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莱尔|-|赫尔加

赫莱尔Helel,赫尔加Helga
主题是Fate
包括FsnFzFaFeFpFsfFgo……
cp不忌,完全不忌
但我是个要命的设定党

三次元陷入升学困境,请督促我学习

[刀男xfgo]我在暗黑本丸当御主#1

主角为fgo女性御主咕哒子,中立善,性格=主线+活动-1.52章节,时间点在1.5部

本丸基本全刀剑有病,没推完主线解决黑幕前都是ooc状态,并不是作者认为他们就是这样的性格

没有恋爱线

我承认我写的挺扭曲啦,所以只吃糖的慎看

-

第一话 三日月·好感度max·宗近


藤丸立香醒过来的时候,就意识到有什么不对。

首先,清晨的阳光居然透过纱帘撒在她的眼皮上——实际上迦勒底的房间就算有窗户也只可能看到终年不歇的暴风雪。

其次,身子底下床的触感很不一样——这张床感觉像是一张无比豪华的巨大榻榻米,可她的房间里明明只有一张普通的单人床。

最后,立香闭着眼睛都能觉出来她身边还有个人,而且是个男人。
她敢用医生私藏的全部芝麻馒头发誓,除了清姬静谧赖光的夜袭三人组,她从来没和任何一个英灵睡过同一张床!更何况是男的!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惊吓!异常!

御主随便和英灵睡是要出事故的,立香身为一个有原则的人,就算真有开后宫的yy心也不会拿人理修复开玩笑。而且当下的情况有点奇怪,她能感受到自己和对方的回路是连接上的,但是回路就像是风中的蛛丝一样,微不可查。

特异点?没见过的英灵?
这个男人身上有一种好闻的味道,如风拂过山间林木,如光初照雨后青石,淡雅悠长,岁月静好。
那种活过千年仿佛任何事情都能一笑置之的气度,立香只曾在梅林身上见过,奈何那个梦魔混血从来都是老不正经,露出长者姿态真是少之又少。
不过,阅英灵无数的立香也敏锐地察觉到这份平静强大的包容之下其实潜藏着某种暗流,永不停息地涌动着,终将会把这个男人腐蚀殆尽。
你是谁?
怀着这样的疑问、立香睁开眼,却发现身边的这个男人其实早就醒过来,以手支首侧卧在她身旁,含笑地注视着她,问候道:“今天你醒的格外早。”
他们俩挨得很近,立香睁开眼就能看见男人身上近在咫尺的素白色单衣。立香飞速地向下扫了一眼,衣服还在,但是榻榻米上的痕迹明明白白地在说昨晚这里发生了一些不可告人的事。她假装冷静地把视线上移,面不改色地忽略掉看起来就很可口的胸膛,落到对方的脸上,然后立香震惊了。
玛修你看,这个人眼睛里有月亮耶。
即使迦勒底人神鬼基本齐全,她也从来没见过这样令人难以忘怀的眼睛。
一弯金色的月牙紧贴着瞳孔,瞳色由上至下为由深到浅的渐变蓝,宛若深邃的夜空逐渐明亮成黎明的天空,都藏在了这一双半阂的眸子里。

可那双眸子看久了,立香却总觉得是如此不真实,宛若水中映月,不过幻影,碰之即碎。
眼睛里有月亮的男人见立香一直呆呆地望着自己,伸出手轻轻抚摸她的头,末了状似不经意地用手指勾了一下她的脸颊。

“姬君,昨夜你好像一个人出去过了吧?我可是假装没有看见,在床上等你回来啊。”
姬君应该是指公主,诶我们之前认识吗……等等等等你在干啥!先生你可亲可敬的长辈形象碎了啊突然调戏是闹哪出?!

立香猛然立起身子,堪称凶神恶地逼视着对方,竖起一只手掌喊道:“STOP!”
对方被她弄得有点发愣,立香趁机一个轱辘滚开两个人间过分亲密的距离,光着脚跳下榻榻米,一打眼就看见了她想找的东西——一面正对床的等身镜。
让立香稍微舒了一口气的是,镜子里她还是自己的样子,橘红色的头发温顺地垂在耳边,身上穿着那身穿刺公给她做的芙芙睡衣。

不,一点也不好。她的礼装呢?没有礼装她一个普通的高中生要怎么在特异点活下去!

