪美术馆内吞噬无数真与伪的鬼魂,最终成长为难以界定的存在。无法被看,无法被听,无法被击中,以无形之爪将来者统统撕碎。

一击得手的怪物再度藏匿,舞会大厅里有许多人影,觥筹交错翩翩起舞,正如外面那幅画作描绘的一样,华丽腐烂。每一个人影都是一股微不可察的魔力,噬魂者巧妙地借助舞会大厅内狂乱怪诞的魔力抹去自身存在,只有一双冰冷的兽瞳,在虚空中紧盯着闯入的猎物。

下一次出击就将定局。

安逸奢靡如粘稠的蜂蜜淹没整个大厅,刻意将黑衣的闯入者遗忘,仿佛这样就能在世界上抹去他的存在。

但是哪怕世人忘却,复仇者也绝不会忘记仇恨。

“哈啊——!”伯爵猛然踏在墙壁上借力跳起,带动黑焰划出恣意的轨迹,如闪电,如龙之尾,夭矫凌驾于众人之上。因了左臂的受伤,又如复仇的天使断了单翼,坠落至地狱依旧傲然孤凛。

他的身影,仿佛于囚笼起舞。

魔力燃烧到极致,火焰在极黑的尽头绽放出夺目之白,用无法目睹之光将监狱照亮。十四之石,以死之王者,勒令无生的魔物现身。

决战被他强行拉开帷幕,以人类无法企及的高速迫使战斗继续下去。

轨迹所到之处,魔力构造的人影纷纷如泡沫般碎去,熙熙攘攘的舞会如梦醒般转瞬成空。在复仇的魔力侵蚀到空气都发生异变的瞬间,伯爵从视觉里捕捉到了扭曲感。

那里并非空无一物,而是魔兽的血盆大口。

抓住了!

不曾犹豫,伯爵高声喊出宝具的真名:“我的征途乃恩仇的彼方——虎啊,煌煌燎燃!”

第二宝具解放,名为噬魂者的魔兽发出无声的咆哮,兽的本能告诉它危险来临,但是幻想种的高傲让它不肯面对区区人类逃离。噬魂者下意识地冲它面前的人影发出了袭击,无形之爪挥落,却只是扑杀了一个残影。

来不及,没有什么的速度能比得上思考。

只要追得上思考的速度,即使是时间和空间的牢笼也能逃脱。

“已经被偷袭过一次,怎么可能再犯同样的错误!”

数十个黑衣的分身同时出现在上下前后,放射出漆黑的魔力,吞噬锁定的一点。爆炸中黑色的兽被迫现形,现在是它落入名为伊夫堡的牢笼了。

敌人已然现形,现在上前,抓住,以牙和拳头,将敌人撕碎!

“在你眼中,我究竟是何种模样!是地狱的恶鬼,亦或是复仇的猛虎!”无人响应,只有噬魂者无声的吼叫,但是复仇鬼听得懂,所以他回以一贯的大笑。

燃烧着黑焰的右手攥成拳头砸在噬魂者的眼眶上,它发出最后一声苦闷的吼叫,摇摇晃晃地倒了下去。

黑焰消失了,连缠绕在伯爵双手化作利爪的怨念也是。

但这不过是表象,他的双眼里,金色的决意永不熄灭。

焦黑的油脂从噬魂者的尸体下淌出,伯爵借助尸体撑住自己,弯下腰去抹了一把,直接将手指放进嘴里吮吸。

“真难吃。噬魂者……呵,吃多了人类丑恶的灵魂,幻想种也变得如此难以入口了吗。”一个人的时候,他总是忍不住自言自语,也许是在伊夫堡独处了十年的毛病。

黑兽脂混杂着亡魂的诅咒从食管里淌下,于他还不如威士忌的烈性来得刺痛。伯爵喘息着,调动这具身体快速将入口的食物化作魔力。复仇者的自我回复也是有限度的,何况他的技能等级并不高。为了探清从第一层开始到第三层的全部迷宫,他的魔力已经见底了。

还差一口气,就能从出口离开了。

只差一口气了。


第一层.

