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莱尔|-|赫尔加

赫莱尔Helel,赫尔加Helga
主题是Fate
包括FsnFzFaFeFpFsfFgo……
cp不忌,完全不忌
但我是个要命的设定党

三次元陷入升学困境,请督促我学习

带着迦勒底男友回家过年#1开始与伯爵篇【有更新】

最近卡死在瓶颈的我,处于写原创死活列不出大纲,写100fo感谢写到结尾发现根本不符合原梗,做橙光两小时搞出300字……

于是放飞自我第一弹

放飞自我=少女心中二病buff什么的统统挂上想写啥就写啥比摸鱼还不正常( •̀ ω •́ )y

-

非私设的咕哒子,也就是藤丸家兄妹中的妹妹。

人理已经修复的新年。

藤丸家设定模糊化处理,可能不那么有中国特色……主要是我自己会跳戏

-

【补充说明】是糖,但是吃完记得刷牙,因为正常的伯爵没这么甜→_→我写看烟花时是比较随意没仔细揣摩性格的

-

一切的起因.

大过年的过什么情人节,赶紧把老公带回去见父母才是王道!

id为藤丸立香(妹妹)的账号在同学聊天群里发出这句豪言壮语的时候,偌大的聊天群瞬间寂静了。

比清姬微笑着出现在立香背后时的迦勒底还要寂静。

十秒钟后群里瞬间爆炸,不断刷出例如“身为小情侣我觉得我受到了一万点暴击伤害”、“立香你结婚了你明明初恋都没有”、“一定是骗人的毕竟妹妹可是混乱邪恶lizoneglf”“立香你从那个大雪山上的天文台回来了吗给我带牦牛帽子呀”、“喂脸滚键盘的间桐君你怎么了”等乱七八糟的回复。果然新时代的青年男女们要比迦勒底的英灵们有着更强大的心灵,这等震撼的言论早就在曾经和藤丸兄妹同窗的三年里免疫了。

咕哒子不紧不慢地继续打上新的一条消息,敲回车发出。

我算什么,我哥孩子都有了。

这次的寂静维持了五秒,然后铺天盖地的私聊聊天框就覆盖了咕哒子的电脑屏幕。大家完全忘记了咕哒子自称有老公的事,开始转火咕哒君。

就坐在咕哒子对面床上的咕哒君正搂着幼贞给她讲故事,突然感受到一阵寒气,于是下意识地看向自己的妹妹,后者歪头以无辜的表情回望他。

你刚刚一定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咕哒君以目光控诉,结果一旁的黑贞先不耐烦起来。

“你在发什么愣啊?既然自告奋勇做我的奴隶了就好好干好你的保姆工作,快把故事讲下去!”

明明是你自己很想听吧……咕哒君默默吐槽着,认命地帮幼贞翻开新一页的童话书。

咕哒君突然抬起头,在黑贞再一次不耐烦之前,对自家妹妹说:“无论你有多烦秀恩爱的小情侣们,但是今年过年回家,你肯定要被催婚了。所以,早作打算吧。”

一直微笑的咕哒子石化了。


来自哥哥的助攻.

咕哒子收拾好了自己的箱子,走到咕哒君的门口敲了敲门,告诉他自己要回家了。

咕哒子回家作为乖女儿陪伴“阔别两年”的父母,咕哒君作为好男人陪着玛修做新春旅行。不过两个人有个时间上的轮替,保证迦勒底诸位英灵的契约。

身为有了学妹忘妹妹的哥哥,咕哒君表示要送送咕哒子。

咕哒子看了看自己身上的便服,再看看自家哥哥身上的迦勒底制服,毫不犹豫地把大件小件都丢给了他帮忙拿,自己空着手走向了迦勒底的大厅。那里有合作机构的物资配送人员,她会坐对方的交通工具下山到最近的机场。

咕哒君默默发动强化魔术帮她拎包。

等等坐在工作人员对面喝咖啡的那个家伙是谁?

好像计算好了时间一样,伯爵喝干了杯子里的咖啡,起身走到兄妹俩面前,很自然地接过了咕哒君手里全部的行李,对咕哒子说道:“走吧,直升机十五分钟后起飞。”

咕哒子看着伯爵发了一会愣。他还是穿着整齐的黑色西服套装,打着领带戴着礼帽,只是不像战斗时那样周身燃烧起复仇的火焰,注视着自己的眸子也是安静的红色。

她点点头,回答:“好。”

然后跟着伯爵就往外走。

同样发了一会愣的咕哒君突然发现偌大的休息厅里只剩下他一个了,回过神来转身就往自己屋子里冲,一级警报已经在他脑海里拉响了!

