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莱尔|-|赫尔加

赫莱尔Helel,赫尔加Helga
主题是Fate
包括FsnFzFaFeFpFsfFgo……
cp不忌,完全不忌
但我是个要命的设定党

三次元陷入升学困境,请督促我学习

60min|还有5秒、这次是赫莱尔的个人秀

大前天的题目,补写

-

/Dr.罗曼的某页病例记录

三日前开始检测到赫尔加在夜间外出,人格和行为方式改变。身体检测为梦游,然她自我表白为平行世界的共感体,而非第二人格。赫尔加将其称为赫莱尔哥哥。具体情况仍需观察。/


2019年12月24日,圣诞前夕的伦敦。

拎着大包小包的采购人群随着商店门的不断开合像潮水一样涌出或涌进,欢声笑语和圣诞歌声随着人们的移动散播在整个伦敦城的上空。橱窗前有一个年轻人暂时驻足,他穿着厚实的银灰色呢子大衣,半张脸仔细地用红黑主色的格子围巾包住,乖巧的面容看起来和休假的常人无异。稍微对着橱窗里的圣诞树发了会呆,年轻人迈开双腿继续移动,他的脚程很快,转眼他的身影就消失在夏德大厦的入口处。

“赫莱尔,圣诞快乐!”笑容满面的女孩在电梯口热情地迎接了他,这里是欧洲最高的建筑物的32层,伦敦最好的空中餐厅奥布里斯。

向前望去,视线能穿过整个餐厅和直落地窗,一直到灰蒙蒙的天空尽头,那里没有任何东西,飞鸟亦或是光轮。年轻人的视线就那样没什么焦点地看向虚空,然后点了点头,算是对这个新认识不久的朋友打过招呼。

女孩不满地嘟起嘴,赫莱尔恰到好处地补上一句赞美:“圣诞快乐,莉亚,这串项链和你的眸子很配。”

红晕飞上女孩的两颊,她殷勤地帮赫莱尔拿下了大衣挂在一旁的架子上,然后带着他去预订的餐桌,一路上叽叽喳喳说个不停,宛若恋爱中的少女。

“大家都在等着呢,今天谁都不可以拿魔术研究做借口,必须玩得开心才能回去!”

晚餐开始,这群年轻的魔术师像是所有这个年龄段的少年少女们一样,尽情地享受美食,交流感情,欢快的钢琴曲是助兴的背景。当一曲弹奏结束时,赫莱尔似有所感地看向餐厅入口,异变应他的视线出现。


空旷的雪原上吹袭着猛烈的寒风,但是被结界坚决地拒绝在营地之外。篝火旁只有年轻的御主和守夜的从者,和立在一旁的六合枪。

那是在迦勒底度过的第二个圣诞假期,充当驯鹿帮助圣诞老人酱奔走的忙碌时光。玛修已经照顾着三个小孩子去睡了,即使是幼贞也第一次钻进睡袋享受睡眠的甜美。他在篝火旁盯着李书文的枪发呆,半响开口问自己的从者,能否教他练枪。

不是我,他补充道,是我那个妹妹。

距离互换还有一两分钟,他简要解释了赫尔加想要学习武术的愿望,半带着命令的语气。因为他知道,对于并不熟悉的人,李书文并不太乐意花出时间来指教。

不过李书文爽快地答应了,并解释道,他和那位御主在圣诞的任务中已经有了足够的接触,他并不反对将他的枪教授给她。

实际上,早前以懒惰为由,把大量工作推给互换来的妹妹,是御主的计划吧。让妹妹与自己等从者提前熟识起来,方便现在提出请求,真是一贯心思缜密到有些病态的御主。李书文未曾将这些话说出口,只是破例多问了一句,问御主要不要一同来学习。

但赫莱尔只是说出了近乎无礼的拒绝:“不了。比起和你们一起冲锋陷阵,我选择远远地在后方支援。如果可以,我希望自己不要学会再多能够杀人的技术了。”


钢琴手卸下伪装恢复了白发红眼的人造人本相,它的双手依旧翻飞不停,弹奏出恶魔的低语,那是干扰小源的究极技巧,只要有人试图切换开关,魔术回路就会连同神经一起被烧灼毁灭。共计30骑完全一样的特化型人造人同时从餐厅的各个方向出现将整个32层团团围住,并锁定了在场的全部魔术师,未曾给他们一秒反抗的机会。枯槁的黑衣修士从楼梯口出现,径直走向餐厅的最中央,那里有一个金发贵公子对他怒目而视。这个贵公子是这次宴会的主办人,正准备发表一番讲话。