赫尔加目送伯爵穿过阵地覆盖的区域,助跑,黑焰开始在他周身环绕,然后他起跳,身影没入曲折的走廊,再次惊动沉睡的亡灵。

随着他的深入,两个人的魔力连接被扭曲阻断,彻底失去联系。

一旁的赫莱尔歪头,歪出一个让人不快的角度以面对赫尔加。他嘴角笑意不变,问道:“亲爱的妹妹,你到底是在伤心,还是生气?”

“生气。”赫尔加轻声回答,带着丝丝凉意,像是匕首在脖颈划过。

“你是在渴望力量吗?假若你有足够的力量,就不用看着中意的从者用死亡来推进地图了,不是吗。”赫莱尔温柔地劝慰,如蛇劝慰夏娃吃下禁果。

他是天生的性格歪曲者,却最擅长共感魔术,因而最喜欢窥探人心。

但少女摇了摇头,拒绝了他的诱惑:“不,那是本末倒置。御主本就是支援英灵的存在,我可以与他并肩作战,尽我所能调动力量去帮助他,但绝不能妄想替代他。这是对英灵的蔑视,也是虚荣的狂妄。”

“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赫莱尔笑出声,不同于Avenger的狂气,他的笑声和这个年龄少年应有的一样,悦耳动听,没有阴霾。

因为绝对的空虚,才会没有阴霾。

他笑着,用并不让人反感的语调评论:“真是清高的发言啊,我亲爱的妹妹。这样的话说出去,是会被恋爱中的少女嘲笑的哦?恋爱是混沌恶的特权。”

赫尔加鼓起脸,有点不开心,却又无可奈何地承认他的评论没有错。

“爱德蒙唐泰斯,爱德蒙,爱德蒙……”她咬着牙,如诅咒般反复念着那个名字,在不被Avenger听见的地方。

她相信他就是爱德蒙唐泰斯,总是把他的真名叫做“岩窟王爱德蒙唐泰斯”,在底线内挑战他的忍耐。但是她绝不会当着他的面叫“爱德蒙”,因为他会因此发怒。

她坚守自己对他的鉴识,亦尊重他所踏上的路。

“只要,他不嘲笑就够了。”半晌,赫尔加忽然说道。

“嗯?”赫莱尔收起了虚假的笑容,转过身子第一次正对自己的妹妹,也是迦勒底最后的御主。

赫尔加举起左手覆盖了面容,也覆盖了表情,只留下指缝间的双眼,与手背上鲜红的令咒。

“我说,那些风花雪月的恋爱脑我不管,他可是基督山伯爵,是比谁都更憎恶一切,也比谁都更相信希望的人!得不到他的承认,妄想有什么意义?”

令咒在发光,艳丽如火,但比不上她眼中的光芒明锐,那光芒决绝如天际流星。

“如果只想着能有最少损失就太好了的话,可是拯救不了人理的!迦勒底之所以存在,就是因为在烧却的人理面前谁都不可以放弃啊!”

她动手解开扣子,当着赫莱尔的面脱下了身上名为金色庆典的裙子,里面是迦勒底的作战服。

赫莱尔忍不住吐槽道:“喂喂,两件魔术礼装一起穿,你还真是有自信啊。”

“不就是为了现在这种时候吗?埃尔梅罗二世先生,准备出发吧!时间过去了十五分钟,岩窟王应当进入了第三层,趁着迷宫全力对付他,我们开始进攻!”

听见御主的命令,埃尔梅罗二世点了点头,认同她的判断:“没有圣杯,迷宫的魔力毕竟是有限的,在岩窟王出现在第三层的情况下,我们的进攻会轻松很多。但是,就算他解开了迷宫,我们要如何得知他的前进路线?”

“当然是靠他。”赫尔加在自己哥哥肩上拍了一巴掌,把他推到出战队伍里,“最擅长共感魔术的魔眼先生,现在是你交围观费的时候了。我说过,身为御主会尽我所能调动力量去帮助他。”

一旁的玛修已经换装完毕,替换下了罗宾。她对赫莱尔鼓劲道:“拿出干劲来吧前辈!我会负责前辈的保护工作的!”