就算人理修复后通话和父母把能说明的事情都说明了,也让他们大概理解了这边是怎样一个世界,但是带个英灵男朋友回去这件事二老肯~定~没~有~准~备!所以他觉得身为哥哥有必要帮妹夫(?)一把了!

卫星电话很快接通,那边传来藤丸先生中气十足的声音。

“臭小子过年也不回来看看我们!如果哄不好你女朋友就再也别回来了!”

“是是是老爹的教诲谨记在心……老爹,我有件事要告诉你,希望你能做好心理准备。”

“啥事?你俩有……”

“想什么呢你!”咕哒君立刻打断了自家老爹的脑洞,以最短的句子说明了情况:“我妹要带男朋友回去。”

一关系到贴心小棉袄的终身大事,藤丸先生迅速严肃起来,问道:“迦勒底的人……不,英灵?”

“嗯,对……很好的一个人……很符合你们二老的要求。”咕哒君一边试图夸奖伯爵一边试图把脑海里回放的伯爵式笑声抹掉。

“哦?”老爹的声音听不出喜怒,让咕哒君心里一紧。

“很有钱。他有个保有技能,叫黄金律A。”

“?!那个金皮卡?!”

王啊渺小的庶民他爹也已经知道您的名讳了……咕哒君赶紧反驳:“不是!不是他!比那个金皮卡聪明,也有品味!平时都是穿黑西服的!”

一连四个感叹号及时拉住了老爹的注意力,老爹再次问:“师生恋?那个叫梅什么明……”

敢问您问的是梅明湖还是梅明贞那是编队啊老爹……咕哒君有气无力地回答:“不是……二世老师是英国人,这位是法国人,没有那么死板,也更年轻。”

“天啊,你妹妹谈的那个男朋友是男的吧?!”一个女性声音插了进来。

“法兰西到底形象崩坏到什么程度了啊?!你有好好把所有条件联系起来思考吗老爹!诶……是老妈你在说话啊……”

那边老妈声音之高已经快比得上魅影的音调了,她一记直球直打红心:“儿啊你就不用拐弯抹角了,直接告诉我们他的名字,我们去翻历史书。”

“岩窟王,职介Avenger,出典《基督山伯爵》,全名岩窟王埃德蒙·唐泰斯但是最讨厌别人叫他真名除了我妹。”咕哒君报得比菜名还溜。

“老妈……你怎么……不说话了……”

“没什么,你妈就这样,听到男神的名字激动得晕过去了。”老爹淡定地拿回了电话的控制权,作为一家之主问道:“明天上午你妹妹就回来了是吧?行我知道了,你和你小女朋友好好玩。”

……好像有什么不对吧?咕哒君拿着电话,突然听到一声少女的尖叫突破迦勒底内外的层层屏障,从外面的直升机上传到了咕哒君的话筒里。

很好,虽然很喜欢搞事但是当自己被搞事时总是反射弧巨长以逃避思考的小妹终于开始面对人生了。咕哒君一边想着一边淡定地捂住了话筒,等到尖叫结束后才不紧不慢地回答老爹的追问:“不是妹妹,是我们这里伊丽莎白又开始唱歌了。好了我挂了老爹,替我向老妈问好。”


红衣服.

飞机上,来来回回的空姐都忍不住多看了这对乘客几眼。她们也都是见过大场面大人物的人,但是像伯爵这样,冷峻孤僻而不失从容优雅,周身散发贵族神秘气质的帅哥毕竟是稀客。而旁边那个小姑娘始终一言不发也让人对他们俩的关系十分好奇。

从起飞开始就保持托腮沉思状态的咕哒子终于支起身子,转过头对旁边的伯爵坚决地说:“不行,你不能就这么回我家。”

伯爵合上手里的书放到小桌上,看向自己的Master,平淡地反问:“是谁在接了家里电话后,在床上打滚说什么回去又要被催婚了,连我进来都没有发现?”

“……”她那是意外,没开灯谁能看见一只岩窟王飘进来啊?!