黑衣的修士环视整个餐厅,开口的声音嘶哑若刀划过枯木:“今天,我是把时钟塔的青年才俊一网打尽了。奥布里斯的主人,贝克尔先生,很高兴参加你的宴会。”

“你不如更直白一点,说是把新世代的魔术刻印都一网打尽了。扭曲的调律师,刻印收藏家。”贝克尔满是憎恨地说道,却不能轻举妄动。他很明白,那30个人造人,全都是对魔术师特化型的战斗人造人,而且彼此联动,终端位于主人身上,仿佛只是一个人。

两人的对话还在继续,但是不会超过一分钟。那之后,这里就会变成屠宰场吧。

因为是除贝克尔外唯一理解了对方魔术的人,赫莱尔对一分钟后的死亡做出了漠然的判断。他突然觉得手臂生疼,回过神,发现是莉亚在抓自己。

“你攥的太紧,我的手臂大概出血了。”赫莱尔的声音平稳,淡然到了无情。

“我们就要死了。”莉亚的声音带着强压下去的哭腔,“我们得想想办法!”

少年歪了歪头,好像第一次意识到自己的死亡,或是说,第一次意识到他应该寻找求生的办法。摘下一贯温和善良的面具,他第一次泄露出浓郁而可怕的空虚气息,疑问道:“你想要活下去?”

“为什么不?!”难以置信地看向他,莉亚激动地反驳,在看到他眸子的一瞬噤声。

赫莱尔抬起头,又一次望向窗外的天空,陷入了思考——现在天完全黑下来了,他只能在玻璃上看见自己的镜像。就当莉亚以为他要这样一直发呆到屠刀落下时,赫莱尔收回了视线,对她温柔而宠溺地一笑,正如在时钟塔俘获其他少女的芳心一样:“你的未来视是不受这种魔术干扰的吧,告诉我,我们还能活多久?”


那么,从突刺开始教你。

听到这样的句子,立刻让意识刻意地沉下去,放弃对五感信息的全部接收。

未曾进入迦勒底,只是一介魔术师的时候,已经对于杀人无师自通了。不需要武器,不需要魔术,只要拿言语这最锋利也最柔软的凶器,就能诱使可爱的小鸟自己走进荆棘编织的牢笼中,心甘情愿地让利刺扎进跳动的心脏。在一个人的时候,不断学习,不断调整,技巧愈发纯熟,而且也觉得非常有趣。

所以,拒绝再学习任何可以杀人的技术。因为那种技术学到手时只会让他的杀人艺术更加优雅美丽,只会让更多无知的小鸟死去。那种情景,想起来就会因为期待而忍不住大笑,从心底高兴地颤栗。

因为那种未来太过愉悦了,所以不能出现。沉溺愉悦是肤浅的末路,得让自己的未来万分痛苦,挣扎到鲜血淋漓苟延残喘,才是正确的活着。

“明明只用一句很简单的道理就能解释,为什么非得用那样扭曲的思想来掩盖呢。你只是,不想让身边的人因你而受伤。所以,你来相信我吧。相信我,相信我不会被你杀死,这样就好了吧?这样,就能和我和书文老师一起练枪了吧,哥哥?”

意识重回到雪原上的营地,他因为那句强予的信任,攥紧了手中的枪。


使用了未来视的少女因为魔术回路的崩溃而倒了下去,读出了她用唇语表达的那个单词,赫莱尔对自己欺骗了的少女依旧温柔地笑着,温柔如没有包含任何东西的空虚,做出判断:“还有五秒,那就足够了吧。”

起身,抬手翻腕就势一滑,轻易地卸下人造人手中的长戟。

踏步,在一瞬间尽数将气注入了自然,气吞于此释放。

迂回,拙劣模仿的圈境,并借圣诞树的视觉死角靠近。

上步,提枪起势,毫无杀意,但听得见整个空间中自己的气在流动。

突刺,纯粹的突刺之枪,贯穿这个死局的中心。

暗淡的鲜血从伤口涌出,修士倒下前的表情是不可思议,因为不理解,为什么意识到长戟被夺后,这个年轻人却突然出现在他的视野中央;为什么这毫无魔力的一击,会让自己的魔术回路和神经完全陷入休克;为什么,少年的衣领上,绣着迦勒底与开位的标识。

亲手杀死人类的少年露出发自内心的灿烂笑容,宛若孩童。但是此刻,他未曾意识到杀人的愉悦,只是因为做到了出师的一枪,无比怀念地自语:

“神枪之名,是真实。”


评论
热度(7)
© 赫莱尔|-|赫尔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