“好吧好吧,我知道了,毕竟你才是御主。”发现连埃尔梅罗二世也在看着自己,赫莱尔只好叹着气答应了赫尔加的要求,加入再次进攻美术馆的队伍。

当他们进入第一层时,赫莱尔歪过头对身边的玛修悄声说道:“不过,玛修,你知道的,你的第三顺位保护对象应该是谁。”


第三层.

复仇的魔力从空气中消散,那些被他打散的幻影再度凝聚成形,被当作背景板的舞会又开始了。扰动的湖面恢复了平静,依旧照映出这一幕永不停歇的人偶戏,因为梦魇不会轻易消散。

伯爵伸手扶正了礼帽,从噬魂者的尸体上站起身。他面前华丽的金色楼梯顶端凭空出现了一个人影。

微绻的白发,紧抿的唇,精心保养的长指甲涂了如梦似幻的淡蓝色。

她手握权杖,仿若舞会的公主,出现的一刻舞会上的男男女女纷纷停下向她行礼。

哈,那长发看起来真像是岩窟王的远房亲戚。

“基督山伯爵,向巴托里女爵问候。”伯爵的声音里有说不出的嘲讽,他连脱帽都没有示意一下。

仰视,却孤傲如王。

套用卡米拉躯壳的“那个”没有言语,舞会上的男女也没有言语,只是一起偏头看向舞会中央,黑兽尸体旁的伯爵。

站在他左侧的就向右转头,站在他右侧的就向左转头,整整齐齐像是指南针一起指向一块磁铁,非常符合强迫症的审美。

前进就是棋盘的底线,但此处并无游戏的规则,弃子到达尽头也不会成为王后,败退才是顺理成章的优雅悲剧。

不解风情的复仇者高高跃起冲向卡米拉,黑焰再次划过苍青的轨迹,千万次不变。

所有幻影跟着一起抬头,定格。

铁处女出现在卡米拉身前,激射出锁链想要锁住复仇者。

苍青的轨迹陨落。伯爵没能逃开,尽管他曾从地狱逃离。因为那些幻影并不是普通地在“看”,它们的视线都是禁锢的诅咒,一个两个或许还没什么,但是这里有数百道视线锁定着他。而在远离御主的里世界最深处,没有魔力可供他使用。

铁处女轰然关闭,舞会陷入寂静。没有刺破血肉的声音,没有无辜者的惨叫,仿佛铁处女关住的不过是一个幽灵。

不,怎么会没有声音呢?只是因为某种干扰的作用,令结果发生了转变,导致声音和事件发生了些许错位。

“Gandr!”第三层的门被打开了,突然有魔弹射向卡米拉,她侧身躲避,一时间放松了对铁处女的警戒。

锁链缠绕的铁处女里发出金属和金属强行冲撞的声音,喀拉喀拉令人耳根发酸,那之中,爆发出少女的吼声:“哈——啊——!”

挥舞的盾撞开铁处女的封锁,玛修的身影从中冲出旋转,在半空中喷射魔力化为雪花之壁,落地守护在众人面前。

“Master,漂亮的掩护!”玛修嘴角露出一个笑,目光直视前方称赞道。

“赶上了。”作战服闪着红光,赫尔加头也不回地说道。而在她身后,赫莱尔身旁,和玛修交换了位置的是狼狈不堪的岩窟王,

“你笑的太多了,一直追忆你的战斗场景,我感觉都要被洗脑了。”赫莱尔揉着疲劳过度的魔眼抱怨着,抬手给他施加了骑士的誓言。

战斗的前线,红光再次闪过,赫尔加释放了作战服的强化技能,宣告总攻的开始:“各位,这是最后的战斗了!”

“那么,我们上了。”埃尔梅罗二世咬着雪茄,用手中的羽扇吹飞干扰行动的幻影,在玛修的掩护下发动了宝具。万圣伊丽莎白则挥舞着麦克风冲进了石兵八阵中。

“今晚是特别放送的必杀演唱!那个长大的我的赝作,感恩戴德地聆听鲜红甜美的安可曲吧!”南瓜砰砰砰地砸向大厅里的众多幻影,被召唤出的监狱城强行叠加在石兵八阵上,万圣爱豆露就此闪耀登场。