不不,冷静,她应该只是又一次被突然灵子转移到某个空间,又遇见了一个把自己当作克里斯蒂娜/西格鲁德/那谁谁的英灵。这么一想立香居然还很乐观,反正这又不是第一次发生了,只要跟英灵待在一起就不会有危险,然后安心等迦勒底找到自己。

趁着照镜子,立香悄悄观察了一下整个房间。

这是一间女子的和风卧室,古色古香,榻榻米靠近男人的一侧有叠放整齐的日式贵族服饰,上面横有一把古老美丽的太刀。立香无法单凭刀鞘认出刀来,于是她按捺住想要仔细观赏的心情,初步判断对方可能是日本系的Saber、Rider或Berserker,继续在屋里搜寻有用的信息。

这个卧室里不乏镜子、手机等现代科技产品,时代至少在她所生活的2017年之后。立香在那个手机疑似物上多瞄了两眼,觉得那个可能实际上是个高端通讯器之类的东西。

立香心里产生第一个疑惑。她开始怀疑这里不是特异点。因为只有玉藻前提起过的“月之海”(未来)符合这里的科技发展水平。但她能明确感受到大气中玛娜(大源)的惊人浓度,而灵子世界是没有玛娜的,只有灵子。单从魔力的感受来说,这里更像是鬼岛或者罗生门那时候。

除非这里是迷之女主角的飞船。立香不靠谱地想。

她的视线下移,正好和镜子里的男人对视了……他原来一直在通过镜子看着自己。立香干脆转过身来,重新走回榻榻米上,在被子外面坐好,整个过程男人含着笑意的视线就没有从她身上移开过。她纠结了三秒钟,还是说了目前最想说的话:“你要不先起床?”

眼睛里藏着月亮的男人以手支头侧卧在床榻上,单衣敞开的领口里可见锁骨,无需言语便流淌出浓浓的暧昧。他笑了,从善如流地起身盘坐,金色的发饰斜斜地垂在发梢,是他身上唯一的装饰。在他的注视下,立香的阵势有点溃败的迹象。

镇静,想想玛塔哈丽,拥有阳眼的女子,还是脱衣舞女郎!眼睛里有月亮算不了什么,只穿着单衣也不算什么……

立香默默伸出手,帮他把领口的扣子扣上了。

很好,心跳平稳了,可以开始……谁知他伸手抓住了立香还没来得及抽走的手,垂眸抢先问道:“有什么心事吗……”

他的话尾是一个奇怪的减弱,立香知道为什么,静静地看他看自己的手背,假装没有因为他的举动而心神不宁。

令咒是魔力块,从者身为灵体,在零距离接触时有所察觉简直是理所当然的,虽然她也想吐槽,为什么令咒那么明显他看不见,非要用手碰触才能感觉到。

也许是因为,他并不知道什么是令咒。

立香觉得自己发现了一个盲点。她下意识地将对方当作了英灵,但对方没有展现“从者”应有的知识。

在立香开小差的功夫里,他端详了一会令咒,然后直接吻了上去。

这个吻很轻,像是羽毛拂过水面。

非,非礼!如此高能的情节让立香一个激灵,她惊魂未定地试图抹掉那一瞬难忘的触感却怎么也做不到,只能目瞪口呆地看着他蹙起眉,有理有据地说:“这股灵力虽然附在姬君手背上,却不属于姬君自己。”

原来肌肤相亲还可以检验魔力的吗?!克洛伊你快记笔记啊是时候为吻魔这个技能升级了!内心疯狂吐槽的立香转动着僵硬的大脑,语调平板地回答:“我不是你的公主,我是迦勒底的Master(御主)。”

说完她抽手,然后发现抽不动。

是啊筋力E的某法汪也能单手把所长拎起来,立香安定地接受了无法反抗的现实。没想到对方下一个动作就是拉着她的手臂向怀里带,直接把身子坐在床铺外的立香拽回了床铺上,还倒进了他怀里。

我觉得在我不知道的地方,一定会有很多小姐姐因为这一幕而骂我。

倒进他怀里的立香反而比想象中冷静了许多,也许是因为她终于不再和那双藏着月亮的眼睛对视。当只有嗅觉做判断依据时,立香再次意识到了这个人身上的某种违和感——之前都被那双眼睛里的新月所掩盖了。现在,那种违和无法忽视,哪怕她搞不清楚任何一件事情,也知道他有什么不对劲。

仿佛沉在水底仰望天空,看似正常的景色实际却是歪曲的。

哪里不对劲?言语?神情?动作?她捕捉到了一点蛛丝马迹,但无法得出一个准确的结论。男人似乎很正常,理性,知性,从容,温柔,只是怀着对她的过分的爱意。

眼睛里藏着月亮的男人温柔地摸着她的头,唤道:“姬君。”

单这一声称呼,立香感觉耳朵都醉了。她不是没见过帅哥,但她可没被帅哥这样刻意撩过。两个字里的宠溺、无奈和信任几乎要溢出来,轻而易举地堵住了她的口。

他的手继续梳理着立香的头发,立香的头贴在他胸膛上,听见他的声音从胸口直接传进耳里,带着些微的低沉。

“你的灵力近乎枯竭,只剩这个诅咒中还有几分残留。我不知道是因为我,还是你昨夜自己出去的缘故……但我不会因此而认不出你。且不说样貌,你的灵力我绝不会认错。”

