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莱尔|-|赫尔加

赫莱尔Helel,赫尔加Helga
主题是Fate
包括FsnFzFaFeFpFsfFgo……
cp不忌,完全不忌
但我是个要命的设定党

三次元陷入升学困境,请督促我学习

[fate]A New Kidding 01新版 四战换c阶

【修改后续了一段的,之前的版不小心给[他]的戏份太多了。男主就应该有只出现在op和ed里的觉悟】

(结果真是月更了咩……) 

 
今晚的月光很亮,亮得像是在水泥地面上倾洒了水银。

夜不归宿的少女的尸体蜷缩在肮脏的地面上,血迹混着泥土干涸在姣好的肌肤上,再覆盖上挑染成金色的长发、凌乱暴露的衣衫,意外地不觉得违和。也许是因为人本就生自大地,那么卑微地回归泥土正是其归宿吧。

拙劣的魔术阵像是第一次拿笔的小孩画的涂鸦,已经看不出身为被临摹对象的模版的神秘繁复。作为颜料的血液凝固成黑色,就是半成的残次品应有的颜色。

这是第一夜,夜不归宿的少女作为失败的恶魔召唤的祭品,被杀死在废弃的工厂。

[救救我,谁来救救我]

那女孩死亡时,是否发出过这样的呼喊呢?在沉寂的现在,答案已无从得知。

 
 这是,第四次吧。

[他]任意识悬浮在空中,恍惚地想着。

虽然没有亲眼见证,虽然意识迟钝地像是在睡梦中,但是明确地知晓前因后果,知道视野中的那个英俊青年正在为了召唤恶魔而进行第四次血腥的活祭仪式,为此甚至一次性杀了这个家里的父亲母亲和姐姐。

只剩这个家里的次子(小孩)。

仿佛飞蛾亲近灯火,噬魂者亲近生灵那样,[他]不自禁地靠近那孩子,俯下身——虽然[他]并没有真实的身子可以俯下——试图看清被那孩子脸上绝望的神情。脑内一瞬间产生了困惑:为什么……

[救救我,谁也好,请救救我]

——是谁在说话?

[救救我呜呜我不想死啊救救我救救救死死死死]

——好吵,住口。我救不了你。

受不了地想要逃开,却知道无处可逃。明明这个空间安静无比但是尖锐凄厉的呼嚎声反复切割着自己的灵魂。是一个将死魂灵在试图将求生的意志蚀刻在距离自己最近的生命上,即使这个生命(他)不过是一个误入的旁观者。

——我救不了你……不,我不能救你。

——不行不行不行!不可以……

这只是个梦,只是一场试图逼近魔法(第二法)的魔术实验中产生的稀有状况,他(与试者)只要严守魔术师的准则,然后旁观下去就对了,那一端的她(实验者)迟早会把他唤醒的。没错。没错……


雨生龙之介(杀人鬼)愉快地哼着歌,在进行绘制前的整理工作。男孩无法理解龙之介的行为,只能沉浸在最大化的、无尽头的恐惧中,连倒计时自己的死亡都做不到。

——没有人定义过这是可以做的事,但也没有人定义过这是不可以做的事。

“若你在呼叫奇迹,我就给予奇迹;若你在寻求神明,我就假替神明。”不能被回忆起出处的话语,念起来狂妄而亲切。

——魔法使啊,你不就应该是如此逆天而行的人吗?

“于此,宣告。”暗示性的话语被默念,并不存在的魔术回路被启动,引发真实的效果。

“源流,开启。”

“往复不息,无死无悔。”

“逆转,扭蚀怙恶。”

平行线上的两点开始暂时性地靠近,无限逼近着,造成虚的交点。虚的交点呼应虚的力量,从[几乎不可能]中找到亿万分之一的[可能之狭隙]渗入,干涉了实。然后这力量从实的命途上轻轻擦过,令不可逆的轨迹偏开细微的角度,直至纺锤一头扎进无法回头的歧途。

那么,回应这孩子的愿望吧。既然这孩子向我求救,我便有理由伸出手,啊啊,这是多么简单的道理啊。


龙之介正充满干劲地绘制着魔术阵。即使是他这样不擅手工的人,只要用心地努力去做,到了第四次也能够一次性画出像样的魔术阵了。但是他的余光扫到了什么变化,使得进度暂时耽搁下了。

“唔唔——”原本惊恐而安静地蜷缩在床脚的小孩突然挣扎着想要坐起来。

如果是其他的杀人犯,大概不会在意即将成为尸体的小孩子的挣扎吧,但是这个人不同,他是为了寻求快乐的,喜欢孩子的杀人鬼龙之介,所以尽管对于目前的进展满意得不得了,还是慷慨地分了点精力给角落里的小孩。

“本来是一直乖乖地在那里看着的,突然怎么了啊?现在你有什么话想说吗?”龙之介暂停下手里的工作扭过头去问道。然后他发觉,似乎有什么地方不一样了。那孩子的眼神实在有点让人在意,就像是……野兽一样。

空旷而安静的房间里,响起细细小小的声音:“你是想召唤我吗?”孩子歪歪头,纯黑的瞳孔安静地看着龙之介问。

“啊?!”龙之介忍不住惊奇地叫出声,不过他的表情与其说是惊讶,不如说是惊喜。

被堵住嘴的情况下说话并非不可能,腹语就能做到;原本惊恐的人突然变得冷静或诡异并非没见过,多种精神疾病都会有这样的效果。但是这个开场白的选择可是精妙得让他由衷地称赞,现在他可是有了不得不让这个孩子多活一会的理由了。