“神居出云,此乃自在……不行,如果我把玉藻静石叠在这种奇怪的阵地上展开的话,天照的威严就荡然无存了。”玉藻前这样嘀咕了几句,转手就将手里的符纸啪地贴在了伯爵的帽檐上。

“喂!”伯爵预感到大事不妙,但是从前线撤离的赫尔加已经眼疾手快一把按住了他。

“今日运势大吉!恋爱和出嫁都会有好运的!”玉藻前单方面宣布后,象征祝福的狐嫁雨就哗啦啦地浇了伯爵一身。

即将崩溃的灵基被稳定住了,干涸的容器内也得到了魔力注入。伯爵很明显地感受到,属于赫尔加的魔力通过她的双手源源不断地传输过来。

“解决掉那个赝作就能得到迦勒底的供应了,你先用我的魔力撑一会。”在他背后,传来赫尔加稳定的声音。

“可以了,够了。”伯爵低声说道,他伸手按在赫尔加的手上,将她的手从自己肩上拉下来。

他转过身,另一手摘下发皱的礼帽,解除了披风与礼帽的实体化,贴在礼帽上的符纸失去凭依,轻飘飘地飞回了不知何时和赫莱尔一起溜走的玉藻前手里。

他抓着赫尔加的手没有放开,赫尔加偷偷朝两个人的手上一瞥,暴露了她内心的紧张。

伯爵的刘海湿了,乱糟糟地贴在他的前额上,不仅衬衫上满是折痕,领带也歪到一边,真是从头到脚写明了狼狈不堪四个字。但伯爵没有在意,他本就不是真正的贵族,绝境挣扎赢来胜利是他本有的生存方式。他的眸子恢复了安静的红色,视线穿透碍事的刘海,也穿透了赫尔加。

“这就是我的反叛,对于你单方面把我囚禁的那七天的回礼。”赫尔加先承受不住两人间的沉默,垂着眼盯着伯爵领口的纽扣说道。

她听见伯爵发出一声只有气声的轻笑,低沉的嗓音在她上方响起:“原来你还在记恨那件事,的确是出乎我意料的惊喜。”

赫尔加抬起头,艰难地迎着他的视线,缓缓说道:“这里不是监狱塔,所以,不需要再用你的死亡来换取我的生了。”

伯爵的嘴角勾起,露出一个淡淡的笑。他轻轻拉过赫尔加,一手环过她的颈后,在她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

“我向你道歉,赫尔加,这次是我强人所难了。但是,请别忘记,如果真的再次回到那塔之中,我依旧会用我自己救你离开。”

“我知道。”赫尔加同样笑了,她的笑容明丽而残忍,“无须考虑情感,因为我至少是迦勒底最后的御主。”

“哈哈!虽说这是事实,但作为对自己的判断不会太残忍吗赫尔加!”伯爵不以为杵,大笑着评判。

他停下笑,松开了一直牵着的手,正式说道:“我身为复仇的化身,Extra Class,Avenger岩窟王,再次承认,你是我的御主,亦是陪我前行至恩仇彼岸之人,赫尔加!”

“ 我知道。”这次,赫尔加露出的,是真正不搀其他情感的明丽笑容,“作为彼此相识的关键一步,我觉得还不赖。”

因为他已称呼她的名字,她也已碰触那漆黑的火焰。


-

随便聊聊这篇文的原因

重新读了一下伯爵的fgom(感谢贴吧大佬翻译),二刷伯爵的广播剧,还看了新宿的翻译(感谢黑子up主),再次认识到了他本质确实是一个非常粗暴的人(fgom原话)。空境出场时他对玛修的嘲讽是“舌头被烧了吗亚从者!”,毒舌力度不比他同事黑贞差。广播剧里,也多次体现了他的狂气。所以这篇文里我走了个极端,伯爵是,赫尔加也是极端。

另外,他拒绝被称为爱德蒙,在新宿篇咕哒甚至还靠这个分辨出了???和他(不剧透),导致我现在看大家写同人里叫他爱德蒙时都非常纠结。于是随便发个牢骚……

顺便,这是我赝作活动杀本的真实配置,经常出现伯爵活不到最后的情况…虽说…比他在剑本存活率大一些…(你真的爱他么?!



评论
热度(21)
© 赫莱尔|-|赫尔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