赫莱尔|-|赫尔加

赫莱尔Helel,赫尔加Helga
主题是Fate
包括FsnFzFaFeFpFsfFgo……
cp不忌,完全不忌
但我是个要命的设定党

三次元陷入升学困境,请督促我学习

[Fate]摸鱼|明天考试现在摸只鱼这样

啊……先立个要好好学习的flag

摸鱼不能当饭吃=。=

-

学梗有但是内设完全不一样……所以就自作主张定义为借鉴了= =

啊最近在fate吧和别的妹子撕什么的……其实我还是信知乎大神那句话的,正确的借鉴和抄袭不一样= =

估计会被很多像那三只妹子一样的原创作者喷吧、、不过说我三观不正我不服哦

因为在别人文贴借楼吵的,被指责为抄袭的楼主删了文,我们的楼自然也没了

然而真的觉得昆汀先生是条明路诶= =

-

说了这么久鱼都能烤好了吧

-

吉尔伽美什倚靠于王座之上,眯起血红色的眸子打量殿下不过十余岁的少女。

“感谢您能回应呼唤,以archer的职介出战本次圣杯战争!”纯粹的,喜悦和崇拜的目光汇聚在他身上,少女眼中的他仿佛天上明日。

“那么,你就是本王的master了?”

“是的!”少女高声回答,“梦凉参上,望得到您的认可,最古的英雄王!”

措辞用错了吧。内心如此批评道,吉尔伽美什的外在并没有太多表情,对面前的少女master,说不说喜欢也说不上厌恶,和尘土与树木没什么区别。

王只是,发出了命令:“哦?那就拿出点让本王称道的才干吧。”


“出现了,成功了!”未等烟尘散去,那红衣的男子说出台词,召唤阵外的少女已如此欢呼,着实让英灵吃了一惊。

这声音与其说是魔术师召唤出了心仪的英灵,不如说是女孩在娃娃机前抓出了自己喜爱的娃娃。

“啊啊,又被麻烦的master召唤出来了吗。”叹着气,他如此感叹道。

“但是能见到你我真的很开心啊,archer!这场战争即使输掉也无所谓了!”完全孩子气的,少女如此抒发感想,不过眼里闪动的光芒也在说明她并不是无谋的人。

“……archer啊。”红衣白发的英灵似乎对这个词反应不太对。

“诶?有什么……不对吗?”少女的笑立刻褪去了,难道这样另行的圣杯战争里,他的记忆反而更混乱了?
“真是抱歉啊master,其实我本来是以assassin召唤现世的,但是我想是因为你强大的执念吧,强行想赋予我archer的职介,所以……“英灵嘴角的笑不知是嘲讽还是为难。

不用他继续说明,身为master的少女只要看过他的面板,就能明白了。

职介技能中,无气息遮蔽,也无单独行动技能,只有圣骸布导致的对魔力技能还存在着。宝具自然也没有身为assassin的不同,依旧只有无限剑制。

“既然如此,那么archer就是他了吗……”少女如此喃喃着,但很快抬起头来,目光坚定地告诉自己的servant:“没关系的,在我的辅助之下,即使是那个金闪闪也不是没有胜算。你的愿望,我一定会帮你实现的。”

“……呐,我可以叫你阿茶吗,红茶也行。”

“……无所谓了,master。”被她目光里不能解析的意味所震慑,他只是如此漫不经心地回答。


“servant saber遵从召唤而来,试问,你就是我的master吗。”寂静的仓库里,大概这是最为贴合原作的召唤场景了吧。

“是的,参战者露萨莉,很高兴见到你,saber。”

“从此吾剑与汝同在。于此,契约完成。”

“呐,全装现界的感觉如何呢,saber?”看着手持圣枪与圣剑,佩戴剑鞘的骑士王,她如此微笑着问道。


库丘林是站在港口上的。

手里是熟悉的魔枪,夜间的海风吹过他的甲胄,晴朗的海面在他的双眼下一览无余。

然后有个东西突然从天上掉了下来。

朱红的轨迹在空中一闪而过,他稳稳地用魔枪接住了那东西,免于它掉进海里去。当然,送出去的是枪尾。

“得,得救了……和实际位置差了2米啊。”仔细看是个蓝毛的有着犬科尾巴和耳朵的毛茸茸的小正太,和娃娃机里的小型公仔大小相仿,正把整个身子压在枪身上稳住自己。

“喂!不能把枪尖拿在手里啊!”看清挑起自己的是枪尾时(虽然论尖锐和枪尖没大差),那只萌犬紧张得毛都炸起来大吼,但即使是咆哮声也难掩可爱。

“没事的没事的好歹我也是个枪兵啊,不至于扎死自己啊。”库丘林毫不在意地回答,把这个小家伙放下来,“你是个什么东西?”

“如果是你的话,那就会发生的……”萌犬正太小声嘀咕着。

“啥你说啥?”

“没什么,我是你的master,叫我阿狼就成。”


此之名为,圣杯厨之战。

-

懒得放解说,就是个脑洞,速度回去复习。

评论(4)
热度(3)
© 赫莱尔|-|赫尔加 | Powered by LOFTER