毕竟,这孩子可是自称是恶魔呢。

明明看起来很平凡,到了死亡面前却意外地很不平凡,我的这条观察笔记真是再一次应验了啊!他如此开心地想着,像是从大人那里得到糖果许诺的小孩,但是豹在奖励成真前是绝不会轻易放松警惕的。他蹲下去和那孩子平视,狡黠着、机敏地回答道:“啊恶魔先生吗?怎么我刚要开始仪式您就出现了呢?不过可不是我没有礼貌,毕竟您附身在这孩子身上,我凡愚的双眼没能分辨出区别呢。”

孩子的脸上尚有泪痕,但是颤抖早就消失了,他依旧用细细小小的声音说道:“不信吗?那就继续你的仪式吧,我会向你证明……”

龙之介饶有兴趣地注视着孩子,或者说是恶魔,用尽力气调整姿态站立起来,在被绑住手脚的情况下走到了魔术阵里。

“把这孩子的血加进阵里,然后召唤吧。如果我说的是假的,就让真的恶魔吃掉,或者失败后让你杀掉,好不好?”“恶魔”这样对龙之介说道。

“哦,那么一言为定咯。”龙之介愉快地答应了小孩子的要求,就算因为胡来搞砸了也不要紧,因为是一次成功画好的,剩下的血还有不少,够他再画一次了。他现在越发觉得有趣了。魔鬼到底存不存在,这孩子身上有没有他要的答案呢?

——回忆识海中的庞杂信息,分析这个魔术阵的原理构成,是眼熟的降灵魔术,可以运行,但是不能想起出处。

——超魔法的链接已进行两分钟,随时可能脱开,支配力不可抗地下降。

——魔术回路根本就是假的,虽然造成了真的效果(附身),但是不可能运行下一步。

——预计结果有二,存活率值得继续逆转运行。

龙之介割开了小孩的手腕,用血粗略地重新描了一遍魔术阵。孩子一动不动。

[他]屏蔽了所有不必要的感觉和支配,只是在不倒下的前提下竭力维持着意识。对于优秀的魔术师来说,这不过是和克服魔术回路一样不值一哂的小事才对。既然引发了开始,就必须取得结果,不然可是自命将成为魔法使之人的耻辱啊。

“那么我开始了咯?不然的话血就干了呦。”描绘完毕,集中了精神,龙之介开始仪式。
“充满吧充满吧充满吧充满吧。重复四次——哎,五次?哎呀,只是少充了一下……而已嘛?嗯小子有没有关系啊?”

“啊刚才明明还很有精神的嘛怎么现在不说话了?真是的我知道了。再来一次吧。”

 “充满吧充满吧充满吧充满吧充满吧,这回是五次了呢。0K?”

 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满盈吧

 周而复始,其次为五

 然,满盈之时便是废弃之机

宣告

汝身听吾号令,吾命与汝剑同在
应圣杯之召,若愿顺此意志、此义理的话就回应吧
在此起誓
吾为成就世间一切善行之人
吾为贯穿世间一切恶行之人
吾即手握其锁链之人
缠绕汝三大之言灵,来自于抑止之轮,天秤的守护者哟

把最后的一点支配力全部丢进这里,以追赶着杀人鬼的速度念诵着同样的咒文。痛苦痛苦痛苦,如果意志有质的话,割在躯体里是像名贵的刀一样利落还是像锈蚀的刀一样钝木?从内到外,从内到更内地,把疯狂的毒篆刻在骨肉篆刻在灵魂里,借这个躯体延伸到阵里延伸到充斥的仪态里,竭尽全力呼喊那名为英灵之守护者啊!

“这样就完成了?有什么变化吗——好痛!”

原本有些难掩失望地四处打量的龙之介已经开始考虑要怎么杀死这个孩子了,突然鲜红的刻印出现在他的右手,伴随着刺骨的蚀刻感。狂风与闪光出现在这狭小的空间里,雷声轰鸣着,仿佛有高压电流烧灼全身的感觉,占据了龙之介的意识。
 “——我问你”

 从弥漫着的雾霭之中轻轻传来一声纤柔的不可思议的动听声音,风在不知不觉间停止了。刚才还放出光芒的魔法阵现在也已经黯淡下来,画在地板上的鲜血也好似烧焦了一样变成黑色而干涸。接着在那薄薄的雾霭之中,刚才说话的那个人一下子出现在龙之介的面前。


——结果达成第一种,召唤灵出现,链接即将失败。

——符合阵中祭品(男孩)之秉性的守护灵啊,接下来只能拜托你了。

——虽然,这样悦耳纯净的声音,真的很想看看你的容貌啊。

“请,救救这孩子吧。”微不可闻的声音消散在高密度的以太中,[他]结束了这次不可能之魔法,彻底陷入黑暗的终结。

那孩子终于失去平衡摔倒在地上,他的视线从模糊恢复清晰,突然就瞪大双眼,滞涩了呼吸,死死盯着那薄雾散去后的身影。他被不知名的原因震慑着,再不能有任何动作。


 “请求我,呼唤我,令我以Caster职阶现身于此世的召唤者哟……我在这里问你的名字。在那里的,是什么人?”

身着华美灿烂的服饰,美丽得如同星辰的少女,以神秘而意义不明的微笑,询问面前的杀人鬼。

-tbc-


评论
热度(5)
© 赫莱尔|-|赫尔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