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莱尔|-|赫尔加

赫莱尔Helel,赫尔加Helga
主题是Fate
包括FsnFzFaFeFpFsfFgo……
cp不忌,完全不忌
但我是个要命的设定党

三次元陷入升学困境,请督促我学习

汪咕哒向、刺穿死棘之解

群里某个问题我的回答

现代黑道AU

我的男朋友要来杀我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

库丘林接到他的任务时,一贯稳定的手轻微地晃了一下。

“怎么样,能完成吗。”言峰愉悦地笑着问他。

“已经许诺了就算是影之国也杀给你看,那么现在回头岂不是违反了Gies。”冷静地这么说着,光之子拿上他的枪离开了据点。

赤红的,雕刻有荆棘的,拥有魔枪之名的手枪,其出膛必将击中敌人心脏。

某个敌对势力的接班人而已,并非第一次执行类似的任务。

只是那张脸该死地太眼熟了些。

上一周才一起逛过街,钓过鱼,还许诺过无论她要什么生日礼物都会想办法搞到不是吗。

真是的,虽然早知道她是敌人了,没想到就在她生日的前一天成了猎物,言峰的恶趣味真是让我有杀了他的心啊。

咬牙切齿地这样想着,如入无人之境地来到她面前,因为认识的关系,多留了一点时间同她告别。

当然,那是在令全部警报措施陷入瘫痪的状态下。

即使是她,也仅仅是知道他的枪之名,他同时作为一名强力黑客的事,大概只有教授他的老师还记得。

“是你。”面对指着自己的枪口,立香的惊讶毫不掩饰地写在脸上,手里还捧着《夺牛记》做睡前的消遣。

他是杀人的武器,她则是幕后调遣之人。从武器来到她的书房的时刻起,就是她的败北。

“稍微留了点时间来告别,这是我仅能提供的温情了。毕竟许下的誓言,就得完成。”嘴里这样说着,库丘林熟练地将藏在抽屉里的手枪缴获扔在地上,一点一点彻底瓦解她的防御。

“你的眼神一点温情也看不到呢,那就是杀人时的你吗。没有胜算了,警报系统全盘崩溃了。”如枪身一般的赤色瞳眸里倒映着少女倒退的身影,但那身影被闪耀着的非人嗜血光芒所覆盖,提前宣判死刑。

“放下那根烟,不然我们的告别就只能到此结束了。”库丘林警告道。

试图人为启动烟雾报警器的立香只能收手,她无奈地用左手抓着自己贴着创可贴的右手手背,不安地揉搓着。

“我难道真的要死在这里了吗?我很害怕啊。”她嘴角颤抖的笑不像是装的,那是发自内心对死亡的恐惧,库丘林知道她一向就是这样真实表露自己情绪的。

“很抱歉,我对此没什么感想。不需要离别吻吧?这种事应该我们彼此早就做好觉悟了。”最后一句话说完,一切人类的表情从他脸上扫净,完全转化为那柄逆转因果的魔枪,只为杀你而至。

“呐,库丘林,等一下。”闭上眼睛的立香忽然鼓起勇气,说道。

“遗言吗?我在听。”带着点不耐烦的,听起来似乎很冰冷的语气。

“你是遵守Gies的人对吗?上周说过……我要什么礼物都可以是吗?”带着点颤抖的,听起来不抱任何希望的语气。

“哈?”

“明天就是我的生日了……礼物我想好了。我想,要你的那把枪……GeaBolg,可以吗?”没有睁眼,不是因为害怕失望,而是害怕眼里的泪水流下来。

短暂的静默,然后立香听见他在自己头顶说:“嘁,伸手,拿好了。”

沉甸甸的手枪落到她的手里,温热的握柄传递着他的体温。脸颊上落下一个轻柔的吻,熟悉的恋人用他那有点生硬的语气说道:“生日快乐。”

立香忽然卧倒翻滚,起身摆出射击跪姿,用力睁开眼,拼命忍住泪水的视野清晰无比地映出他的身影——即使闭了眼也能想象得清清楚楚的他的身影。

但是那不够,那不够。

她的视野里根本没有库丘林,有的只是血管、神经、骨骼、内脏,然后将那一切也忘记,只剩下敌人的心脏。

举枪射击,那姿态一如库丘林本人。

“砰,砰,砰,砰,砰。”五声枪响,打碎了五样东西,逼退了库丘林五步,彻底将他逼入绝境。

但也到此为止了。

第六发子弹,立香抬枪对准库丘林的心脏,然后再也不动了。

库丘林是真的来杀她的,她自然也以完全的杀意应对,但是,打不中。

静默支配了这个房间,而房间外的整个别墅开始运作起来,收紧成绞杀入侵者的网。

但来不及了。

库丘林保持着野兽般蓄力的姿态,露出一个与往常无异的笑容,挑衅似地问道:“还有一发子弹,能打中我的心脏吗?”

立香没有说话,只是全神贯注地瞄准着库丘林的心脏。

宛若魔弹射手的诅咒。

蝴蝶的振动终于绽开命运风暴之花。

一面防爆盾急速旋转着从开着的窗户里飞进来,势不可当地打中了库丘林的头。

惊异从库丘林的眼里一闪而过,他想也不想地要接住盾牌,但紧随其后的紫发少女上前,以不符合娇小身躯的巨大爆发力将盾夺回,然后挥舞,战斗。

失去武器的库丘林并没有太大优势,短暂的战斗最后以少女一击峰击把库丘林打晕作为结束。

他是杀人的武器,她则是幕后调遣之人。从他现出身形而没有立刻下手开始,就是他的败北。

第六枚子弹没有发出,持盾的少女带来了谁也不会死去的结局。

他倒地前视线里最后一个场景,看到手枪从立香的手里无力地掉落,那双手呈现一副骨折才会有的姿态。

虽然不知道是怎么联系上的,但是干得漂亮啊,小姑娘。

真不愧是,我看上的好女人。

-

end

-

后续时间

“联系南丁格尔诊所!将唐泰斯先生一块请来!任何人不要动前辈!不罗曼医生例外!”玛修大声命令着,亲手将库丘林绑起来,而匆匆跑来的罗曼以最专业的动作揭去了立香右手上的创可贴。

掩人耳目的创可贴下,鲜红的花纹已经变得破碎无比,埋在手背里的晶片现在是什么样子可想而知。

因为是伯爵个人出品的医疗监控杰作,所以没有连入整个警报系统还真是对不起。

没有别的作用,仅仅是将血压心率一类的传到记录器上,然后因为手枪的惊人后座力而彻底失去信号。

发现失去信号时就明白发生了什么。

顺便一提花纹只是中二病的特殊审美而已。

“真是的,在生日前一天搞成这个样子啊……”嘴里这样抱怨着,但实际上罗曼只是想帮痛得发抖的立香转移一下注意力。

“没,没关系的。这次生日,我收到了最棒的礼物,不是吗……”抽着冷气,立香一边接受封闭注射一边勉强笑着说道。

但毫无疑问,她接下来所说的,正是迦勒底核心人物藤丸立香所会说的强势宣言:

“他们把库给了我,库把自己的枪给了我,那么作为回礼,我把自己的心给库,把我自己送到他们的王座上吧。”


结论,科学拯救生命(x

-

本来是想写咕哒打了五枪,但是库丘林都避开了要害。但是后来想起来原版死棘有刺入身体就会破坏内部构造的设定,就算了……

评论(3)
热度(59)
© 赫莱尔|-|赫尔加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