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莱尔|-|赫尔加

赫莱尔Helel,赫尔加Helga
主题是Fate
包括FsnFzFaFeFpFsfFgo……
cp不忌,完全不忌
但我是个要命的设定党

三次元陷入升学困境,请督促我学习

[Fate]零点之前、逆转幼年

最近各种事情堆一块的结果就是放任这边长草了,其实草稿箱在稳定增长可是增长速度完全不够放一篇出来。

我随便写个梗也算是更新一下血液嗯

零点之前无论写成什么样都发布

-

“所以小孩子要可爱一点吧。”熟悉的低沉声音说完了后半句话,凛站在原地一时间大脑空转有点没有回过神来。

等她回过神来就该摆出八极拳的正式起手式戒备质问:“绮礼,是你的阴魂不散跑来伦敦找我了吗?”

但是有人的声音比她动作更快。

“凛,收拾好东西了吗?”

——大脑停止空转,但这次心跳漏掉不知几拍。

不会听错的。

“妈妈……?”小小地声音,仿佛捧着泡沫般珍惜,仿佛在幻梦中般虚假,嗫嚅着出声。凛僵硬地转身,让身后的绮礼都要担心是不是需要扶她一把。

啊啊,就像记忆里那样。

端庄,娴静,风雅,美丽,慈爱。

禅城葵,现在应该叫远坂葵。她是远坂时臣的妻子,远坂凛……和间桐樱的母亲。

“凛,怎么了。”不明所以地看着女儿仿佛要哭出来的神情,葵快步走过来,温柔地抚摸她的头。

止不住了,泪水涌出。

身后的那个伪神父,现在被凛完全抛之脑后。

嗯……这么说也不对。

扑进母亲怀里的凛放弃止住泪水的徒劳努力,呜咽着,把莫须有的罪名丢给自己的师兄:“妈妈,绮礼他欺负我,哇……”

在圣杯战争即将开始的时候,正在搬家的远坂宅里,无所欲求的神父言峰绮礼表示今天真是一个好天气。


冒着热气的茶杯被稚嫩的小手放回托盘里,清脆的童音此刻分外镇定:“父亲大人,我想留下来。”

原本计划当天送走仆人和母女到禅城躲避风险的搬家行动因为女儿凛突然的嚎啕大哭而临时终止,葵放下手中的工作专心安慰起凛,而似乎是罪魁祸首的绮礼只好去把自己的师父时臣找来。

其实说是嚎啕大哭实在有点苛责凛,除了最开始那一声凛基本保持默默流泪的优雅作风。时臣放下自己手里的红茶正在反思自己是不是给女儿施加了太大压力,但是严谨地回忆过近日言行他觉得自己应该始终表现出了对圣杯战争的自信,难道凛真的是受绮礼欺负了?

因为把凛叫进了书房,无处可去的绮礼只好缩在地下的工房继续研究资料。时臣最后把方案定为对女儿表示足够的关心和安慰,但是如果有助长坏脾气的苗头就要狠下心来加以批评。

结果他做好足够思想预案自家女儿开口就给他说这个。

说了这个还没完,凛小大人似的直视他的眼睛,有理有据一条条分析:“妈妈是普通人,自然在圣杯战争期间离得越远越好,但我是魔术师,是远坂家未来的当家,那么应该留下来观摩这一次难得的大战。无论未来我向什么方向发展,这都是一次不可复制的宝贵经验。而且我对远坂宅的结界,对父亲大人的魔术水平,对父亲大人即将召唤的servant,对绮礼师兄的协助都有足够的信心,所以这并不是一次无谋的举动。父亲大人,既然您说过有足够信心赢得这次圣杯战争,就请让女儿见证您的这次胜利。”

他女儿什么时候这么伶牙俐齿聪明早慧了。不对我家女儿从来都是伶牙俐齿聪明早慧,只是这么长的理由铁定是憋了好几个晚上想出来的吧。

隔壁时空的玲珑馆沙美夜表示很赞。

言辞,足够完美;眼神,足够坚决;时臣忍不住感叹真是不敢相信这是他的女儿。

“好吧,”半响时臣回答,“我答应你。”

在圣杯战争即将开始的时候,正在搬家的远坂宅里,莫名回到幼年的凛表示父亲大人的爽快避免了一场一哭二闹三上吊的家庭大戏。

-tbc-

评论
热度(13)
© 赫莱尔|-|赫尔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