“我已经向李书文仔细地咨询过相关的礼节,送给令尊令堂的礼物都准备好了。”

竟然咨询了迦勒底难得的一位常识人!等等,但是自从兄妹俩收到李大师的铁观音回礼后,对于这个认知他们就开始怀疑了……

“可是……你穿的这一身不适合过年!”咕哒子试图据理力争。

伯爵真的愣了一下,他认为西装适合任何正式的场合,包括见岳父岳母。

“过年要穿红色的……你这一身……不太吉利。”咕哒子最后声音有点小,因为她是知道伯爵为什么穿着这一身黑色的。

因为他是复仇者,复仇的火焰即为黑色。

所以在新年这种大家都在欢笑的时刻跟她回家,她怕伯爵会感到格格不入。

伯爵倒是神色如常,他侧过脸静静看着咕哒子,回答:“但是我的领带是红色的。”

竟然真的在反驳!咕哒子震惊但还是继续摇头:“那不够!”她快速想了想补充,“南丁那样最好。”

“……”那样拿着手枪治疗的Berserker护士哪里吉利了?

不过伯爵自己回想了李书文的衣服,好像明白中国的传统了。

“我没有红色的衣服。”伯爵陈述着事实,但是好像并没有因为咕哒子不讲理的坚持而生气,“所以你得离我近一些。”

“诶?诶诶诶?”完全没理解这个因果关系的咕哒子被伯爵揽过肩,一下子头枕在了他的胸膛上。

“因为你的头发是红色的。”温暖的红色。

“我,我的头发是橘色啦……”

“很好,现在脸也是红色的了。”

咕哒子捂住脸把头藏在伯爵的领带后面,她觉得下飞机之前都没脸见人了。


见父母.

“伯父好,初次登门拜访,仓促之间没有准备太多东西,这两瓶红酒送给您。虽然不是什么大牌子,但是手工酿制的味道是可以保证的。”

“伯母好,听说您是一月份的生辰,就挑选了这串蛋白石的项链送给您,希望您能喜欢。”

酒就算了伯爵大人您是怎么知道我妈生日的?哦对了迦勒底信息库有我们每个人家庭三代资料……达芬奇你这个内应……

咕哒子脸上保持微笑,看伯爵绝对礼数周到地见过自己爹妈。

气氛祥和其乐融融。

虽然伯爵平时是中二了点,但是接人待物真的不比别人差啊……咕哒子被老妈叫去厨房帮忙,她不时抬起头目光穿过客厅落到阳台的那个背影身上。脱去了漆黑的外套,伯爵只穿着衬衫迎风而立,朔风吹动他银灰色的鬈发,他的身影瘦削而挺拔。

他在看什么呢……回到人世,心怀仇恨的猛虎究竟是放声大笑,还是沉默不语?

“妈,你觉得他怎么样?”纠结了半天,咕哒子实在忍不住,凑到自家母亲身边咬耳朵。

“长得帅,又有钱,对你还好,干嘛不嫁啊?”藤丸夫人模仿着三流言情剧的台词,半开玩笑地肯定了未来的女婿,末了敛起笑意,看着女儿神情温柔,“只要他能留下,只要你愿意。因为我看出来了,他不只是对你好,这是个好孩子。”

咕哒子敢拿芙芙的猫粮打赌,伯爵他肯定听见了,复仇者被未来的丈母娘发好人卡了哈哈哈!

——等待,且心怀希望吧。

无论他前行之路究竟有无尽头,但他心底的希望,必然会给予他无憾的终末。

母亲正是看出了这一点,才会放心地将女儿交托出去。

咕哒子放下心来,手里的土豆洗得更卖力了。


烟花和晚安.

“爸,妈,我们出去走走了。一会你们先睡。”快零点的时候,咕哒子穿上迦勒底配发的防寒服,和伯爵一起出了门。

伯爵抱起她,她搂住伯爵的脖子,像无数次在特异点那样,起跳,在高楼大厦之间移动。

很快,他们来到这座城市的最高处,仰头就能看见漫天烟花在触手可及的位置绽放。

伯爵掏出香烟叼在嘴里,咕哒子立刻拿出防风打火机,帮他点烟。

香烟的火光在黑暗中一明一暗,咕哒子起初是在看烟花,后来盯着香烟的火光看。

不时有花火落下,照亮伯爵苍白的脸。他没有发出一惯的大笑,瞳中也没有亮起金色的光芒,尽管英俊,尽管冷漠,但至少他看起来像是一个活着的人了,而不是只为复仇而生的鬼。

“你说要来看烟花的,怎么不看了。”

“我觉得你比较好看。”咕哒子厚着脸皮地说了一句,挨着伯爵在天台的边缘小心翼翼地坐下,把两条腿伸到高楼外。

“呐,你觉得怎么样?”