他的姬君和自己长的一样(可能是灵魂意义)。

他的姬君昨晚独自做了什么事情(有阴谋的味道)。

他的姬君昨晚也和他做了什么事情(我尽力不想歪)。

他的姬君原本魔力/灵力惊人,大概有一个圣杯那么多(令咒的魔力在他看来是残渣)。

在脑内将这段话拆开分析,立香得到了如上四条情报,当前最有价值的便是第一条。

立香确认自己不是在做梦,而是货真价实的灵子转移,但现在的她就像是披上了一层名为姬君的纱,盖住了她原本的一切信息,呈现出属于别人的情报。

他的手穿过她的头发,落在了她的后背……立香坚定地坐直身子,把他推开到安全距离。眼睛里藏着月亮的男人露出仿佛受伤的表情,不过看他的眼睛就知道他并没有真的伤心,只是想开个玩笑罢了。

冷静下来,从头开始。立香在心里对自己说。他的气场太强大了,从开始到现在,立香一直不由自主地跟着他的步调走,因为他的暧昧而慌张,以至于到现在为止她还没能搞清楚事情的真相。

当然,可能也与场所有很大关系,立香还没干过在床上和新英灵认识的事。

但既然这里是特异点,她孤身一人就不能掉以轻心,无论何时都应该做好御主应该做的事情。

“我有问题想问,可以拜托你回答吗。”

“姬君请讲。”

“你认为我就是你的姬君?”

“当然。” 

“但我说我不是。”

“姬君若是想听,那我重复多少遍都无妨,我不会认不出姬君,哪怕姬君忘了自己。”

“你的姬君身上也有这个吗?”

回路亮起光,莹绿色的光照亮了立香的脸。立香本也想让令咒亮起来,但是在与英灵的联系切断的当下,令咒的确只是魔力块。

“我确实不曾见过。”他说这句话时目光若有若无地从立香的脸上滑落,轻盈地掠过少女的肩头、胸口,直到足尖,“姬君的灵力本该是红色的,就像姬君此时手背上的诅咒一样。”

“不是你想的那样……这是令咒,是用来支援英灵的术式。”

“姬君是审神者,无论能做到怎样的事情都不奇怪。”

看见男人的表情立香果断闭了嘴,他的神情就好像在说你说的都对,但实际上他绝不会听自己的。和他说话,立香有一种自己说的不是人话的怀疑人生感。可对方明显既没有精神污染也没有狂化技能。

等等,真的没有吗?

“请把手递给我,我想确认一件事。”

男人顺从地伸出左手,玉刻般的修长五指兼具了美感与力量。立香伸出自己的手与他交握,闭上眼转换内在打开开关,为数不多的回路从身体内部浮上来,在皮肤表面勾勒出萤绿色的异质纹样。魔力流动,令咒随之也发出如血的暗光。两种光芒在她皮肤上交映,少女看起来不像是少女,更像是女鬼妖怪,毕竟魔术师本就是异质性的存在。

——意识链接。

——检索记忆情报。

——权限(同调率)不足,检索失败。

刹那的眩晕没能在少女记忆里留下丝毫痕迹。再度睁开眼,立香的神情被不解所替代,她低声喃喃:“缭乱之绊?这是什么技能?”

立香看见了对方的面板。以御主的理解方式,男人的信息呈现为类似英灵的面板,而最令立香不解的是名为缭乱之绊的被动技能。

缭乱之绊(真)EX,本能得觉得不是一个正面技能。

立香因为内心的疑惑而不再说话,然而很快,男人就打破了这种沉默,眯起眸子问道:“只是握手就足够了吗,以往的确认,不是更加细致亲近的吗?”

又一次,罂粟般暧昧的气息溢满了空气,甜腻得让她几乎喘不上气。

立香深吸一口气,用自我暗示的方法让自己冷静下来,缓慢地抢夺回主动权。

“够了,这样就够了。”斟词酌句地,寻找让自己和对方都能接受的言辞,编织成句说出口:“如果你真的认为我就是姬君……我会负责的,虽然可能很多事都做不好,对你的态度也变得古怪,但我会负责到你过去的那位姬君回来。”

她不明白自己为何会被迫扮演这样的角色,但万事万物均有其因果和意义,立香会将之接受并完成自己的那一部分。

他垂下眼眸,突然说道:“姬君是怎样的都无妨。只要姬君此刻在此。过去的姬君,回不来也无妨。”

“什么……?”华美的壳终于裂开一条细小的缝隙,立香从那里窥见了些许真相。

他再度抬起眸,微微歪头,轻笑着说:“我只是没有姬君(主人),就没有存在下去的理由。”

两个人的手还在交握着,此刻却如牢笼,将立香囚禁在他温柔到冷酷的笑里。


/tbc/

看起来完全没有问题只是好感度过分高了的看板郎先生上线。


评论(10)
热度(294)
© 赫莱尔|-|赫尔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