“很热闹,很欢乐,丑陋和阴谋都暂时被藏在雪下面,看起来仿佛没有了仇恨和背叛。”伯爵吐出烟圈,看着楼下街道上像蚂蚁一样渺小的人群,继续说道,“人们在幸福的时候总是会假装这世界不存在黑暗。这幅假象很荒唐,我也不会置身其中的。”

“可是你会在一旁看着。”咕哒子笑着,靠过身子来抱住了他的胳膊,趴在他耳边小声地说:

“那我就在你身旁看着你。”

凌晨三点时窗外的爆竹声才渐渐小下去,咕哒子在自己的床上安稳地睡着了,月光照射的窗户上,一个黑色的影子渐渐凝成实体。

伯爵站了一会,咕哒子没有任何反应。

他只会出现在她的噩梦深处,守护她穿过地狱返回人间,只要她呼唤自己的名字。

现在他没有被呼唤,说明咕哒子做的是一个好梦,好梦从来不会为复仇者开门。

伯爵嘴角勾起一个很浅的笑,再次化作灵体离开了。

既然不是噩梦,那他只需要在明早到来,像往常一样对她说:“早安。”


消失的令咒.

迦勒底时间23:58,咕哒君小心翼翼地披着罗宾的无貌之王穿过走廊。

结果还是碰见了清姬。

“M~a~s~t~e~r~”此刻清姬身为一个弱女子成功加载了野兽的嗅觉,硬生生从无貌之王里嗅出了自己的Master。

咕哒君深吸一口气,在无貌之王下摆出起跑姿势,瞬间强化了就跑,整个走廊里都回荡着他的呼救声:“梅——林——!快讲王的故事!!!“

两分钟后迦勒底的魔力准时流入他的魔术回路,一划崭新的令咒生成,咕哒君顶着满头花瓣站在床上背靠墙壁大喊:“以令咒命令之,老规矩!”

“唔……”清姬不满地停住了距离咕哒君纯洁脸蛋只有一厘米的爪子,发出小狗般的呜咽声,然后要多磨蹭有多磨蹭地蹭下床。

所谓的老规矩就是,可以晚安吻可以摸头可以抱抱,但就是不能爬床。

床的另一头梅林戴着他的兜帽笑眯眯地盘腿坐在那里,收起宝具然后摘下帽子抖了抖自己身上的花瓣,插口道:“清姬小姐,你看Master还是很在意你的。毕竟他叫的是我而不是让孔明发动宝具。”

清姬用冰冷的龙瞳瞪了这个花之魔术师一眼,嘶嘶地说:“明明有这么好的机会,Master突然用掉了三划令咒,对我完全没有抵抗手段了,结果你却帮他回复。”

坚强地用自身实力保住了今晚睡眠的咕哒君跳下床(这是梅林的房间),牵起清姬小手回自己房间准备照例顺毛,身后那个八卦的Caster突然问道:“啊啦啊啦,Master可不可以告诉不能使用千里眼的我,那三划令咒给了谁吗?”

咕哒君明显感到身边温度突然一高,无奈地停下脚步如实回答:“给伯爵了。”

清早,咕哒子出发前,咕哒君在餐厅碰见了伯爵。

——Master,我需要你的三划令咒。

伯爵当时对他这样说道。

第一划令咒,封印职介技能中的复仇者。

第二划令咒,封印职介技能中的忘却补正。

第三划令咒,封印他常态环绕自身的怨念魔力。

如此,才能暂时伪装为普通人类,编织一个赠予她的短暂之梦。

然后回归迦勒底,回归他通往恩仇彼方的无尽复仇之路。


fin.

-

突然文艺一下,卞之琳的《断章》:

你站在桥上看风景,看风景人在楼上看你。
明月装饰了你的窗子,你装饰了别人的梦。


其实我有点纠结,为什么伯爵第一张立绘是红眼睛,后面和建模全都是金眼睛?难道他只要开始打架眼睛就变色?

伯爵不爱我,日服抽不出。抱紧梅林小姐姐,下次就写伯爵x南丁(面无表情)。

评论(19)
热度(239)
© 赫莱尔|-|赫尔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